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8l人氣都市异能 神筆聊齋討論-第九十一章 天子封神展示-g6lus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苏阳看着赵公明的银鞭对着他劈斩过来,不闪不躲。
頂級壞蛋
龍珠之超級宗師 啃魂
赵公明是天界的护法元帅,当年张天师炼丹之时,他守在门口,等到张天师练就神丹之后,怜悯他的苦劳,便将神丹分他一半,而这一半的神丹,便让他神异无穷,配合龙虎山的法术,能够驱雷御电,呼风唤雨。
一鞭劈下,也足以有掀山倒岳之威!
苏阳眼见这赵公明打下,身上放显出黄色光华,霎时间赵公明便觉手中银鞭击在苏阳身上,却如同陷入茫茫大漠之中,上下左右毫无凭依,自身又恍若一砂砾,被这黄光一卷,手中银鞭已然不见。
無敵寶寶:制服億萬老爹 谷瑤
这正是苏阳修炼“五龙蛰法”“九霄神化内景策文”“玄真经文”“五脏庙法”种种法诀,糅合在一起形成的五色神光,近来又修三元八会创世法诀,连同西番的瑜伽法门,五色神光原本的五行生克上又有了颠倒梦想之能,现在已然算是天下间少有的奇异功诀,无论是神仙法宝还是五行元气,苏阳只要一刷,全能拿下。
像是赵公明的神器,不过是神职的衍生,而苏阳的玄真经文,玉佩金珰,是创造神职的法诀,将他的东西收过来,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好本事!”
赵公明神色冷然,一时失手,让他十分恼怒,双手结印,将手中的金元宝祭起,对着苏阳当头砸下!
金元宝和银鞭,是他作为财神,执掌神权的法器,两者和他皆为一体,特别是这手中元宝,虽然巴掌大小,却有金山重量,一经放出,迎风而长,意欲将苏阳压在山下。
苏阳身上黑光一闪,正在半空中的金元宝如石击水,杳然无踪。
两番全力出手,两番稀里糊涂的失手,赵公明当下失了本色,金元宝和银鞭是天庭所赐,如同关圣帝君的青龙偃月刀一般,有神异威能,但是当下稀里糊涂的失去,一下子让他的依仗少了许多。
“铮……”
苏阳手中翻动金币,忽而弹起,又伸手接住,看着赵公明笑道:“财神爷还有何等招数,大可一并用来,倘若现下不用,便没有机会再度用上了。”
苏阳言语轻视,让赵公明勃然大怒,握拳而上,自然有风雷之声,撼岳之势,对着苏阳打将过来。
他作为天庭四帅,岂容苏阳开口轻贱?并且他自认为自身法力威能,并不逊色关圣,便是失去手中法器,也能和苏阳一较高低。
至于那五色光芒,不过苏阳手段,小心谨慎便是。
苏阳瞧着赵公明以拳头打来,不由一笑,手中五色流转,金元宝在此显现,手中执拿金元宝,反手对着赵公明的脸上糊去。
赵公明这一次出手,本就留着几分力气以作变招,小心的瞧着苏阳变化,但是自己的金元宝忽然出现在苏阳手中,又是迎风而长,这让他措不及防,在这兔起鹘落的一瞬间,金元宝便已经砸在了他的身上,镇住了他的天灵。
“玉佩金珰,天子封神!”
苏阳扯着赵公明的臂膀,另一只手插入到了赵公明的胸膛。
赵公明登时双眼惊愕,呆呆的看着苏阳。
苏阳的手没入到了他的胸膛里面,并不曾伤害到他的肉身,但是赵公明却感觉的到,自身更为重要的东西被苏阳攥在了手中,而随着苏阳右手抽离,赵公明瞧着自己的胸膛之中,那金灿灿的纹印,那玉色的字芒,与此同时,赵公明清楚的感知到了,自身丧失了原本对于财运的掌握,失去了天庭四帅的神职,也失去了自身的一切法力。
现在的他,几乎就是一个游魂野鬼。
“上苍啊……”
赵公明双眼茫然,出声感叹。
“我还不是上天。”
風雲保安
苏阳看着赵公明,言语怜悯,说道:“只不过在修行之初,我就站在了你们难以企及的高处。”
元始天王的玄真经文,玉佩金珰之道,这些皆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东西,便是天上的天神,人间的游仙都会动心抢夺的东西,在苏阳修行的一开始便拥有了,而随着苏阳修行,服用蟠桃,现在依然能够动用经文妙处,他们这些拥有神职者面对苏阳,法力也好,神职也罢,随时都能被苏阳转用。
并且神职者的力量,源于元始天王用玉佩金珰之道创造,两者份属同源,却又不在一个高度,苏阳在更高处,而赵公明在低处,赵公明对苏阳挥拳,如同一个凡人,对着山崖上面的人挥拳,除了累到自己,山崖上的人丝毫无损,而山崖上的人扔一块石头,对他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你要杀我?”
赵公明看向苏阳。
“我不必杀你。”
苏阳看着赵公明,淡淡说道:“不过,百年之内,你也不会出现在三界之中了。”话毕,苏阳伸手一招,赵公明的魂体如流,遁入到了苏阳掌心之中,五气混合,最终隐匿不见。
“陛下。”
阴隐客看到苏阳封印了财神,顿时惊慌起来,看向苏阳,说道:“财神是天庭四帅,您和他敌对,无异是和整个天庭相对,倘若天庭震怒,风雨雷电一并施行过来,那么人间势必灾劫连连,还望陛下为百姓考虑,谨慎行事。”
天庭执掌天权,掌控天之机能,干旱,洪水,山火,瘟疫,种种劫难若是施加在人间,足以让百姓民不聊生,人间灾祸绵绵,陷入内乱,在百姓们生活不下去的时候,便会揭竿而起,更换社稷主。
“若他们敢来,朕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子封神!”
拥有玄真经文,诸天上神面对苏阳,不过是养料,他们所代表的的星宫也好,神权也罢,都是用玄真经文创造,苏阳将这些神权收摄,便足以让他们坠入凡间。
“陛下!”
贾奉雉终究是人间仕子,听闻当今圣上要和神仙作对,面色苍白,说道:“天庭神仙所言,该是天命,这天命不可违……”
“贾奉雉!”
苏阳开口,呼喊贾奉雉之名,叫道:“你把手掌打开。”
贾奉雉闻言,犹豫,而后将自己手掌打开,目光也随之看向了自己掌心。
“你是否相信,自己的一切过去将来,都在掌心注定?”
苏阳问贾奉雉道。
贾奉雉看着自己的手心,在掌心上面有三条线最为明显,他的妻子曾经在洞房花烛的时候,牵着他的手,说这三条线里面,一条是婚姻,一条是寿数,一条是功名。
贾奉雉手中三条线一路到底,十指指纹皆是螺纹。
回到崇禎末年 永遠十七歲
这是从一而终,大富大贵之相。
这一切若当真是冥冥注定,那么在人间的生活不过就是一场幻梦,早就被安排好的,在人间的生老病死,酸甜苦辣,乃至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都是一场空。
玄混滅世 玄月雨霖
苏阳伸手抓着贾奉雉的手,将他的手握成拳,问道:“那么,你的一切是被谁掌握着的?”
贾奉雉看着自己紧握的拳头,豁然醒悟,说道:“命是自己掌握着的!”
“不错!”
苏阳看着贾奉雉,笑道:“一切选择,全都在你,命是自己握着的,成仙还是做官,也都是你自己决定的,想要如何走,都要看你自己。”
神仙也好,命定也罢。
幻想降臨現實 寶可夢
选择是自己做的。
苏阳顺应命数,是因为黎民百姓在齐王的统治下受苦受难,而苏阳有本事终结这一切,苏阳逆反天宫,忤逆玉皇,一方面是因为他被绑在了西王母这边,还有是因为玉皇天尊所做的一些事情,让他不能苟同。
比如杭州之时的罗刹鬼王,如果当真逆乱二十四气,那么对天下百姓来说,完全就是天大劫难。
“财神被我拿下了,天宫要来问责,也只是前来问我,你们一切正常便好,无须太多顾虑。”
苏阳看着阴隐客,笑道:“我便去了。”
话毕,苏阳身影在这梯仙国内,天桂仙宫之外消匿不见。
阴隐客目光看向苏阳消失的方向,沉默片刻,转过身来,对郎英说道:“走吧,我们回到宫中。”今后百年,阴隐客也不打算出山了,天庭和人间如何,也同他们不相干,百年之后,苏阳也应该从皇帝的位置上面退下来了,那时候应该另有一番境遇。
“师傅。”
贾奉雉看向阴隐客,行礼叫道。
“能否拜入我们山门,还需要看你的本心,我们尚且有两道试炼,若是你完成了,自然便让你拜师山门之中。”
阴隐客对贾奉雉说道。
贾奉雉闻言,行礼答应,修炼道经,本就是内心坚定,贾奉雉并不意外。
阴隐客轻轻点头,带着郎英,贾奉雉两个人走入到了天桂仙宫之内,随即便打开了天桂仙宫的大阵,阵法流转,内外的时空也便割裂开来。
苏阳身影忽显,看到如此,方才再度离去。
在这之前,苏阳将财神擒拿,却并未抹去他的魂魄,而是将他封印在手中,同贾奉雉说话的时候,便将赵公明封印在了贾奉雉的身上,现在的贾奉雉进入到了大阵之中,依照贾奉雉的时间观念,也就是一天之后,便会重新回到人间,等到那个时候,已经是百年之后。
也就是在贾奉雉这一天的时间里,只怕不会发现自己胳膊上多了一个纹身,而这个纹身便是封印的赵公明。
百年之后,西王母也玉帝也当较出高下,苏阳也应当修行有成,那时候的赵公明出来,苏阳自有裁断。
竹山县这边已经落过大雪,尚且不曾融化。
苏阳从天桂仙宫中飞出来后,便感受到了这铺天盖地而来的寒意,四下里也是白茫茫一片,天桂仙宫所在的山头,是在穷乡僻壤之处,周围也并无闹市。
“难得离开京城,不妨四处转转。”
苏阳心神开阔,内丹同天上星轨相合,在心念转动之间,整个人已经浮空而起,随即身影飘飞,便落在这满天星斗交织的银河之中,苏阳的身下并无船只,是牛郎星的力量,让他以肉身徜徉在星河之内。
周天星斗交织,万千星光繁饶,苏阳在这星光之中容身闲行,随着星斗运转,星河翻涌,任意西东。
天上星辰,南斗掌生,北斗注死,二十八星宿护佑四方……
苏阳徜徉在星河之中,牛郎星辰转动,这些星官们在天庭中的窃窃私语,也别苏阳听了过来。
“九王子已经拿着玉皇诏书下界……”
衙內闖三國 大篷車
“阴天子之事,事关重大,九王子身边有那一位护佑,此行应当万无一失。”
“玉皇大天尊前往西方,去见西方弥勒……”
在星河之中徜徉洗练的苏阳,不知不觉便听到了许多消息,这些消息朦朦胧胧,来源驳杂,就像是在闹市之中,偶尔听到了闲言碎语,但是对苏阳来说,这些闲言碎语很有意义。
拿着玉皇符诏的九王子已经下界,并且有人暗中护佑。
玉皇大帝前往西方会见弥勒,隐约之中,苏阳自觉此事同他有关。
弥勒佛,未来佛。
苏阳同弥勒佛两个人的竞争不知不觉,已经白热化了,倘若是大乾王朝最先迈入到了未来,那么未来佛便是苏阳,倘若是弥勒带着西方迈入未来,那么弥勒佛自然便是未来佛。
弥勒佛高深莫测,又是西番佛教之主,现在的他知道了苏阳的打算,若是他施行起来,西番的变化之快,应该在苏阳这边之上……
“我不过也只是一个实行者罢了……”
苏阳摇摇头,没办法控告弥勒抄袭,并且这种事情,只有推广,哪里来的抄袭之说,西番百姓能够如此得到好处,也是好事。
“救命啊……”
正在徜徉之时,苏阳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呐喊。
整个人在刹那之间睁开眼睛,人和从星河之中飞跃而下,睁眼之间,苏阳便发现自己到了河南南阳。
“姬兄,原来是你……”
苏阳看到呼救之人,不由笑道。
这个人,苏阳曾经帮衬过,那个时候,苏阳尚且在青云作为城隍,而他只是一个过路书生,陪着苏阳和颜如玉走过一段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