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djn都市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討論-第三千六十六章 還記得那首歌嗎?展示-ho0h4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这家伙太欺负人。”微博上网友看着都无奈了。
你就凭他一手唱功文化界有几个比他更能打的人?
没有!
“天后遇到这家伙也得跑。”帝影很骄傲。
这谁?
我们培养的!
帝师:“你是不是忘了小关被你们学校给开除了?”
帝戏:“噗哈哈,帝影过不去这个梗了啊。”
帝影:“我想把帝师打一顿怎么办?”
来啊!
“你首先搞清楚,帝师全体师生至少五万人,你帝影才几个?”皮皮团劝说。
咋的?
“你有本事别跟我抢惹事精,他一个就能平了你一个学校。”帝影大怒道。
帝音:“我觉着舞台上的演唱跟你帝影也没啥关系啊。”
“我打不过帝师,还打不过你一个帝音啊?”帝影嘲讽说,“你拼音还比我们少一个呢。”
帝音:“……”
帝影:“铁头娃姓啥?声母是什么?关,对吧?你品,你细品,所以啊,多了一个G,那天注定就我们学校的。”
帝国理工大学:“那我觉着这个共还比你更近了。”
花骨朵:“……”
那就是个铁头,你们抢什么?
“不是抢,你得搞清楚,这娃就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啊,他当年住过的宿舍,吃过的食堂,去过的教室,跟过的老师——这么说你们就明白了,我帝影的张梅老师,你让铁头娃先说,你看他认不认这个老师。倒是帝师嘛,呵呵。”
帝师:“我尼玛……”
帝影:“就说吧?”
忽然皇后娘娘批评道:“看表演行吗啊?”
哟,这惹不起啊。
“是是是,我们就是重复一个事实呢,你看这帮垃圾学校……”帝影不介意多招惹几个人。
为啥?
帝戏:“这混球就是说,他们学校是到处招惹别的学校的铁头学校,所以铁头娃一定是他们培养的。”
帝影:“难道说不是?”
关家村小学:“不是。”
我……
这你还谁能跟它扯交情?!
“认输,我认输。”帝影立马下线了。
我看直播呢。
舞台上,一段怒气勃发但又压着的唱段刚过,富丽堂皇的雅乐出现了。
不比方才的靡靡之音。
这是的确堂堂正正的庙堂之音,有一种威严的不容拒绝的威势。
编钟也改掉了刚才的音调,和古琴融合着演奏出一段前奏。
渔翁侧耳凝听。
舞台上传来缥缈的歌声。
“天后!”
这声音一出,帝国的观众就知道天后出手了。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乌衣巷,长干里,长风破浪会有时。男儿应是重危行,不见当年四行旗?十万血,无楚齐,高山暗行终不疑。”这是赵天后的声音,她的歌声一旦夹杂戏腔,必定是最代表传统声音的。
这一点,景天后也有所不及。
可这首歌怎么看着好奇怪。
“这什么破歌。”炮派觉着有话说。
孔贺西:“你们啊……还记得当年《贤良》吗?”
这又有啥关系?
“前两句,是古代的天子在危急的时刻向民众发出的征召,意思是,你为我舍生忘死那是你的本分。至于乌衣巷,长干里,是说无论贵族还是平民,你们都要抱定只要为我出死力我不会亏待你的心思,赶紧给我干架去。后面这两句,忘了你们的电影了吗?什么叫十万血?什么叫无楚齐?那就叫不论男女老少,不管东西南北,这话熟悉吗?至于最后一句嘛,那是‘高山有疾路,暗行终不疑’的化用啊,这里的意思是,不论你是什么来路,你是闻达,我也要,你就是山贼,哪怕是下九流者,我也不拒绝。”薛佑麟分析,“这句话比上一句还嘲讽,什么叫终不疑?你终不疑怎么不北上?你终不疑怎么赤血千里?一副虚怀若谷的模样,实际上怎么样,历史书里都写清楚了,大队长的真迹早就曝光了。这首歌,完全是嘲讽古代的天子旧社会的精英完全病急乱投医,还用老一套笼络人心,却又笼络不到位的行为,连这都听不懂,你点评什么歌?你只能丢人现眼而已。”
网友:“……”
铁头娃!
你真是个铁头娃!
演唱会上还不忘收拾人。
“上赶子找骂,你何必呢嘛。”观音庙一帮人过去把那帮欠揍的给收拾了。
有才。
我们家那带头大哥有才。
写首歌,把你骂成垃圾你都没反应过来。
你还以为他关郎才尽。
结果呢?
你何苦凑上去被他收拾呢?
“中国文化果然博大精深。”一帮借助……
嗯?
“汇文翻译器?”这时候帝国网友才发现汇文出翻译器了。
不但出翻译器了,还出浏览器了。
一帮外国人用汇文浏览器翻译出薛佑麟的解读,这帮人害怕了。
“什么叫骂人?伐克又吗泽无论怎么翻,那都是明晃晃的脏话,帝国的掐架高手骂人,明摆着能用最简单的句式,要暗戳戳骂你,你连他说什么都听不懂,明明都是中国话,偏偏组合起来听不懂,你还咋反驳?”一个专门研究中国话的歪果仁感慨说。
外国跑过来看演唱会的网友就一个表情。
ORZ!
我五体投地了!
“不过,你们说的《贤良》啊,那是啥?”还有一帮糊涂蛋不知道这首歌。
观音庙热心网友介绍:“连接拿走不用谢我啊。”
嗯。
但是这首歌啥意思?
刘才哭得在公寓里跪着求饶过。
“我何苦跟你们搅到一起,一年一次拉出来鞭尸,我不要面子啊?”刘才给几个老朋友打电话哭着骂。
那帮人也哭。
“老娘要不跟你刘才有那么点关系吧,至于被这首歌终身铭记吗?”李绛张普濮反过来把刘才骂一顿。
这首歌,真成他们几个人终身的耻辱了。
当初没听懂,后来被孔贺西那个坏痞一解读简直……
这么跟你说吧,谁要敢翻唱这首歌那两个女的敢翻山涉水去打歌手。
哦?
你说姜灵翻唱过?
请!
天后大人翻唱了?
请!
这是被收拾的不想反抗的。
关荫也没想到这么一个舞台音乐竟把陈年旧事翻了出来。
他只是听到这首歌出来的时候,略嘲讽地笑了一下。
他只是在嘲笑那些高呼着“提携玉龙为君死”的呐喊者们,中国人的君只有一个。
那就是中国!
这是我们唯一的最尊贵的奢侈品。
也是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唯一愿意为之舍生忘死不计报酬的君!
但这首歌里没有把这层意思彻底表达清楚。
不用表达清楚,心里有底线的人都知道。
他如今要做的,只是通过舞台歌舞把这个意思含蓄地表达出来。
这跟“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是一样的感情。
表达方式不同但出发点和感情基础是完全一样的!
关荫抖下手中的鱼竿,那是他的武器。
那上面的江山图,是他要用这把武器守护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