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1yh精华都市异能 興風之花雨-第七百三十七章 貓戲老鼠,老鼠戲貓讀書-xfv2j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PS:赵家父子一不小心写忘了,前章已添加。抱歉~
……
閃婚厚愛:帝少寵妻成癮
仙洞茶坊,是魔门的地盘。
一众魔门大佬曾在此接待风沙。
现今是易夕若招待孟凡。
易夕若已经去除了铜面,换了一袭淡黄的素色长裙,精致的脸孔还是那副清冷的神态,美丽的异瞳仍旧淡漠无情。
安静的席坐于窗边榻席之上,风韵娴静典雅又不乏神秘。
这是一位足以令任何男人怦然心热的绝色美人。
孟凡则是一个见到美女就拔不开视线的家伙,偏得心中警钟猛响,预警危险,都不敢多看一眼。
这种感觉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
尤其那对像猫一样的异瞳像猫盯着老鼠一样盯着你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有种炸开的感觉。
易夕若比手请坐,探出那双细腻的柔胰给孟凡亲手倒了杯热茶,再比手请喝。
孟凡受宠若惊的接过,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更为小心地轻轻喝光。
易夕若也不说话,就是盯着他。
孟凡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竟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没话找话道:“夕若姑娘怎么找到我的?”
“只要我想,就算你藏到九曲十八弯的地洞里,也会被我揪出来。”
孟凡干笑道:“那是那是,夕若姑娘是何等人物,想找我不跟玩儿似的,只是不知道找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干什么?”
“你猜。”
亂世小民
孟凡继续干笑:“应该有事。”
易夕若的唇角飞起一丝讥嘲的笑意,淡淡道:“没事我找你干什么?我让你猜我找你什么事。”
孟凡忙摇头道:“夕若姑娘高深莫测,哪是我这种小人物所能揣测的。”
易夕若道:“我知道你是韩晶的人,多少要给她点面子,花娘子不是。如果你再跟我兜圈子,自己掂量一下后果。”
孟凡心下大恼,又倍感无奈。
好歹也在风沙身边那么久,他见过权势的恐怖,真正见识过什么叫做不可抗力。
寶寶連萌:爹爹是個吸血鬼
别说易夕若,就算他姐姐绘声,仅是一个讨主人欢心的婢女,想要弄死花娘子都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随口吩咐一声足矣。
孟凡飞速定下情绪,小心翼翼地道:“夕若姑娘是否想问我昨晚到底听到什么?”
听到的可多了,不仅知道寒天白是什么日光使,还知道易夕若是什么净风圣女。
易夕若又伸手给他斟满一盏茶,柔声道:“这才乖嘛~”
孟凡忙扶盏饮尽,道:“其实我什么都没听见,只是突然听到有人要卖花娘子,一下子惊醒回神,什么都没看到就冲出去了。”
易夕若那对异瞳盯上他的眼睛,眸光透出冷厉:“真的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
“没……”孟凡刚吐一个字,易夕若那对美丽的异瞳更加森然,仿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幽幽作闪的猫瞳。
孟凡不禁打个哆嗦。
昨夜他便觉得种种迹象,更像是易夕若发现情况有变,临时改变了计划。
之所以卖力气救他一个小人物,自然不是为了救他而救他,分明是做出一种自己也被瞒在鼓里的样子。
此局钓的人是风少,他仅是误咬钩而已。
如果风少得知有人敢设局钓他,深究下去那还得了。
于是易夕若想借他之口撇清关系,证明是寒天白设局,与她无关。
昨晚两人的对话,易夕若似乎确实质问寒天白为什么要设局针对风沙。
寒天白也说奉命行事,不得已而为之。
并且两人确实发生了冲突。
孟凡一念转过,颤声道:“也听到了,也看到了。”
易夕若露出一个异常甜美的笑容,轻声道:“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不妨跟我讲讲。”
孟凡拼命回忆,大致讲了。
易夕若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的记性还算不错。”
孟凡迟疑道:“实在没想到寒天白居然是什么使,还有夕若姑娘那个什么圣女,我实在记不得了。”
当然是故意忘了,昨晚寒天白带着那六位女童摆出的架势,明显不是什么正道路数,实在很邪门,他十分担心犯了人家忌讳。
易夕若收敛神情,冷漠地道:“你以为你瞒着不说他就不知道?他知道又怎么样?我尊敬他,不想他误会,但不代表怕他,更无须依附他。”
孟凡心里直犯嘀咕,对此很是怀疑,也只敢在心里嘀咕,面上使劲点头。
易夕若似乎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能否告诉我,救业花为什么对你无效,你又是怎么抵住电光明使的诱惑?”
孟凡并不知道偃师一脉和阴阳一脉的恩怨,但是韩晶曾经严厉的叮嘱过,不得透露所学,于是赶紧编瞎话。
“我这人,咳,好色。那啥,嘿嘿,也曾弄过些迷药迷香之类,当然从来不做坏事,就是好奇,好奇而已。昨天那香味我一闻就觉得不对,赶紧屏息……啊!”
却是易夕若探手一耳光。
孟凡根本不及反应,直接侧翻栽倒。
量子神格 寒簌簌
神座 皇甫奇
一边脸挨了巴掌,另一边脸砸了地。
一时间,眼冒金星,痛得缓不过劲。
易夕若好整以暇地给孟凡的满上盏热茶,然后持盏倾倒,倒在孟凡的脸上。
孟凡烫得一个哆嗦,痛醒过来,双手胡乱地扑腾几下,手忙脚乱的爬起身,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苦着脸道:“夕若姑娘罚得对,我不该好色,不该弄迷药……”
易夕若冷然打断道:“屏息对救业花无用,你最好实话实说。这回倒的是热茶,下次就是开水。”
“我知道错了,就算这是我的独家秘技,也不应该瞒着夕若姑娘。”
孟凡苦笑道:“其实就是咬舌头。不管什么迷香迷药,足够的疼痛可以使人保持清醒,我原来也遇上过几个警惕的女人,就用这招同中迷药,咳,那啥了。”
声音越说越小,好似很胆小很尴尬。
易夕若那对异瞳将信将疑的盯着孟凡,忽然异常妩媚的笑了起来,腻声道:“你看着我,我美吗?”
孟凡反应够快,也是够狠,毫不犹豫的咬了舌头,一口老血往易夕若精致无暇的脸上喷。
他心里很清楚,咬舌头对迷香肯定管用,对邪法那就未必了,但是这一口喷过去,他不信易夕若不躲。
易夕若果然鬼魅般闪到一边,看着一桌的血沫颇为恶心,转眸狠狠地瞪了孟凡一眼,拂袖道:“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