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誠儒再評“郭敬明給何昶希發S卡”:惡向膽邊生

李誠儒再評“郭敬明給何昶希發S卡”:惡向膽邊生

恢復神速!韋斯特迴歸球場練投籃 稱其未來想執教

本站娛樂11月6日報道 近日,李誠儒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到怎麼看待郭敬明給何昶希發S卡的事情,李誠儒直言:“我當然氣憤,胡來呀,當時聽得我已經是義憤填膺了,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真想抖丹田大喊一聲:呔!”並表示:“他(郭敬明)並不是要跟他合作,並不是因爲喜歡他,而是爲了鼓勵最差的。”

據悉,在《演員請就位》節目中,郭敬明給出何昶希S卡,老戲骨李誠儒提出質疑“我不喜歡翻手爲雨覆手爲雲的各種做法”“四個導演一共就八張S卡,而有40個演員,這裏存在一個公平公正的問題以及肯定他的演技和表演水準的問題,不是你可以隨性而來的”,郭敬明迴應“導演可以遵從自己的內心發出S卡”,“你可以不喜歡,但請允許它的存在”,兩人各執一詞互不相讓,現場氣氛瞬間變得十分嚴肅起來,很多網友也表示何昶希的表現並不足以獲得這張卡。

10月11日,何昶希發文對此事做了迴應,他表示自己就是一個新人演員,帶着在唱跳和綜藝上的一點自信來參加了節目,可是第一場表演結束後,自己就被澆了一盆涼水,自己還差的太多。他感謝了陳凱歌導演對他的指導,讓他醍醐灌頂,也特別感謝郭敬明導演給他一張珍貴的S卡。這些對他而言是極大的鼓勵和可能重生的機會!他也表示自己會不斷努力,表達了自己想要成爲一名優秀的演員的夢想,來參加節目對自己而言是一次寶貴的經歷,這些經歷對他這個演技小白來說都太珍貴!

快手:今年上半年給主播分成98億,僱員福利35億

郭敬明李誠儒世紀大和解(來源:本站娛樂)

誰能想到,這個嘚瑟油膩的綜藝咖,在真刀真槍的CBA,居然還能混下去?

10月31日,在《演員請就位》播出第五期節目中,李誠儒給郭敬明執導的《天才槍手》打出了很高的評價。李誠儒談道“這個作品讓我看到《演員請就位》這個節目的舞臺和影視相結合的典範”。另外,他提到還要感謝郭敬明,這次真的用心了!導演郭敬明聽完也立刻鞠躬敬禮。兩人這次互動被網友調侃是“世紀大和解”。

美國向中國內地簽發F-1學生簽證數量較去年下降99%

近日,李誠儒在採訪中提起《演員請就位2》,說道:“這也不歸我管了,我現在已經不去了。”網友紛紛猜測李誠儒已經退出該節目。李誠儒在採訪中透露二次去《演員請就位》心情是忐忑和複雜的,認爲發S卡很不公平,“不好就淘汰,不應該以鼓勵爲名,不能爲了一個人而打擊另外39個。”他直言道:“我不需要那四位導演的資源,所以我沒有什麼可畏懼的,我不需要爲五斗米折腰。”李誠儒還稱自己敢說是因爲對於影視的熱愛,他激動地表示不允許別人來玷污影視。

快手啓動IPO:直播收入佔比降低 上半年由盈轉虧

此前報道

李誠儒疑似退出《演員2》 稱不需要爲五斗米折腰

前三季度十大消費城市大洗牌:上海消費超萬億

本站娛樂11月3日報道 近日,李誠儒在採訪中提起《演員請就位2》,說道:“這也不歸我管了,我現在已經不去了。”網友紛紛猜測李誠儒已經退出該節目。

禍從天降!青島一老人被“天降”枯樹枝砸中不幸身亡 責任誰負如何賠償成難題

李誠儒在採訪中透露二次去《演員請就位》心情是忐忑和複雜的,認爲發S卡很不公平,“不好就淘汰,不應該以鼓勵爲名,不能爲了一個人而打擊另外39個。”

他直言道:“我不需要那四位導演的資源,所以我沒有什麼可畏懼的,我不需要爲五斗米折腰。”李誠儒還稱自己敢說是因爲對於影視的熱愛,他激動地表示不允許別人來玷污影視。

馬克龍宣佈加強法國邊境管控 旨在防範恐怖主義威脅

此前,李誠儒在節目中曾與陳凱歌、郭敬明等導演因意見不和而產生言語衝突。

瘋長的“小螞蟻們”

在期節目中,郭敬明給出何昶希S卡,李誠儒提出質疑“我不喜歡翻手爲雨覆手爲雲的各種做法”“四個導演一共就八張S卡,而有40個演員,這裏存在一個公平公正的問題以及肯定他的演技和表演水準的問題,不是你可以隨性而來的”,郭敬明迴應“導演可以遵從自己的內心發出S卡”,“你可以不喜歡,但請允許它的存在”,兩人各執一詞互不相讓,現場氣氛瞬間變得十分嚴肅起來。

李誠儒還曾在節目中直言欣賞不了陳凱歌導演的《無極》,暗諷陳凱歌導演自《霸王別姬》後江郎才盡,引起陳凱歌的不滿。

和直升機跑車比加速 賽力斯SF5會贏麼?

房企三季度如何降槓桿:增回款、少拿地、賣股權

演員請就位2|李誠儒沒看《無極》,陳凱歌回懟嚇壞趙薇郭敬明(來源:~)

美國向中國內地簽發F-1學生簽證數量較去年下降99%

面對李誠儒的評價,陳凱歌也不甘示弱,立馬回懟,“他比較保守,梨園世家的子弟,相對比較保守,對世界的進步不太關心”“他是沉浸在過去時代中間的,感受到過去時代夕陽的一位老藝人”,同時還說到:“誠儒老師有藝術方面的見地和造詣,不是凡人,感謝誠儒老師如此筆挺的坐在一個並不舒服的沙發上。”此話明顯在內涵李誠儒不配當指導老師。

監管收緊私募PE/VC產品代銷 第三方機構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