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8xp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574 奠基儀式?取消了,直接幹就完了展示-llr71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士遇知己者死!
刘泽福没有读过啥书,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但是却清楚刘春来给了他多大的权利。
“春来兄弟,这可使不得,我没有能力管好这个,只要能让我做菜就好……”连着在地上青石板铺就的地面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刘泽福才开口。
“我说你行,就行,不行也得行。”刘春来不容拒绝,“行了,快去忙吧,今天席多……”
刘泽福一脸感激地出去了。
看得一边的田明发羡慕不已。
琢磨着自己是不是找个机会也磕头求求刘春来,只要让大队长高兴了,又可以当回狗腿子。
“这是?”
何国华心中有些不舒服。
新中国都成立了多少年,这地方居然还动不动就下跪。
尤其是一个五六十的老人对刘春来这样一个小年轻下跪,让他感觉跟不舒服。
“泽福跟春来是同辈兄弟,生了好几个孩子,就只有老大带活了,现在也是体弱多病……”刘福旺哪里不知道领导的心思?
要是被贴上一个封建残余的标签,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何国华等人一听,这才明白,不是因为刘家的规矩大,而是对方在最为穷困潦倒时,刘春来没有在意别人的议论,也没有在意刘泽福是晦气之人,然他先负责给两个厂子的干部职工做饭。
明显是知人善任。
“每个人,在把土地承包给大队后,都应该安排工作,要不然他们没有事情干,闲着,最终会出现不少的问题……”刘春来也明白领导们的心思。
“你是准备给所有人都安排工作,按月领工资?”何国华有些震惊,“很多人都没有读过书,工作可不好安排……”
他的担心,完全是正常的,也是有必要的。
“何副市长,我们这里是农村,虽然大队从社员手中又把土地承包回来,集中力量生产,依然会需要种地的人,有些地方,是没法用机械来耕种的,不管是除草施肥还是其他,都需要拥有丰富经验的人来干……年轻人如果能培养,自然是进工厂,我们的土地也不能荒废,至少,粮食跟蔬菜等,需要保障……”
刘春来把目前的情况做了详细的介绍。
连许志强跟吕红涛等人,也才第一次完整地了解刘春来对整个葫芦村未来发展的规划。
种地都领工资!
老人到了年龄就退休,由大队负担养老,解放劳动力,让年轻人能更好地工作。
小孩子从出生开始,也由大队负责。
“如果这样的目标实现,你们将会是全国第一个实现社会主义的村子!”许志强一脸感慨。
周边几个县的领导干部,看着刘春来的眼神更加炽热。
然而,他们也清楚,刘春来是他们得不到的人才。
唯独只能加深合作。
很快,刘九娃带着孙小玉,张二强带着刘青梅过来敬酒了。
刘家的大喜事,也是两对新人的大喜事。
这挨桌敬酒的规矩,是少不了的。
唯独就是两对新人的婚礼,不当众收份子钱。
至于亲戚朋友私下给的,那是各家自己的事情,大队不管,也管不着。
在他们敬完酒之后,刘春来就找了个机会,说自己出去看看,遛了出去。
同样坐在院子里的刘载厚、刘载德兄弟开始,挨着来敬这些领导干部跟投资商的酒,严劲松等人忘记了老刘家的人有多少,等到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走不了了。
刘家的老一辈敬酒完成后,接着而来的就是四大队各生产队的干部,然后则是一些老刘家安排的人……
发现不对劲的领导干部们,却没法拒绝。
一开始就喝了呢……
“院子里开始了?”刘春来问身边的刘大春,“九娃不会喝醉吧,那么多人……”
“快两百桌呢,哪怕一桌敬一小杯,也不得了……瓶子里都是灌的凉开水。”刘大春有些失落,还是回答了,“春来兄弟,把那些领导灌醉了,下午彩电厂的奠基仪式……”
他不明白刘春来的目的。
彩电厂的奠基仪式,本来是非常重要的。
这么多领导干部,不搞得浓重都不行。
“不管怎么搞,能搞到比上午还热闹么?”
刘春来掏出烟,丢了一支给刘大春,刘大春接过来,掏出火柴划燃,先给刘春来点上,然后才给自己点上。
想了想,才回答,“不能。”
“既然不能,还搞啥呢?直接开工就拉倒。以后我们的工程多着呢!要是每个工程都这样搞,不仅接待费都会让人心痛,时间也浪费了……”刘春来喷出一大团烟雾,才开口说道。
刘大春默然。
春来兄弟有点抠门啊。
以前大队里,因为太穷,公社的领导干部都不愿意来。
现在不仅是县里,市里的领导都来,说明四大队是真的不一样了。
客走旺家门,不是势利,而是衰败的人家来了客人,不接待又不好,接待吧,可能把仅有的好东西拿出来都不一定能表达心意。
大队差这点钱么?
“行了,你去忙吧,我一个人转转。年后,你可能会经常跟着我出去,这段时间留意一下,看看谁能接你的位置。”
看着刘春来的背影,刘大春激动起来。
八祖祖上午才说过这事儿!
MMP,最多再等一年,他也能讨婆娘了!
在刘八爷宅子跟祠堂之间的宽阔地坝里,密密麻麻地摆着一排排的八仙桌。
这些桌子大小高矮颜色,几乎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却不影响上面摆放着一样碗盘内装同样的菜。
所有人都吃得喜笑颜开,一些汉子,则是相互拼着酒。
今天休息,从刘春来当四队队长开始,大多数人,就连下雨的时候都不一定有时间休息。
第一轮,基本上都是交地的家庭支柱以及老人。
不是这样的机会,哪里能所有人都在一起喝酒吹牛?
声音一个比一个大,聊得最多的,是刘春来对整个大队的改变。
一天一个样,夸张了。
大家拿到手中的钱,才是他们脸上笑容最直接的来源。
刘春来没有到宴席场地去敬酒,也没有去问大家的感受,只是在一边看着。
旁边放着不少板凳,上面摆着瓜子花生等小零食,毕竟要连续坐三轮,后面的人需要等前面的人吃完才能上桌子……
这三轮结束,估计就得到下午四五点了。
那时候,晚饭又开饭了……
不知不觉,刘春来又走到了下面的凸出部分的掉嘴嘴,看着下面已经建设好的几十个大棚,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满足的成就感。
以前再多钱,都没有让他觉得这样满足过。
这年头的人真心很容易满足。
大棚里,蔬菜长得绿油油的,要不了多久,一些青菜就可以上市了。
超級武俠副本系統 兲萇哋玖
刘春来只是坐在边缘看着沟里此起彼伏的大棚。
一旦他们获得成功,周围的大队,肯定会直接跟上,他们种什么,人家就种什么。
目前仅仅是山城跟蓉城的市场,根本消化不了太多。
貞觀憨婿
而运输又不是非常便利,沿着嘉陵江往下,运输到需求量比较大的沪市,不说运输成本等问题,仅仅是时间,就足以让这些蔬菜变得不够新鲜……
阻止周围的人跟着种菜?
没有可能的。
“大家都在庆祝,你却在这里,难道有什么烦心事?”贺黎霜坐到了刘春来旁边,见他没有回头看自己,想事情想得入神,开了口。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很多事情,做起来跟想到的是两码事。”
“有时候,计划再好都没用,不是有句老话,计划不如变化快么?顺其自然就好,想太多,容易死脑细胞的。到上了年龄,会秃顶的……”贺黎霜说着说着笑了起来,“说真的,刘青梅跟张二强两人那么快结婚,我有些不理解,时间这么短,两人应该都没有完全相互了解。”
这话把刘春来从拉回了现实。
帶著面板穿越了
怔怔地看着贺黎霜,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多一点相处时间,相互多了解一些……”贺黎霜红着脸,看了周围没人,才小声地说道。
刘春来无语。
很想问贺黎霜是不是真的把那事情给当真了,觉得太没良心,没说出来。
“反正你到大学毕业都得五年,我要把这些光棍都解决了,也需要不短的时间。以后有很多时间的。再说了,或许到了后面,我们的想法,都会改变……”
贺黎霜没有反对。
事实就是这样。
兇宅商人
时间,能让很多东西发生变化。
“我不想上大学了……”贺黎霜突然开口。
这吓了刘春来一大跳。
“姐姐,你在开玩笑?”刘春来脸上变得严肃起来,“你知道多少人想考大学吗?你有着考大学的能力……”
“我觉得,我想跟你一起创业,大学的课程,很多我都接触过,也没有啥难的。”贺黎霜没想到刘春来反应这样强烈,“你都可以不上大学,我为什么非得上?我知道,你是想要一个大学生老婆……”
刘春来想直接从这上面跳下去。
是自己不想去大学浪么?
条件不允许啊。
“大学的知识,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掌握,但是大学里面,并不只是学知识。那是为步入社会做准备,为人处世等……”
“说得你好像上过大学一样。”贺黎霜鄙视了一番。
刘春来很想告诉她,老子真上过,虽然不是985,211。
看着刘春来不说话,贺黎霜幽幽地开口,“我就知道你不会支持我这想法的。我爸妈也不支持……”
“不上大学,你想干啥?”刘春来问她。
“跟你一起创业啊。要想以后同甘,先得共苦,不然凭什么跟你同甘呢?”
贺黎霜的话,让刘春来无法反驳。
理由很好,很强大。
他不得不佩服贺黎霜这种清奇的脑回路。
两人之间没有到这样的程度吧?
或许这女人一天闲得没事儿干?
“你知道么,我们未来的发展,不仅是周边跟国内,在未来要获得更大的发展,必须走出去,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让老外给我们打工……你现在看起来是很不错,觉得学的知识很简单,可你没想过,以后你如何去管理那些更高端的人才?一帮子来自全世界的老外,说的语言都五花八门……而且可能涉及到的技术领域也非常广泛……”
不是学霸么?
有本事把世界上常用的外语都给学了!
还不够,就多学学那些让人脑细胞可以全部死亡的高深科学技术!
反正刘春来是没有那样想法的。
他需要让这学霸有目标,避免她无事可做的时候缠着自己。
果然,贺黎霜的眼神亮了起来。
“先不说了,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得去二队那边,彩电厂得奠基了……”说完,也不管贺黎霜有啥反应,直接就走了。
不能跟这智商很高,脑子有问题的女人在一起久了。
要不然,自己都会变得不正常。
軍長的法醫嬌妻 舞非
到现在,何国华跟许志强等人都已经没法站起来了。
参加下午彩电厂的奠基仪式,自然也就没有可能。
“你故意让人这样干的?”张建民也被灌了不少酒,还好,他们不是港商,不是领导干部,也不是金德福那样喜欢露财的暴发户。
“直接下墩,然后开工就是了,哪里需要搞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刘春来没多说。
就连郑天佑等人,也都没有出现。
二队平整出来的场地上,早就用石灰勾出了线条。
那群穿着白布短卦的汉子,已经带着工具在工地上等着,从县城运输来的轻钢结构,也都已经堆放在了工地上。
大坪湾采石场里面开采出来的用于打地基的条石,同样也拉来了不少。
“春来叔,那些领导们怎么还没来?所有的都准备好了……”
刘千山问刘春来。
“他们不来了,咱们直接开工干活就好。”刘春来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拿起一把锄头。
上香什么的,都没搞。
也没有什么剪彩。
走到规划好的组装车间中心线的位置,直接用手中的锄头挖了几下,“开工!”
众人面面相觑。
说好的奠基仪式呢?
这么大的工程,不祭拜一番天地,告诉祖公老子一声?
可大队长都有命令了,其他人也不能愣着,拿着工具就开始在两条石灰线中间往下挖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