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4x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第七百八十五章 放肆,怎敢對太上宗主如此無禮!閲讀-sl1hn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跳梁小丑?小子,你就凭你,把我们当成跳梁小丑,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吧?!”
听到白歌的话,一名云昊的狗腿子不禁顿时怒道。
“死鸭子嘴硬而已,等我们狠狠教训他一顿,他就知道什么叫现实了!”
另一名云昊的狗腿子冷笑道。
“对!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的知道,看清得罪昊少的下场!”
其他的狗腿子也纷纷恶狠狠地附和着。
在言语间,一群狗腿子已经迅速冲到了白歌面前,各种颜色的斗气相继爆发而出,数名狗腿怒喝着,同时攻向了白歌。
远处,看向自己的一众手下展开了进攻,坐在地上的云昊一边揉着脸,一边冷笑着站了起来。
小子,你死定了!
“狂妄?我可不觉得我很狂妄。”
对于一群云昊的狗腿子们的嘲讽,白歌却是不以为然,而是依旧一脸风轻云淡地站着原地
看着迎面袭来的一群狗腿子,终于,在一众狗腿的攻击即将到来前,白歌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白歌的身影猛地出现在了一名狗腿的面前,一脚踢出,直接踢碎了一名狗腿的斗气纱衣,将这名狗腿踢得吐血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进了人群中。
解决了这名狗腿,白歌身形一闪,身影再次消失,几个闪烁间,竟然连续出现在了好几名狗腿子的身前。
每一次的出现,白歌仅仅只是一拳一腿,几名狗腿便顿时吐血,一个个倒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
仅仅几息间,本来来势汹汹的一众狗腿们竟然已经全军覆没!
“好……好快的速度!”
“这是新人吗?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该不会是哪个长老特招的天才吧?”
……
看到白歌竟然轻轻松松就将一群大斗师和斗灵全部击败,而且都只用了一招,完全没有出第二招,好像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四周围观的一众白帝宗弟子不禁一个个震惊不已。
“你!!”
一旁,看到白歌的实力,白兰的清眸中也满是不可思议。
云昊的一群手下,实力最少都是大斗师,一群大斗师和斗灵一起袭来,就算以她的实力都难以抵挡,眼前的少年竟然都轻松解决了。
这种实力,恐怕最少都是高阶斗灵吧?!
“一个个不是说要教训我,怎么都就这个水平,也太让人失望了吧?”
出完手,重新站回了原来的位置,看着一群躺在地上呻吟的狗腿子,白歌拍了拍手,长叹了口气,故作失望地摇了摇头。
说完,白歌再次看向了云昊,朝着云昊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远处,云昊本来以为一群手下出马,肯定是万无一失,但是没想到一群手下竟然都被白歌一招解决,这让云昊不禁顿时吓得满身冷汗,看到白歌逼近过来,云昊不禁连连后退,惊恐不已。
身为长老之孙,仗着这个身份,云昊在白帝宗内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但是这并非证明云昊就什么都不怕了。
虽然云家在云岚宗的确占据了很高的地位,但是在白帝宗中,和云家地位相同的还有米特尔家族一脉、加玛皇室一脉以及蛇人族一脉。
不过蛇人族因为和人类相貌差别实在过大,所以并没有蛇人进入白帝宗,但米特尔家族和加玛皇室却还是是有不少人加入白帝宗。
面对一些米特尔家族和加玛皇室的人,云昊就不敢太过放肆。
但是除此以外,云昊还怕一些人,那就是性格刚硬,并且实力强大的人!
他之所以能够在白帝宗横行霸道,是因为有人惧怕他的身份,害怕得罪了他后被他找人各种刁难。
但是如果不怕,或者不在乎他的报复,当场暴打他一顿,他也没任何办法。
就算事后报复,但打都已经打了,事后报复也已经晚了,他也不能因此而杀人泄愤。
毕竟宗门还是讲规矩的,他就算嚣张,但也不敢真正破坏规矩,这样就算他爷爷也保不住他。
而白歌在云昊看来就明显属于那种性格刚硬的,根本不怕他。
他的长老之孙身份自然也就没了多大用处,最大的依仗没了,人自然就怂了。
“怎么,之前不是很嚣张吗?”
看到一脸惊恐的云昊,白歌不禁一声冷哼,直接一把将人抓了起来。
“还说要好好教训我,现在我倒是想想看,该怎么教训你。”
一边说着,白歌不禁一边冷笑着,将眼神在云昊身上不断扫视起来,从被抽红的半边脸,一步步向着下方扫去。
当下移到某个敏感部位时,云昊不禁顿时身体一颤,脸上更加惊恐了,开始疯狂叫喊起来:“放开我!快放开我!”
广场上,云昊的惊恐的叫喊声不断响彻着。
而可能是云昊的叫喊声太大的缘故,远处,在一阵脚步声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厉喝:“一个个的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厉喝声,本来惊恐不已的云昊就仿佛突然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不禁更加大声地叫喊起来:“爷爷,爷爷!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云昊的惊恐的呼喊声很明显吸引力厉喝声主人的注意。
只见随着一阵脚步声,四周围观的人群顿时散开。
一名身穿白帝宗制服的白发老者,带着一名身穿青袍的英俊青年迅速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当看到被白歌提起的云昊时,白发老者不禁顿时一惊:“昊儿?!”
而后,注意到白歌,白发老者不禁顿时脸色一变,一股怒气快速涌上了老者的心头,让老者的整张老脸刷的一下,因为愤怒瞬间变得通红。
看着白歌,老者不禁顿时怒道:“你是谁?竟然敢大庭广众之下对同门动手,你这是视宗门法规于无物吗?”
“我视宗门法规于无物?老家伙,什么都不知道,一上来就给我扣大帽子,你手段不错啊!”
听到老者的话,白歌转头看向了老者,嘴角不禁露出了几丝讥讽。
“你……你竟然当众侮辱长老,以下犯上,我定要将你押入执法堂!!”
发现自己的孙子被人欺负,凶手竟然还敢当众侮辱自己,白发老者指着白歌,手指颤抖不已,整个人简直都快气疯了。
“以下犯上?以下犯上的怕是你吧!”
看到老者颠倒是非,白歌眼神突然一冷,猛地看向了白发老者,
被白歌这么一看,老者竟然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恐惧,不自觉地后退了好几步。
而后,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老者不禁顿时恼羞成怒,看向了身边的青年:“太上长老,这小子竟敢以下犯上,这是您亲眼见证,为了宗门规矩不被破坏,我要将他押入执法堂!”
说完,老者便大步迈出,准备去抓住白歌。
但是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呵斥:“给我滚回来!”
“太上长老?!”
听到背后青年的呵斥,老者不禁顿时站住,转过身,满脸震惊。
“云战天,你是瞎子吗?太上宗主就在眼前,你怎敢如此放肆,竟敢对太上宗主无礼!”
看着老者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被叫做太上长老的青年不禁脸上满是冷厉地寒声斥道。
云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