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zwt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國名廚 起點-第929章 短命鬼!推薦-am7qe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人的状态就像是一个水库。
当积攒了足够多的水,尽管水面无波,但随着水越来越深,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对乔智而言,有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躺在病床上,思考人生,并不是一件坏事。
在鬼门关门口逛了一趟,再看到真实的世界,会发现即使是阴天,世界还是如此的美好。
乔智的心态变好,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
此次刺杀事件,一方面如同当头棒喝,让自己收敛膨胀的心态,意识到自己还是要沉下去。
另一方面,间接地让“免费食堂计划”得到了广泛关注和热议,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公益项目的存在。
乔智在参加启动仪式期间遇到刺杀,引起了同情、怜悯和愤慨。
仅仅四天时间,账户上的善款捐赠额度达到了五千万元,这个捐赠数据若是让其他基金会知晓,恐怕要嫉妒得发疯。
尽管乔智让胡展骄隐瞒自己的病情,但还是有人知道乔智的真实情况。
沐晓是第二个知道自己已经脱离危险的人,她每天早晚都会跟乔智煲电话粥。
之前,乔智可以用工作忙,作为拒接的理由,如今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没有了借口。
“前几天我妈听说你受伤的消息,到寺庙给你算了一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算命的老和尚说,按照你的命相,此刻已经步入轮回。”
“轮回,这是什么鬼?”乔智哭笑不得。
“大概的意思是,你已经是个si人了。”沐晓笑着说道,“我妈极少会和别人吵架,那天指着老和尚的鼻子大骂了一顿。”
乔智哑然失笑,有些感动,“阿姨还真可爱。”
如果乔智知道邵翠更多的态度,恐怕就不会觉得她可爱了。
邵翠确定之前那次算命的结论,乔智应了血光之灾,不出意外会是个短命鬼,因而坚决不同意沐晓与乔智往深处相处!
“咱俩这算是有难同当吗”
“不算!咱俩经历的又不是同一件事,最多只能算是两人都很倒霉,同时惹上了麻烦。”
沐晓哼了一声,“你还真不配合,当时那个刺客怎么不用刀子捅到你的嘴巴,你就不会随便乱说话了。”
乔智愕然,“再锋利的刀子都不及插刀教主嘴上的那把利刃!”
沐晓哼了两声,顿了顿,“伤口还很疼吗? ”
乔智笑道,“怎么突然改变风格,让人措手不及。”
“你啊,就是不能对你太温柔。”沐晓哼了一声,“我知道你的命很硬,绝对不会被这点小伤打倒的。”
乔智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一次对我来说,的确是很难忘的经历。人能活着实属不易,要珍惜每一天,珍惜身边每一个人,谁也不知道,过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
“很难想先你会如此悲观,在众人的眼里,你是个很积极向上的人。”
“不是悲观,而慎重。把每天都当成世界末日的前一天来过,难道还不积极向上吗?”
“当然不是。为什么明天是世界末日,而不是更美好的一天呢?你将未来看得很艰难,这原本就是一种悲观的心态。”
乔智沉默,沐晓说得有几分道理。
别人评价乔智,都觉得他是个有治愈能力的人。
但事实上,乔智没有那么阳光,他努力给别人带来正能量,但他看待问题,习惯从最阴暗处出发。
“很多人经历变故,会性情大变,你不会也变成那样吧?”沐晓突然问道。
“哪样?”乔智不解。
“变得肆无忌惮,纵情享乐,拈花惹草,处处留情,从钢铁直男摇身一变成为海王……”
“……你未免太能想象了。”乔智摇头苦笑。
沐晓得意笑道:“其实我希望你变成那样一个人,尽管放纵,但至少活得很开心。你现在拥有了财富和名声,但真的开心吗?”
乔智被沐晓问愣住了,沐晓的话直抵心灵。
他转移话题,“护士要给我打针了,明天再聊吧。”
……
乔智想瞒着远在苏黎世的陶茹雪,但到了第四天,陶茹雪还是通过网络知道了乔智受伤的消息。
“你为什么要隐瞒我?”陶茹雪生气道,“如果你死了,是不是也要等过了一年半载,我才知道自己成了个寡妇?”
“我如果真死了,那也没办法通知你啊。”乔智苦笑,“何况,我这不是没事了吗?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陶茹雪红了眼睛,“我想回国。”
乔智叹气,“真的只是皮外伤,我已经能跑能跳,不过,剧烈的运动没法做,所以你回来,咱俩也没法亲热。”
“看来你的伤势真没那么严重,还能说荤话呢?”陶茹雪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咱俩算谈过恋爱吗?”
乔智笑道:“怎么没谈过,孩子都一岁多了,咱们还在一直谈,加起来有近两年了。”
陶茹雪叹了口气,“我一直没有结婚的感觉,安梓夏跟我说过很多结婚后夫妻的感情变化,女人的心理特点,我好像一个都没有。”
“正常女人是什么心理特点?”
“会觉得厌倦啊。对婚姻充满了后悔。”
“你呢,心理是怎么样的?”
“想你,每时每刻。”
“我的天,一不小心被你齁着了,我嘴里宛如吃了蜂蜜一般,真甜!”
陶茹雪展颜笑道:“也不能总让你说甜言蜜语 ,偶尔我也给你来点精神食粮。”
“对了,爸妈那边尽量瞒着。”
“怎么瞒啊?妈每天都在关注国内的新闻,我怀疑他们都知道了,只是没敢告诉我。”
“就跟爸妈说,我是假受伤吧。”
“假受伤?”
“嗯,对敌人虚晃一枪,故意示弱……”
陶茹雪沉默数秒,“我试试吧,爸可能会信,但妈那边就不好说了。”
乔智头疼,想瞒过柯清,难度是挺大的。
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如果他们真要回来,也未尝不可,毕竟自己待在空荡荡的家,也有些孤独。
陶茹雪给乔智打完电话,来到了客厅,厨房里发出咔嚓一声响,她赶紧走了过去,只见柯清望着碎裂的瓷碗,神情恍惚。
陶茹雪赶紧走过去,用扫帚将碎片清理干净,轻声道:“妈,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柯清回过神来,心疼道:“我太不中用了,想给两个孩子弄点辅食,却打碎了碗。这碗很好看,应该很贵吧。”
陶茹雪牵着柯清的手,来到客厅坐下,眼神清澈地看着柯清。
“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柯清顿时眼睛就红了,“乔智,他……”
“我刚跟乔智通过电话,他现在恢复得不错,你不用担心。”陶茹雪决定实话实说,“他还想让我跟你说,他的受伤是假的,害怕你和爸会着急。”
柯清暗叹了口气,“这孩子太懂事了,有时候喜欢独自忍受痛苦。”
“妈,如果你要回去,我这就去跟外婆说。”陶茹雪眼神清亮的说道。
柯清咬着嘴唇,“我给乔智挂个视频电话吧,如果他的病情真的好了很多,咱们没必要急着回去。”
柯清给乔智发送视频电话请求,通过视频看到乔智的确恢复得不错,心里松了口气。
柯清想回去,但又知道不能回去。
知子莫若母。
乔智将一家人送到国外,不仅为了探亲那么简单,还为了不让他们成为敌人对付他的筹码。
如果柯清回去,岂不是打乱了乔智的部署。
……
黎小鱼赶到赣州人民医院见到了乔智,见乔智恢复得不错,如释重负。
她很是愧疚。
乔智其实是姜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乔智,食品工厂会被银行强制拍卖,而姜家的情况也会雪上加霜。
黎小鱼觉得姜正很愚蠢,明明日子在变好,为何要做出自杀式的行为?
乔智见到了穿了一身黑的黎小鱼,她的眼睛红肿,尽管化了淡妆,但还是难掩憔悴之色。
“对不起。”黎小鱼泪如雨下。
“你和我都是受害者,不用说对不起。”乔智鼓励道,“现在你的情况很难吧?”
黎小鱼点头道:“姜正的父母认为是我害了姜正,所以每天都会到工厂去闹,被警察带到警察局调解数次,总算好了一点。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个扫把星,有克夫的命。”
漂亮的女人大部分都克夫。
乔智自然不会将心里话说出来,耐心安慰,“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如果需要帮助的话,随便说。”
黎小鱼用纸巾擦掉眼泪,努力控制情绪,“我已经搬出来住了。其实我不怕他们找我麻烦,只是担心他们会干扰工厂的正常运营。所以我这次过来打算辞职!”
乔智道:“你太脆弱了,为什么遇到一点阻碍,就想着退缩呢?我不允许你辞职!”
黎小鱼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我怕会辜负你的期望。”
乔智认真道:“我之前聘用你,是因为你的个人能力很强,我没看错认,你比姜正更适合食品工厂总经理的职务。现在,我选择挽留你,是因为你不仅能力强,还值得我信任,因为我们一起度过了艰难的时刻。”
黎小鱼擦掉泪水,“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一辈子为你效劳。”
乔智笑了笑,“晚点我会安排人帮你解决你公婆的事情,像他们这种恶人,必须要用以恶制恶才行。”
见黎小鱼表情微变,知道她不忍心对老人动手,乔智轻声宽慰:“放心吧,我们不会触犯法律,尽量让他们知难而退。但如果他们触犯法律,我们绝不能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