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9h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 ptt-第六二一章 畢生的運氣讀書-4zzko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李襄屏和古大力在决赛中会师之后,张大记者第一时间把话筒递到古大力嘴边:
“大力,你今年是第二次和襄屏在世界大赛决赛中相遇啊,那你现在心里是作何感想?”
“首先当然是很高兴。”
可能是因为赢棋之后真的很高兴吧,大力今天的话居然有点多,他接下来继续侃侃而谈:“至于能够再次获得向襄屏请教的机会,这倒让我想起当年的坂田荣男先生了。”
“坂田荣男先生?”
“是的,我刚看过坂田荣男先生的自传,里面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他当年向吴清源先生发起挑战时,能够有机会和吴先生下一次六番棋,接着又下一次十番棋,这是他毕生的运气呀,而我现在的心情,其实和坂田荣男先生差不多,我想到我曾经向襄屏请教过一次五番棋,接着又一次单局决赛,马上又有一次三番棋的机会,我认为这对于我来说,这也是毕生的运气,所以我会分外珍惜这次机会,谢谢。”
古大力这话一出,连站在他身边的李襄屏都侧目,心说大力兄啊大力兄,你好歹年纪比我大几岁,成名也算是比我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有必要搞得那么煽情吗?弄得我都像个老头子似的。
然而除了李襄屏本人,现场没人觉得古大力这话有啥不对,尤其是在场的中国记者,更觉得他这话一点毛病没有。
回顾李襄屏过去5年的职业生涯,这差不多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抗韩史。
李襄屏一个人的抗韩史!
他绝大部分冠军,都是从韩国棋手手中夺得,而在这其他,他和大李在决赛中交手次数最多,其次是小李。
可如果继续往下细想,却发现除了韩国大小李之外,之前竟然没有人能有机会和李襄屏下第二次决赛。
之所以还没出现第三个人,李襄屏自己自然是不会想太多,但是在旁人看来,这是其他人的实力还够,说过分点,这是其他人还没有这个资格。
而现在,古大力终于做到了,他成为第三位有机会和李襄屏下两次决赛以上的棋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场所有熟悉日本围棋历史的人,都认为古大力刚才举的例子恰如其分。
要知道当年坂田向吴先生发起挑战的时候,他最开始是没有资格的——-
当时的吴先生已经连续击败木谷实,击败藤泽朋斋,击败老前辈雁金准一,击败师兄桥本宇太郎。
本来按照实力,轮也是轮到坂田荣男上场了,只可惜由于著名的“升仙峡大逆转”,悲催的坂田荣男先生无缘“本因坊”,既然没有这个头衔,所以根据当时日本棋坛的环境,大家认为他并没有这个资格。
于是先于坂田荣男上场的,是当时达成“本因坊”九连败的高川秀格。
可等到高川秀格也被吴先生击败,日本围棋界实在找不到人了,这才再次想到了坂田荣男。
只不过在当时,日本围棋界的规矩还是很大,主办方读卖新闻依然认为坂田没有下十番棋的资格,于是比赛规格降低,十番棋改为六番棋。
很意外的,在之前那次六番棋当中,坂田意外获胜,这才让之后的十番棋水到渠成。
后来在坂田荣男先生的自传中,他回忆了那段往事,也讲述了自己当时的心理经历,感慨自己获得下十番棋的机会不易,并留下了“毕生的运气”这样一种说法。
而在今天,就在刚才,古大力再次说出“毕生运气”这种说法,那当然所有人都觉得恰如其分。
话筒又被递到李襄屏嘴边:
“襄屏,今年很有趣啊,今年仅有三项世界大赛,现在冠亚军都被中国棋手包揽,那现在是否可以认为,咱们中国围棋已经全面压制韩国围棋?”
“这个这个……”
其实说句心里话,,对于今年出现的这种情况,李襄屏最开始也没多想,他认为这只是一种偶然而已,毕竟人类顶尖棋手之间的差距就在毫厘之间,因此在今年这样一个围棋小年,出现包揽虽然是小概率,但也并非什么完全不可思议。
可他继续深想,却有觉得这个偶然中也有必然。
并且这个“必然”,应该和自己的出现有关。
熟悉现代围棋历史的当然都知道,韩国棋手大多都是实战派,他们中盘战斗力强悍,超级重视后半盘技术,反倒是序盘技术以及棋理,他们向来不太重视。
这是他们的传统,甚至说是他们的基因,他们的这个特点,从曹徐时代就一脉相承。
可中国的情况稍有不同,虽然在李沧浩出现后,中国棋手也开始重视后半盘技术,然而中国由于有老聂这种棋理大家的存在,中国棋手向来重视棋理,,有重视布局的传统。
而李襄屏带来的狗招,真正对大家有用的只是棋理部分。
毕竟任何人学习狗招,那不可能提升他本人的计算力,最多就是修正他的围棋理念,增强他们对围棋的理解。
到了现在,当然所有人都在学习狗招了,然而李襄屏心里清楚,职业棋手群体真正大范围全面接受狗招,其实也就是最近一两年的事。
正是因为大伙学习的时间都还短,那么大伙之前养成的习惯,就在短时间内能看出差距了——-
韩国棋手由于一直不怎么重视棋理,重视序盘,所以他们接受起狗招来重要慢些。
尤其现在还不是后世,棋手可以拿棋谱去“遛狗”,可以用围棋AI当辅助学习工具,都向是在黑暗中摸索,既然这样,那些一向不重视棋理的人,他们学习起来自然就慢些。
反观中国棋手,由于大家一直有这个传统,所以在短时间之内,反倒是中国棋手进步更快。
而以上这个,就是李襄屏心目中“偶然中的必然”。
当然喽,李襄屏心里虽然是这种看法,但他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
要知道今天可是“LG杯”,这里可是韩国人的地盘,自己在这个地方挣人家的银子,这要再出言打击他们的话,好像就显得有点不太厚道了。
很明显,李襄屏一直自诩自己是个厚道人,因此在张大记者发问后,李襄屏开始打起了哈哈:
“哈哈偶然,我认为这真的是个偶然,咱们不能认为今年的成绩不错,就认为中国围棋已经全面压制韩国围棋,到知道韩国围棋还是很强,尤其他们几位最顶尖的高手,他们身上有很多特点真的值得我去学习……”
讲了一大通没有营养的场面话,连张大记者都觉得无聊了,他心说面前这家伙,连古大力还不如,人古大力还知道煽情,可是你看他,连煽情都不会,就会讲这些虚伪的套话,真是一点劲都没有。
可能正是因为张大记者自己都觉得没劲,于是他很快放过李襄屏,让这次赛后采访草草收场。
结束了这趟韩国之行,那么对于李襄屏来说,这个赛季也就剩三次番棋了,一个是国内的“名人战”,另外两个则是韩国人举办的两个世界大赛。
3个比赛的对手都是中国棋手。
不仅对手都是同胞,并且和古大力的“LG杯”,都已经是明年2月份的事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接下来,李襄屏的赛程相当宽松,这让他有更多时间去关心一下其他一些杂事。
李襄屏现在最关心的杂事,那当然就是“大国手”的事,于是等他回到国内后,第一时间就跟赵家栋联系,询问第一主角选角的事。
“我们已经联系了几个演员,马上就准备试镜呢,要比试镜那天你来看看?”
在电话那头,赵家栋是这样笑着对李襄屏说道。
“啥时时候试镜?”
“就本周周六。”
一听是不用上课的周末,李襄屏马上说道:
“行,到时候我过来……对了,地点在哪。”
“我公司,等下我把地址发给你。”
到了周六,李襄屏兴致勃勃的去看怎么试镜,并且他还不准备一个人去,在周五的时候,他就把这事告诉了华领队以及老聂:
“华老师,聂老师,央视准备拍一部围棋题材的电视剧,以当湖十局为主线,反映范施两位棋圣的成长,明天是主角之一施襄夏的试镜,要不咱们去看看?”
“啊!央视拍围棋题材电视剧?什么情况?”
李襄屏把前期情况大致讲了一遍之后,两人呵呵一乐,老聂更是咧开大嘴哈哈大笑:
“哈哈这是好事呀,老华你说是不是,这个必须要支持,明天就试镜是吧,好的好的,那我们都过去看看。”
到了第二天,李襄屏早早把这二位接上,然后来到赵家栋新开的公司,他公司就在朝阳,距离李襄屏家并不远。
等到地儿之后,却发现除了赵家栋本人之外,已经有好几个人等在那里,赵家栋给众人介绍,他尤其着重介绍其中两位,其中一位已经半截入土的老头,赵家栋说他姓王,是什么“大国手”的总顾问,另一位邱姓中年男子,赵家栋说他是这部剧的导演。
而这两位看上去都是棋迷,他们不仅认识老聂和李襄屏,邱导演还说他最爱看华领队讲棋。
李襄屏却对什么顾问导演不感兴趣,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老施的扮演者,因此简单的客套寒暄之后,他立马直奔主题,询问试镜什么时候开始。
赵家栋看了看表:
“快了,估计他们已经快到,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到半个小时,对了,几位演员的资料都在办公桌上,要不襄屏你先看看。”
李襄屏眉开眼笑:“好好我先看看我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