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0p0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伐清1719笔趣-第五百八十三章 乾隆跑路了讀書-pgrxs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在年少的常保的记忆里,打一开始的日子总是极好的,让他深深为之怀念。
他原本姓钮祜禄氏,出身于满洲正红旗,父亲钮祜禄·鄂罗尔善还是一个世袭的三等轻车都尉,因为叔叔阿哈顿色在跟随康熙皇帝出征准噶尔时英勇阵亡,因此年幼的常保还被特赐为一等云骑尉,日子过得自然是相当宽裕。
如果历史还会按照往常的轨迹行进,这位从一出生就开始享福的八旗子弟,未来的人生也会十分美好,他将会跟着乾隆皇帝一路下江南到福建,然后在福建当上兵马副都统,并于乾隆二十五年在福建任上病逝,而他人生真正的高峰期则是在于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被叫做和珅。
当然,日后还有没有和珅这个名字,那都已经是另当别论了。
美人溫雅 林家成
異樣的傳奇世界
只是对于如今的常保而言,他却是永远都没有机会知道这一切了,因为从康熙五十九年开始,历史就已经画了一个诡异的圈,而这个圈圈住的不仅仅有英明神武的康熙、雍正,还有他这个小小的一等云骑尉常保。
当复汉军进军京师之后,年幼的常保的命运就已经被改变,他亲眼看着大清的逐渐崩塌,并且跟随着父母一路辗转至朝鲜和郓春,而这一路上给常保带来的感受便是,大清真的要完蛋了,往日里先生教的那一切似乎什么都改变不了。
到了郓春的时候,他的父亲鄂罗尔善和额娘原本还在他的身边,可是后来随着俄人修筑海参崴,他们为了能够讨得活命的食物,也就随之被征发,最终累死在了海参崴,从此便就此留下了常保和他的年金七岁的弟弟海音。
对于已经成为了孤儿的常保来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弟弟海音活下去。
“我不会放弃海音的,你们先走吧!”
固执的常保继续推着小推车,他不可能就这么抛弃海音,否则就算没有复汉军追兵,小小的海音也不可能继续活下去。
见到常保不愿意放弃弟弟,那中年汉子却是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从怀里掏出半个生冷的馒头,放在了小推车上,接着便埋着头快步离开了。
众人一路行进,可是常保和一些老弱病残的速度终究太慢,因此慢慢被留在了最后,眼见得天色越来越暗,常保心里有些着急,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他始终只是一个半大孩子,能带着弟弟一路走到这里就很不容易了。
就在他继续努力推车的时候,一阵细微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顿时还剩下的数人脸色一变,他们开始玩命地往前跑动,而常保见状心里也开始着急,他不再去节省任何体力,疯狂地推动着小推车,从冰冷的土地上缓缓向前,然而,这已经太晚了。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而他们的身影也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是一队长长的骑兵,他们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上面还有一层甲,手里则是拿着火枪还有长矛,很明显就是复汉军骑兵的打扮。
常保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一下子滑跪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弟弟海音,却是一脸死灰,他根本连哭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是低声喃喃道:“死了好,死了就不用在受苦了……海音,咱们可以去见阿玛跟额娘了……”
常保一边说着话,却是一边闭上了眼睛,他其实并不怕死,而仅仅只是怕疼。
过了良久之后,常保想象中的一刀或者是一枪始终都没有到来,反倒是一名复汉军骑兵军官骑着马儿走进了过来,开始高声呼喊道:“投降者可免死,你们只要不反抗,我们就不会杀死你们!”
那军官高声喊完一遍之后,又来到了常保面前,轻声道:“好了,不要怕,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我们复汉军也绝不滥杀俘虏,将来无非就是送你们去修修路而已,不过看你这副体格,只怕还得将养一段时间才行…..”
“修路?”
我的前任是極品
常保微微沉默了一会,才低声问道:“那能救我弟弟吗?还请大人开恩!”
军官咧开嘴笑道:“只要还是个劳力,咱们就救,而且我告诉你们,陛下心地仁慈,只要你们表现好了,只需要服役十年,就可以转为平民,还能领到自己的田地,若是运气好还能娶个大胖媳妇哩…….”
说到底,复汉军中许多军官并没有正儿八经跟八旗打过仗,即便打过仗也都是赢的那一方,对八旗兵并没有太多的深仇大恨,而对于像常保这样的小鞑子,也并不会太过为难,毕竟将来的道路建设还需要他们…..
常保有些懵懂地点了点头,倘若不是局势变化,他如今还是那个一等云骑尉,只怕阿玛已经给他说上了一门亲事,说不定连娃都已经生下了,只是如今能够活下来就不易,他却是不愿意再想那些镜花水月的事情了。
閃婚老公太霸道 暖風微揚
“大人,我愿意跟你们走!”
…….
郓春城头上,乾隆皇帝穿着一身黑色大氅站在上面,望着城下源源不断涌入的旗人,脸上却是不由得带出一丝苦笑。
他们在想着怎么逃离郓春,可是还有那么多人在想着怎么进入郓春。
天價寵婚:豪門闊少小甜心
就在三天前,萨拉务拉伯爵带着卫队偷偷来到郓春,打算将乾隆皇帝胁迫至海参崴,却被张廷玉带着城内的八旗兵们,将萨拉务拉一行人给逼退了,毕竟八旗兵再怎么战力低下,好歹人数比萨拉务拉带的那些人数多多了。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吃了这么一个闷亏的萨拉务拉伯爵,自然不愿意就此罢手,可是复汉军进军的速度却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因此还没等他调集兵力抢走乾隆的时候,复汉军就已经开始朝着郓春进军了。
到了这个关头,萨拉务拉也明白想要带走乾隆皇帝,所需要承担的风险实在太大,而且即便带走了乾隆,只怕也很难躲过复汉军的追击,当下也只能选择放弃,径自带着手下的卫队直接撤回了海参崴。
尽管终于脱离了俄人的掌控,乾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就像当初选择投靠了俄人时一样,做任何选择都会相应地承担后果,即便是眼下也是如此。
獸世萌寵:撩漢生娃一手抓
只希望这一次的选择是对的……
张廷玉站在了他的身旁,却是轻声道:“皇上,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了,要不然等复汉军完全上来了,咱们可就走不掉了,可千万要仔细大清的江山啊!”
“朕明白,朕只是希望能再看看朕的子民。”
年轻的乾隆皇帝心里突然涌出一股难言的悲伤,这种悲伤上一次还是在阿玛雍正皇帝战死消息传来的时候才出现的,可是眼下的他,却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或许阿玛选择战死沙场,也好过于继续苟且偷生吧!”
山溝知萬界 暴力快遞員
当然,这番话是决计不能说出口的,因为即便是乾隆皇帝,其实也不甘于就这么死去,他还没有真正放弃自己,或许就像张廷玉说的那样,一切静待时变,到时候也许还会有机会,至少要比现在强吧。
想到这里,乾隆皇帝却是再也看都不看城下旗人一眼,一边往城下走去一边问道:“张师傅,咱们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吗?”
“还请皇上放心,奴才已经安排妥当了,咱们马上就乔装离开郓春,前往土拉子坐船南下,到时候奴才扮做收皮毛的贩子,名叫张六,还得委屈皇上装成奴才的小厮金四,跟着奴才一块来这郓春跟俄人做毛皮买卖,皇上以为如何?”
张廷玉不愧是大学士,一番安排倒是滴水不漏,连二人出逃时的身份信息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样即便是遇到了复汉军,也不会被当场抓个现行。
乾隆皇帝自然不懂这些,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小聪明,当下却是低眉顺眼道:“张爷,后面咱就是金四,可不许再叫皇上了。”
“哎,皇上可折杀奴才了!那咱就赶紧走吧!”
张廷玉当下也不含糊,二人却是连其他的旗人大臣理都没理,直接换了衣服拿好了行礼,里面都是一些吃食和衣物,至于较为贵重的金银则全部贴身保留,为了方便好带着二人离开这里,张廷玉还专门弄了一辆马车,上面则坐着两个护卫,压根就没有带枪,只是带着两把腰刀,算是防身。
乾隆皇帝也将自己一些贵重的东西收拾齐全了,像传国玉玺还有几方印也都带上了,只是在临走之前,又仔细寻思了一番,将那杆精致的手铳,并一些火药弹子全都拿上了,掖在了腰间,神情颇为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所住的这一处宅院,随后便离开了此地。
烈焰在庭院中熊熊燃烧着,火苗贪婪地吞噬着一切,也吞噬掉了所有人对大清的幻想。
就在几人离开郓春几个时辰之后,复汉军大军也就兵临了郓春城下,几乎只是几发开花弹的功夫,全城剩余还在抵抗的八旗兵终究是打出了投降的旗号,选择彻底向复汉军归降,整座郓春也算是正式易手。
大大小小的八旗王公大臣们排着队伍走出了郓春,而后便在复汉军士兵的看管下坐进了囚车中,其他的八旗士兵以及旗人们也都成了复汉军的俘虏,他们虽然并没有被强行迁离到图们江南,可是未来的日子里,也将会接受复汉军的看管。
当然,作为最重要的人物,乾隆和张廷玉却不见了踪影,复汉军也仅仅只是在乾隆那间已经被烧毁的宅子里,找到了两具被烧到发黑的尸骸,虽然看尸体体型还有骨殖的年龄差不多,可是任何人都不敢声称这就是乾隆和张廷玉。
作为率领大军攻克郓春的钱英自然十分不满,他找来了许多名被俘虏的乾隆近臣,然后挨个进行询问,可是最终的答案却让人很失望,大部分人的态度都是不知道,只有少部分人坚持认为那就是乾隆。
面对这样的结果,钱英自然也不敢胡乱报功,他一方面派人给大军主帅宁祖毅传递消息,另一方面便是继续封锁郓春城,在城内严密搜寻疑似乾隆和张廷玉的男子,除此之外还派遣了许多支骑兵哨探队伍,沿着可能出城的方向进行搜寻,以确保能够获得乾隆的踪迹。
要知道,能够抓到敌国的皇帝,那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功,如果钱英能够获得这个功劳,先不说进入枢密院做一任枢密副使,光是爵位也至少能够升到开国侯的地步!
天道論壇 我本拙計
商途漫漫 robin
当然,对于城内其他的复汉军将士们而言,这也是一个能够一朝登天的好机会,堪称攻取郓春城的最大战果,因此人人都是不顾休息地进行搜寻,却是将一座小小的郓春城几乎给翻了个底朝天,只是到这一步却依然一无所获。
“娘的,还真是邪了门,好不容易煮了一锅鸭子,还真让它给飞走了!”
钱英见乾隆还真给跑掉了,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气恼,只是里外里都已经搜寻了一遍,再加上城外的骑兵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也只能选择了放弃,可是对于钱英本人来说,这种不甘却好像蚂蚁在心上爬一样,却是再也无法忍受。
当然,等宁祖毅渡江来到了郓春时,也跟钱英发出了同样的哀叹,这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就能抓到最大的战果,可是没想到,天不从人愿,却是让他们给硬生生错过了。
而生了一肚子怨气的宁祖毅和钱英二人,当下也需要一个发泄渠道,便以雷霆之势率领大军朝着海参崴的方向前进,而沿途的所有俄军哨点要么已经空无一人,要么就被直接拔除,大军不断收缩着包围的弧度,缓缓逼近海参崴。
当时间进入到十一月的时候,等到复汉军彻底扫清了外围的俄军势力,而所需要解决的所有俄军也全部都回缩到了海参崴,他们依据堡垒死守,却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锤不烂砸不坏的铜豌豆,让人望着就不愿意发起强攻。
毕竟围攻拥有沃邦防守体系的坚固工事,所需要付出的牺牲可不是一般大,而对于复汉军上下来说,这样的敌人也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