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lo2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愛下-105.滾滾雷劫星河來,三聲定下天地願(第二更)相伴-3o61x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呼~~呼~~
月海灵涛里,厮杀已经让人看不清真相,宿定命运的人终将相遇。
沙尘之中,
握着刀微微佝偻着背的男人,
肥胖高大唇角带着笑、背后负着厚重刀匣的女人,
雄壮如山却带着大小姐气质妻子的男人,
婀娜多姿端庄大气的女人,
娇小如玉却周身散发着帝王气魄的女人,
戴上面具、了解了真相冰山一角、却为异族挥刀的男人…
风林火山的大军,
定海神针般的五大世家,
汹涌诡谲地黑潮…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看到的是什么,负着的又是什么?
意义又何在?
无穷宇宙,时光长河,过去现在未来,又有谁真的看得清?
人生代代无穷已,星河年年望相似。
你眼中正在以震撼人心的姿态厮杀、奋斗的人,过去何曾没有过?
你所期待的奇迹,努力地哪怕不要生命也要争取的奇迹,过去何曾没有过?
你所仰望祭拜的大能,早在过去的时空就已经陨灭,再不存在。
你所行走的艰辛之道,却冰冷无情,不给人半点希望,因为天没有说过“任何一条道都有终点,任何的努力都能有收获”,且事实恰恰相反…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宇宙,于人观之,就是如此的冰冷、残忍、不见生杀、不见苍生。
然而于天观之,何必见生杀,何必见苍生…
一切只如轮回,在那煌煌大道的五指囚笼之中,与无穷光年相比,即是瞬生瞬灭。


在这月面的空间之上,一群群人上之人,在奋力厮杀着。
而那酒海盆地之中的“墨色巨山”却是岿然不动。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山已经缩小了许多。
风霜雨雪,落于山巅,又吹拂往远处。
夏极也在厮杀。
他以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方式厮杀。
他的每一个念头,都成了一名单独的修士,在与那诸多的怨灵、古主厮杀。
他就如将军,他的每一个念头如是兵卒。
超級風水師 佛祖是爺們
而古主亦是将军,怨灵则是小些的江湖门派。
双方交锋,一瞬间操纵全局。
每一局,都是单独念头的交锋,也是一个人化作万万兵马的交锋。
除了精神世界,他的躯体亦是在和黑潮交锋,在这彼此融合的过程里,生命运转的机理几乎被彻底打破了。
夏极的身体就成了战场。
难以想象的激烈,无声之处藏着惊骇人心的雷霆。
这般的厮杀也不知持续了多久。
反正,月宫上的厮杀也不知持续了多久。
忽然一天。
滚滚雷劫从天而来,劫云翻滚旋转如宇宙之眼,一道紫色巨龙般的恐怖雷电穿过黑暗的星空,直接轰击在了人间与月宫之间的天梯上。
轰!!
天梯崩碎!
人间,月宫顿时分开!
红尘与修士,从此一别两宽。
灵气大雪纷纷落下。
银发男子周身的黑山已经消失殆尽了,他缓缓睁开眼,又与远处那坐在雪里的九尾白狐对了一眼,恍如隔世。
紅樓皆浮雲
一念一隔世,如今不知多少世。
苏甜看他神色,只觉得那双眼睛已经与周围时空如有交叠,虽然还未彻底融合,但却已经有了征兆,她见过这征兆,所以此时竟是心底忽然一慌,出声道:“夏极,你不可以合道!!合了道,你就没有了自己,就是死了。”
银发男子微笑道:“我知道。”
他仰起头,抬手,双指拈起一朵雪白的白色雪花,静看片刻,忽地直接把雪花松开了。
一念执,一念舍。
执着与舍得,本就是在一念之间。
无形的能量波动以他为圆心,向着四面飞快扩散而去。
万里雷云如是为月宫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天使光环”,紧接着那浩荡延绵的劫云之中,一重又一重的雷霆轰砸了下来。
夏极竟如不反抗一般,坦然闭目受之。
每一道雷霆都钻入他此时的肌肤之中,就如高高抬起的铁锤在轰砸去这块神兵里的“残渣”。
足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花费了三天三夜时间轰落。
雷霆落尽,白发男子还在。
许许多多修士已经察觉了此处的异常,而纷纷赶来,不过苏甜控制着兔子妖防御者,五大家族也在外围守护着,不让人进入。
但夏极已经都不去管了…
如今他的天地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在了。
因为他的视线里已经不会再有任何人了。
孤独啊…
他轻叹一声。
时间几何?
他没有去问。
天道排序的劫难如何?
他再不去管。
此时,他体内诸多的力量早已经在“丹田”形成了一枚“丹”。
这“丹”经过了雷霆洗涤,又已经化形。
形似婴儿。
夏极心底忽然感到了一种不得不说的感觉,他知道,是时候了。
于是,他声音平静,左手指着大地,轻声道:“愿苍生如龙。”
虽然是极轻极轻的声音,但却振聋发聩,如是天钟撞摇,响彻整个月宫,再覆下人间。
所有人都能听到这一句忽然来到的话。
禦妖紀 一之瀨千夏
却无法明白他的意。
夏极右手指着宇宙,轻声道:“愿亡魂安息。”
声音传递而出,似是远处那穿梭于星云之间的无上“魔龙”亦能听到这句话。
却无意他的意,只因为没有人能做到。
夏极神色平静,轻声再道一句:“愿此心光明。”
重生之林以宣
三句话落下。
天地皆知。
天地见证。
夏极觉得有什么在看他。
不是从任何方向,但就是在看他。
于是,他闭上眼,也看向了那个存在。
他忽然恍然,那个存在就是天道。
这一次对视,须臾即过。
而他还没有半点喘息,就只觉得灵魂深处,那由“真箓”构建起的通道彼岸传来了一阵大恐怖的悸动。
夏极摇摇头,维持着这姿势,一瞬间再度进入到了那无穷无尽的战斗之中。
他发下令天地见证的宏愿,黑潮自然是更加清晰地感知到他了,于是那通道自是又开启了。
苏甜是距离他最近的人,只见那银发男子躯体如晶莹剔透,其中是纵横交错的黑潮,还有一颗炙热深红的心脏,再有就是那端坐于丹田的一个小人儿。
小人儿闭着眼,右手指天,左手指地,周身三条鱼儿旋转不休,每一次转动,都会产生无数的象,让人只是看到就会产生无穷的顿悟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