iu8ne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七百一十七章 陰影行者閲讀-ti9qf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柯利弗没有再注意。
虽然一开始这些怪谈故事的出现的确很新鲜,比起那些要么是骑士冒险故事,要么是普通人与贵族的爱情的俗套故事要新鲜,但是现在…..
一个个报社杂志社有时候刊发的故事有不少相同的。
故事的来源虽然可以说多,但基本上也是在红蔷薇市附近的范围内流传的,相同的来源的故事进行创作,出现一些共同点并不奇怪,甚至….
一些没有什么资金搜集故事的小杂志和吟游诗人,会直接将听到的故事进行再度改编…..
而反过来的情况同样存在。
至少,柯利弗没有什么心情去研究这个雷同的故事到底是鲜花报社的故事来源相同还是改了别人的故事或者被改。
有那个精力,他还是在弗里森大哥给的任务上多做一些,快点完成,万一弗里森大哥再撞见他开小差,他忙里偷闲的生活就要再度暂时性结束了。
……..
红蔷薇市东部,两区交界处。
娜拉·佩尔顿立在站在一条僻静的巷子里,站在街角黑暗处的她,哪怕没有抬头,也能通过永夜途径的能力看见远处层层叠叠的阴影——
那些来自不同人,不同生物,不同事物的阴影。
她已经踏入了中序列。
“秘光”。
这个在她前不久才真正明白是什么的东西。
就是那些阴影。
秘光,一种奇特的力量。
对于“阴影”,她自己也一直抱着疑惑的态度。
成为巡夜者,获得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在黑暗的环境中身体素质会增强,还获得了微弱的,能够感知到阴影的能力。
網遊之王者無敵 孤雨隨風
英雄無敵之不死浩劫 無雲之夜
成为黑骑士,能够潜入阴影,能够利用身体里的阴影,撬动抽离外界的阴影形成铠甲和武器,辅助战斗。
成为逐暗者,让她能够与外界的阴影同化,可以通过对目标的阴影进行攻击来造成伤害。
而现在,她终于踏入了中序列。
起點文的錯誤打開方式 年華轉生
儒生習武 涼井水
也终于明白了那些“阴影”的本质,或者说看到了那些阴影的本质。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在她的感知之中,那些模糊的阴影,莫名给她一种“羽毛”般的感觉。
而这,也让她联想到了其他的事情——
旧日姿态。
将“神秘”解放,将体内收敛压制的力量释放出来后的形象。
她能够感觉到,实质上,那些宛如羽毛一般层层叠叠的“阴影”,就是旧日姿态下,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一点,她在学习如何压制神秘,制造积蓄“秘光”的这段时间已经逐渐掌握了。
秘光,属于永夜途径的,“只有永夜途径的非凡者才能够观察到”的力量,她也终于正式掌握了。
永夜途径序列6的非凡者。
有些势力将这个序列的代号定为“潜行者”,不过,娜拉·佩尔顿当然还是觉得“阴影行者”更好一些。
手指微微掌握,羽毛一般的,黑色的无形力量在她手中浮现。
在那个人的亲自教导下,娜拉·佩尔顿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了所谓的“秘光”是什么——
是一种力量的衍生物。
更接近“神秘”,保有更多来自“神秘”的特质的衍生力量。
支離人
这些隐约有羽毛一般轮廓的晦暗力量,可以体现她的一部分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中序列的非凡者基本都可以做到将自己的能力延伸,在其他人身上生效的原因。
逐暗者可以让自己与阴影同化,化身阴影行动,而通过秘光,她可以把一些物品,把其他人也阴影化……
也就是通过秘光让另一个目标成为自己序列能力作用的主体。
侵蚀?
莫名地,娜拉·佩尔顿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词语来。
不仅仅是逐暗者的能力,巡夜者的能力也一样——
她可以通过秘光的运用,让另一个人获得夜视的能力……
以丢失一些东西为代价。
丢失的,或许是血肉,或许是物品——是对方隐藏起来的任何东西……
也正是这样的能力,她逐渐明白阴影行者为什么会有“潜行者”——这种似乎用来称呼盗贼的代号。
而她,今天也是被命令来做一件事——
娜拉·佩尔顿抬起头,远远地望向那间巨大的教会建筑。
那是这个红蔷薇市最高的几个建筑之一——日轮教会的建筑。
日轮教会在红蔷薇市并不算最大的势力——娜拉·佩尔顿当然知道,这个城市的真正把控者,是在普通人眼里控制了大半商业区的那几个家族。
但是,也正是因此,不是其他教会控制这里,永夜教会才有机会踏足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建起自己的教堂。
永夜教会的势力并不算大,这件事娜拉·佩尔顿也知道。
在各个国家,虽然永夜教会都有出现,但是势力绝对算不上大。
或许也正是因此,永夜教会在面对其他教会时,面对教会冲突时,都基本处于劣势守势。
这样的情况,她已经习惯了。
娜拉·佩尔顿没有想过,有一天,永夜教会竟然会有对日轮教会下手的打算。
而原因,似乎是因为日轮教会的非凡者小队,“日冕”拿到的某个神秘物。
她将目光从日轮教会建筑上,那引人瞩目的华丽浮雕上收回,望向了巷子的另外一边。
在夜晚,谁都很难察觉到,燃气路灯始终没有照耀到一块阴影。
而在娜拉·佩尔顿的瞩目下,从那片阴影中,缓缓走出了一道人影。
她的同僚,永夜教会麾下的一位非凡者。
一位中序列的非凡者,一位司铎级别的非凡者。
這坑爹的系統 葉悠悠
和她一样,同样是“阴影行者”。
那人影的脸上戴着一副完全遮盖住面容的黑色面具。
“怎么样?”来到她身边不远处,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出声问道。
娜拉·佩尔顿摇了摇头:
“没有,还是没有人走出来。”
她顿了一下,才继续道:
“我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这是娜拉一直疑惑的事情,虽然外表是那么说,也派下了给她的任务,但娜拉并没有实际看过情报和要求。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这个男人在指挥,而在不久前,他似乎做了什么,却又不让人靠近日轮教会的据点……
而日轮教会的据点,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再走出来。
她不由得有了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