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kx8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796章 都是巧合?熱推-deda2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一天之中,清晨往往是最有活力的时间,很多人都喜欢在这个时间段,出门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深吸一口,胸腔格外的甘甜,在将沉了一*夜的浊气从胸腔排出,身体都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种感觉,唯独是在北方格外的明显。
有人说各地清晨的空气,味道都是不一样,有点像是当地的酒,北方的空气就透着一种别样的辛辣感,就好像一杯陈年的烈酒,呼吸一口,那种辛辣感直冲头顶,尤其是在深秋,那种感觉格外的明显。
丁凡每天早上,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到外面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感受那种大自然的馈赠,那一刻好像他都能跟大自然完全融合为一体,耳聪目明的感觉,最是让人难以割舍。
但是这种感觉往往不会持续太久,一天下来总是有太多的事情要找上他,压在心里的事情,似乎永远都忙不完。
这一大早上,外面雾气还没有完全消散开,雷老总就坐车将早饭送过来了,但是今天过来送饭的人可不只是他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孟欢也跟着一起来了,手上提着沉重的保温盒子,跟在雷老总的身后。
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丁凡可以清晰的看到此时的雷老总脸色有点不太好,至于身后跟着的孟欢,更是将嘴都高高的撅起来了,上面都能挂一个油瓶子了。
这个时间,除了昨天晚上忙着值班的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都起来开始洗漱,丁凡不是最早的一个,某些人比他起来的要早的多,甚至这一晚上根本就没有睡。
这几天,雷老总已经习惯了,每天上班的路上,都会将家里老婆做好的早餐,装进车里顺路送到这边来,但是没想到今天孟欢会堵在他家门口。
听说她有事情要跟丁凡说,雷老总也就破例一次,带着这个丫头一起过来了。
其实也想听听她这时候有什么事情要跟丁凡说,毕竟在他记忆当中,孟欢这会儿应该有自己的案子要处理,哪有时间往他这边跑啊?
一进大门,刚好就看到了张文赫两眼失神的在一楼大厅里面闲逛,好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看的都有点叫人心烦。
但这也不是头一次见到他了,昨天早上来的时候,这小子就是这个状态,只是当时他的气色会比现在好一点。
至少头发会整理一下,而今天别说是头发了,八成是脸都没有洗。
“老总今天来的早啊,我都说了,早饭我们凑合一口就行了,别每天叫阿姨起来给我们做了,都那么大的年纪了!”
丁凡看到雷老总来了,早早的就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伸手将雷老总手上的袋子接过去,笑呵呵的跟老总打了个招呼。
不过雷老总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脸色一直都不太好,声音都有点沙哑的随口敷衍了一句。
到是跟在他身后的孟欢看到丁凡过来,放下手里的保温箱,急忙跟他汇报了起来。
“师傅,李牧的案子,怕是要结案了!”此时的孟欢,说到要结案了,脸上明显带着一丝不甘心,也没有以前破案之后的那种兴奋,反倒是带着失落说道:“昨天晚上有个自称凶手的人,跑到警局来自首了,他承认自己逼死了李牧,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丁凡听着孟欢的话,随意的点点头,答应了一声说道:“行,动作还挺快的!”
孟欢一听他这话,当时就愣住了。
本来还以为丁凡知道这件事,会好奇的问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凶手自首之后有没有在审一下,推敲一下作案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谁知道丁凡似乎早就知道会有人来自首似的, 对于这个自首的凶手,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问,顺手接过他手上的保温箱交给身后的人,就在没有下文了。
“师傅,你难道不觉得这个案子有问题吗?”孟欢想不通,只能伸手拉着丁凡,一副不问清楚,说什么都不放手的样子不断的问道:“我们这边才刚刚查到一点眉目,这个凶手马上就自己跳了出来,摆明了是不想我们继续查下去了!”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他跳出来,就是为了保护他背后的那些人,而且李牧的死也一定有问题,这绝对不是仇杀,他们杀死李牧,似乎是想要掩盖什么事情。”
丁凡站在一边,听着孟欢的推测,一脸正经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怀疑的方向也没有错,但是你的工作,就是查清楚李牧死亡的案子,找到凶手就完成任务了。”
“我要是也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审了一晚上了,结果就是凶手交代了所有的犯罪过程,跟我们在现场提取出来的东西全都对的上,唯独是杀人的动机他在含糊其辞。”
“而他最大的疑点,就在这个杀人动机上,所以你一直想不通这一点,觉得他杀死李牧,一定就是受人指使的,可是这个背后指使的人,你找不到对吧!”
丁凡这一长串的话,说的孟欢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半天才缓过来。
但是不得不说,丁凡刚刚说的这些,全都是她一直没有想通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她才找上门来的。
“行了,凶手已经自首了,后面的东西你们就可以直接结案了,至于他的杀人动机,其实我心里有数,没有必要在查下去了!”
丁凡伸手在孟欢的头上摸了一下,叫她先到楼上吃点东西,自己要跟雷老总聊两句。
从进门到现在雷老总一直都没有说话,显然是有事情要跟他说,只是刚刚孟欢一直在,他有些话不方便说而已。
看着孟欢已经上楼去了,丁凡递了一根香烟给雷老总,两人走出大门,在院子里面走了两步。
“你猜到了会有人上门自首,是因为你跟叶正浩见过面了对吗?”雷老总出门之后,一直都在抽烟,直到整跟香烟几乎燃尽了,这才开口对丁凡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说,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吗?”
丁凡嘴里叼着香烟,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身边的雷老总,晃了晃头,可想了一下,又点了两下头。
“看来,叶鹏飞是真的在你手上了!”雷老总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自己的脑仁儿好像要跳出来了,伸手在头上揉了两下说道:“昨天接到了通知,叶正浩把你告了,而且上报了人口失踪,叶鹏飞和叶桐现在都成了失踪人口!”
“这两个人都跟你有关系对吧?”
丁凡在一边机械的点着头,直到雷老总的话说完,他才反应过来,急忙摇头说道:“没有啊,叶桐不在我手上,我只是知道他在哪里而已,早在我跟叶正浩掰手腕的时候,叶桐就已经被送走了,是叶正浩亲自安排的,听说是送到沿海城市,每天看日出去了!”
雷老总听了,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不相信,显然这话雷老总是一个字都没往心里去。
按说丁凡是他一直看着成长起来的,是他最信任的手下,怀疑谁都不应该怀疑他才对。
可也正是因为他对于丁凡的了解,很清楚这小子做事从来不会按照常理出牌,偶尔做出一点出格的事情,都是在正常不过的,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一问。
“那叶鹏飞是怎么回事,叶正浩最后选择了报警,老脸都陪进来了,应该不会只是为了造谣重伤你这么简单吧!”
雷老总都没有想过,叶正浩最后竟然会选择报警,按说他们这种人,有什么事情宁愿花钱去摆平,也不会选择动用官方的力量处理问题。
这一次既然选择了报警,这就说明他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了。
“这件事说起来,也有点巧合!”丁凡伸手抓了一下头发, 苦笑着说道:“之前有个朋友刚好在海边度假,无意间看到了叶桐在附近,他顺手就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那天也是去吃饭,刚好遇到了叶正浩,顺手拿出照片给他看看,问了他一句,是不是他儿子,他可能就觉得是我要对他儿子下手了吧!”
“至于叶鹏飞,那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叶正浩那天联系不到叶鹏飞,好像派的几个保镖也跟丢了,最后连保镖的电话都打不通,当时我就在他面前,你说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好心提醒一下,这怎么还成了我绑架了?”
“不过我到是听人说起过,这两天有人搞了一个聚会,似乎是在海上,所有燕京城一代有头面的年轻人都被邀请了,八成叶鹏飞是跟着出海玩去了!”
换做一般人,听了丁凡的话,八成还真的相信了,但是雷老总认识他这么长时间,听话听音还能听不出来他这话里面有多少水份吗?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巧合吗?
“你小子现在是越玩越大了,你究竟做了多少布置,竟然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说过!”雷老总此时被丁凡气的直咬后槽牙,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人,这才嘬着牙花子说道:“你打叶家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吧?”
“叶鹏飞也是被你安排人弄出去的是不是?”
“你的计划绝对不是打击也鹏飞这么简单的,今天早上老吴跟我说,燕京城现在可是风云际会了,当年在燕京风云一时的一帮人,竟然都在偷偷的往回赶,甚至不少人还在往燕京这边的公司里面调动大量的资金,恐怕都是你授意安排的吧,别跟我说不是,这么混蛋的事情,除了你没人干的出来!”
说句实话,这件事还真是丁凡提前就安排好的,为了收拾叶家,他可是不遗余力的搜集了大量的情报,甚至花了不少时间,跟一帮原本不认识的人拉上关系,眼看着就要发动总攻了,可不能功亏一篑呀!
“老总,您也是老刑侦了,没有证据,单单只是猜测可不行啊!”丁凡笑着对雷老总说了一句:“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原本就是当年的旧账,你总不能叫人家忍着这口气在憋屈几十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