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a7y精华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二零二章 謀劃者相伴-ma2rf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下午。
土渣街马家仓库内,马老二吸着烟,轻声冲宝军吩咐道:“给胤哥发的货,这次你来送吧。”
“我去?”宝军有点意外的问道。
“嗯,跑好了,以后这边都由你负责。”马老二笑着回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自己把握住。”
“好勒。”宝军笑的跟个花一样,不停的龇牙点头。
二人正在交谈时,刘子叔在楼下喊了一声:“老二,李叔来了!”
马老二闻声立即站起,掐灭烟头迎了下去:“李叔!”
“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咱俩聊聊!”老李顺着楼梯走了上来。
“啥事儿啊?”
“给你指条道。”老李慢悠悠的回道。
“给我指条道?”马老二很意外,带着老李就进了里侧的办公室,关上门问道:“什么指示啊?叔!”
老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抬头说道:“小禹跟你说了吗?他早晚是要从松江这边调走的。”
“说了啊。”马老二弯腰坐在他对面,轻声回应道:“不是陈俊要拉咱的部队去别地方吗?”
“是啊。”老李点头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马老二没懂:“部队走了,对我这块影响也不大,以前咋样,现在还咋样呗。”
老李瞧着马老二,沉吟半晌后回道:“你现在有个机会。”
“什么机会?”
“老二,你知道吴迪他爸是什么官吗?”老李又问。
“不是军监局局长吗?”马老二伸手递给了老李一根烟。
“军政接管了松江,意味着大批部队内的官员会进入政F工作,同时驻防部队和其他部门也都会进来。”老李深吸了一口香烟,眼神明亮的说道:“军监局作为对内的监督部门,对外的尖刀部门,也一定会秘密的落户松江。”
“什……什么意思呢?”马老二不擅长悟这里面的事儿,他一时间没太懂老李到底想说啥。
“去找吴迪,跟他谈一下,说你想在军监局松江站拿个身份。”老李直接挑明了说道:“军监局这个部门较为特殊,他对内对外都需要收集大量情报和信息,人员构成必须要很复杂,坐在办公室里是搞不出成绩的,而在松江这一块,你耳目灵敏,对上对下的关系一抓一大把,你要主动提这个事儿,很大可能会成。”
马老二怔住。
“小禹走了之后,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尽可能的往自己身上多套一些保险。”老李继续说道:“如果你能在军监局拿个身份,哪怕上层有一天针对地面,想要搞你,那也是很难的,退一万步说,就是我们和一战区的那些人再也不起摩擦了,那有了这个身份,咱们在地面上的生意也非常好做。”
“我大致懂你意思了。”马老二缓缓点头,思考半天后又问:“但军政接手了松江,像警务督察这样的纪律部门也没取消啊,军监局在这边会有很强的话语权吗?”
“那都是摆设部门,干不了什么实事儿。”老李笑着摇头,一针见血的说道:“你想啊,松江已经单独拎出来了,和奉北,长吉,算是彻底分家了,一个特区,三个城市分开治理,以后在政令上,立场上的摩擦是绝对少不了的。这种勾心斗角的活儿,警务督察能干吗?它能盯住谁啊?现有纪律部门的人,不可能全被开掉重新换血,而留下来的人,你知道那个是党政的鬼啊?你知道那个又是学院的人啊?内部成员不纯洁,上层也不会敢用的。相信我的判断,军监局在松江隐秘角落的话语权,会是非常强硬的,而以你在松江地面上的能力,还有身份立场的优越性,只要想,这事儿就好办。”
马老二恍然大悟,笑着搓了搓手掌:“叔,你不说,我真没忘这一块想。”
“你要学学小禹,面对机会的时候,就不能要脸,主动找吴迪谈一下这个事儿,该表忠心表忠心,回头在让小禹帮你说一句话,这事儿就没跑了。”老李话语详尽的提点道:“有个军监局的身份,那就真牛B了。”
“妥。”马老二立即点头:“晚上我安排一下迪哥。”
“哎,这就对了。”老李掐灭烟头,直接站起身说道:“行,你先去跟吴迪沟通,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你要去哪儿啊?”马老二也起身问道:“我让送你呗。”
“我去一趟药业公司,跟可可谈点事儿。”
“呵呵,叔,药业公司的事儿,现在你也管了吗?”马老二笑着问道。
“不是谈药业公司的事儿。”老李摆了摆手,轻声回道:“小禹退了,黑街警司司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可可这姑娘脑袋够用,她不想让这个位置没了,让我去帮她想想办法。”
马老二缓缓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叔,你要早出关两年,咱现在肯定都上奉北折腾去了。”
“呵呵。”老李一笑,没有接话。
“你的事儿定了吗?”马老二问。
“定了,市议会办公处处长,挂新元区首席议员。”老李如实回道。
“那可以啊。”马老二很高兴的点了点头:“办公处处长,也是个挺重要的位置。”
二人正在说话间,已经来到了一楼大厅,而这时关琦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
“哎呦,李叔也在呢?”关琦笑着问了一句。
“嗯,我过来找老二谈点事儿。”马老二和关琦并不太熟,只笑着点了点头。
“你去哪儿了?两天没见到人了。”马老二问了一句。
“还是我妈的病,我回去看了看。”关琦摸了摸自己的头:“这处理完了,刚回来!”
“怎么样,挺好的啊?”
“唉,就是岁数大了,维持现状呗。”关琦跟马老二聊了起来。
“行,小琦,你们聊哈!”老李客气的拍了拍关琦的胳膊,指着门外说道:“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
“好,叔!”关琦点头。
二人说话,正常对视,老李瞧着他,略微怔了怔,笑着说道:“不用送了,我先走了!”
……
奉北。
大牙呆在军营里,眉头紧皱的喝着茶,脸颊上满是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