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i7j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 txt-第五十一章、不願意接受的現實-zi2b8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炮弹一旦打出去,那就是要杀人的。伴随着军火走私案的暴露,俄国人的底气一下子充足了起来。
本就强硬的沙皇政府,在对法问题上变得更加强硬。当然,从卡洛斯的出逃开始,沙皇政府立场是否强硬,实际上已经不在重要。
法国政府关门大吉,就算是想要找人谈判,俄国代表团都不知道该找谁。
面对日益严峻的军民冲突,驻法俄军采取了最简单、也是他们最擅长的做法——武力镇压。
屠刀一旦举起,后果就不是个人能够控制的了。
1895年12月21日,早有准备的法兰西抵抗组织,在巴黎郊外伏击了运输物资的俄军后勤营,拉开了法兰西反俄战争的序幕。
从“反俄”的口号就可以看出来,遭受了一遍社会毒打的法国人,已经变得理性了起来。
冷宮妖妃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死死咬住俄军此前的暴行不松口,将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声称现在是为了生存而战。
櫻若雪飄零:如果童話不憂傷
聞香識骨
这种控制打击范围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
得益于俄国人长期以来深入人心的“野蛮人形象”,加上影像资料作为证据,欧洲舆论对法国民众持同情立场。
可惜现在是19世纪,舆论支持固然重要,但是对日常挨骂的沙皇政府来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国际干涉,那是不存在的。政客们是理性的,什么都可以忘,唯独自身的立场不敢忘。
在压制法兰西的问题上,反法同盟所有成员国的立场都是一致的。纵使大家觉得俄国人做得有些过分,但是出于大局上的考虑,各国还是选择了暗中支持。
毕竟,俄军的每一次折腾,都是在消耗法兰西的国家元气。对邻居们来说,只有法兰西虚弱了大家才有可能成为好邻居。
有维也纳政府带头不作为,欧洲各国也跟着学样。除了同样几个在法兰西有驻军的国家感受到了一丝压力外,剩下的都是吃瓜群众。
至尊醫道
出于对盟友的支持,弗朗茨非常大方的宣布,不限量向前线的俄军士兵供应“免费”土豆。
没有办法,谁让神罗今年的土豆又丰收呢?
一面土豆高涨的产量,一面是消费市场的萎缩,农业部的人都快要愁坏了。
土豆丝、土豆泥、土豆粉、土豆饼、土豆面、土豆酒、土豆罐头、油炸、清蒸、红烧、爆炒……
吃货们的战斗力明显不够,汇聚了来自多个国家的数十种土豆做法,还是没有能够将丰收的土豆消化掉。
不同于小麦,土豆并不适合长期存放。真要是在仓库里堆上三五年,发霉发芽是小问题,最怕就是真变成了“土豆泥”。
为了不浪费粮食,弗朗茨决定送给俄国人算了。免得哪天沙皇政府的官僚又折腾出了幺蛾子,搞得前面的俄军断粮。
这不是开玩笑的。根据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经验,俄军一旦劳师远征,后勤出问题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即便是从亚历山大二世改革完成后,沙皇政府就不在缺少粮食。但是家里有粮,和前线有粮是两个概念。
要从俄罗斯帝国把粮食运到法兰西,对沙皇政府来说同样是一项挑战。现在维也纳政府帮忙解决了士兵的食物问题,俄军的后勤压力直接减少了一小半。
唯一的问题是苦了前线的俄军士兵,天天都要吃土豆,估摸着战争结束后,这些家伙都要闻土豆色变。
不过这也问题不大,灰色牲口们从来都没有挑食的资本,在俄军中服役挨饿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况且,只要俄军士兵不是脑袋一根筋,就会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当地寻找更多的食物进行补充。
外界普遍认为之前俄军的暴行是因为军纪太差;但是在弗朗茨看来俄军士兵的军纪差,也是被沙皇政府的官僚们给逼出来的。
可怜兮兮的军费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没有几个钱,还要时常被人拖欠,纵使是发放了那也要打个折扣。
在俄罗斯帝国,能够拿到全额军费的部队,那绝对是嫡系中的嫡系,通常来说还要再配上一名强势的军官。
前世情緣 拂曉彩虹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任何地方都适用。怕就怕在主官与世无争,不愿意去争取,那么下面的士兵就苦逼了。
后勤物资补给延迟、缺额,更是常规操作。官僚们可是会算经济帐的,假如每个月的物资延迟3天抵达,那么一年十二个月,发放十一个月的物资就够了。
剩下的一个月自然是欠着了,一直这么滚动下去,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前面的陈年老帐就会被抹去,变成官僚们的个人收入。
在这种背景下,要是不自己想办法搞点儿副业,那么等到兵役结束,回乡就是两手空空,如何有颜面去见家中父老?
……
收到维也纳政府免费赞助俄军土豆的消息,滞留在维也纳的卡洛斯国王,当场就傻眼了。
政治上可没有那么多巧合,尤其是霸主国的做法,更是会被人深度解读。
明明弗朗茨赠送俄军土豆,只是为了避免“豆贱伤农”,顺带着宣誓一下两国友谊。
毕竟,战争已经打响,要不了多久俄国人又要下军购大单了。现在搞点儿活动,适当的回馈一下老客户,也是应有之义。
落到了卡洛斯眼中,这就变成了维也纳政府支持俄国人的政治信号。对想要驱逐俄军的法国政府来说,这明显是一个噩耗。
……
奥地利大酒店,最豪华的宫廷别院中。从西班牙绕道赶来的法国重臣齐聚一堂,或许是赶路太累,休息不够,不少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
扫视了一眼众人,卡洛斯略带歉意的说道:“你们刚刚抵达维也纳,按理来说是应该让大家先休息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的局势对法兰西非常不利,只能幸苦大家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抵达维也纳这么长时间,弗朗茨只是欢迎宴会上露了一次面,然后就在王宫内度假了。
偷心秘笈:這個老公有點小 尹夜熔
鬥破蒼穹之我本無心
就连维也纳政府高层见了我,那也是躲着走,根本就不给我们深入交流的机会。”
卡洛斯心里苦啊,要知道上一次他来维也纳的时候,享受的可不是这种待遇。
皇帝度假都能够度到自己的王宫中,确实够“假”的。编造借口,好歹也要有点儿诚意啊!
比如说:身体不适、精神状态不佳、工作忙……借口多得去了,偏偏给他来了一个皇帝在家中度“假”。
这也就罢了。对比老资格的神罗皇帝,卡洛斯也只是一个小字辈,受点儿委屈也不算什么。
可是政府高层也避而不见,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作为国王亲自上门去找人,已经把架子放得够低了。
不管能不能谈得拢,总得给点儿面子接待一下,深入交流一次再说。
很遗憾,作为不速之客的卡洛斯,在维也纳就是这么不招人待见。
当然,不待见他的只是维也纳政府高层。好歹也是一国国王,波旁王朝的排面也不低,宴请卡洛斯的酒会还是络绎不绝的。
刚开始的时候,卡洛斯也是积极参与,希望和神罗的权贵们结交,进而影响到同维也纳政府的谈判。
然而现实很残酷,谈论风花雪月也就罢了,一旦讨论了起了政治,一个个都变成了闷葫芦,就看卡洛斯唱独角戏。
再后知后觉,参加了几次宴会过后,卡洛斯也反应了过来。这些家伙请他就是为了撑门面,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愿意和他深交。
如果让宴请卡洛斯的贵族们知道,卡洛斯得出的结论,一个个绝对要大呼冤枉。
见面就要寻求帮助,还是那种牵扯到了国家利益的事,这让大家如何敢和他“深交”?
身份决定立场。作为现有国际体系的既得利益者,不管法兰西现在如何凄惨,神罗贵族都不会有半分同情,更不能有半分同情。
錦畫江山 路晨夕
贵族世界也是非常残酷的,要是摆不清自己的位置,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外交大臣皮耶特罗劝说道:“陛下,息怒!维也纳政府的冷漠反应,确实对我们非常不利,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另外一面。
至始至终,维也纳政府都没有就反俄运动做出公开表态,那么就证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俄奥两国关系看似很好,但隐藏在暗地里的矛盾也不小,两国漫长的边界线就是最大的隐患。
不管两国关系有多好,一旦出现了击垮对方机会,另一家绝对不会手软。
维也纳政府真要是支持俄国人,早就已经召开联盟会议,拉着欧陆各国一起来帮俄国人善后了。
或许在维也纳政府眼中,看着我们和俄国人厮杀,相互消耗对方的实力,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
合理的分析,几乎接近真相了。然而,众人却丝毫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外交大臣的判断,准确无误,那么“以法兰西目前的状态,能够击败俄国人么?”
发自内心深处的灵魂拷问,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或者说是不愿意给出答案。因为他们的判断,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