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868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蜀山之玄門正宗-483排教3展示-a2n9m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误会,误会。”刚一出场就把毕真真二女和白发老妇人分开的,是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身材高大挺拔,红光满脸,看不到一丝皱纹,一点儿也看不出年龄很大的样子。
老者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压住了白发老妇人,另一边却是祭起了一面厚重的青铜龟甲,连续挡住了毕真真二女两柄飞剑的连续击刺,不管二女的剑光变换了多少方位,在刺耳的“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中,十几面在高悬在店铺外面的旗幡被扩散开来的气浪撕成了粉碎。
发现击破不了眼前老者的青铜龟甲,毕真真二女才不情不愿地收手,老者也不已为甚,只是一连微笑地对着二女说道:“两位前辈,小老儿想问两位一声,与一位岳仙师有何关系?”
“什么岳仙师?”花奇别看人长得丑,脑瓜子也不如毕真真灵活,但是却是十分的敏感,老者一提到“岳仙师”三个字,就觉得有些不好,好像这位岳仙师一定是自己的熟人一般。毕真真虽然没有想到那么多,可是却十分信任花奇的感觉,过去有不少次,就是依靠花奇的直觉,才逃过林晓设下的陷阱的,本来还要说话,可既然花奇先说了,毕真真立刻就闭口不言——这个时候,花奇总是不会错的。
果然,老者仍然微笑着说道:“小老儿姓麻,两位前辈就叫我一声麻老儿就行。那位岳仙师呢,是小老儿五十年前随着先师行脚湘江的时候,在衡山脚下的湘潭遇到了一位仙师,那位仙师帮我师徒铲除了横行湘江之上的水匪,临走之时,那位仙师留下名字,说是叫做岳雯。”
“哼,你这老儿,说话不尽不实,姑且说是遇到的是水匪,可是看你一身的法术,竟然能挡住吾等的仙剑,就知道你本事不小,哪里的水匪也有本事与你师徒相抗手?”
“仙姑有所不知,小老儿师徒这点本事,当年可是全在设坛做法上,可是不善于与剑仙相斗,当年那一伙儿水匪,他们的大头领可是一位剑仙,要不是岳仙师出手及时,仙姑可是见不到今天的小老儿。至于这面青铜龟甲,还是那一次仙师从那位剑仙手里夺下,顺手赏赐给小人师徒的。”
“岳师叔一贯大方,这倒不是不可能哦。”毕真真不说话了,这种做法的确是林晓一脉惯常的做法,不外乎是嫌弃抢来的法宝不好用,要不就是品质太次,所以顺手扔给什么人,或者干脆沉于水中、弃之山林。
“既然如此,麻老儿,你是怎么觉得贫道姐妹会认识那位岳仙师呢?”这回是花奇再度开口了。
“回仙姑。就是两位仙姑的剑光都是纯青色的,与那位岳仙师手里的剑光如出一辙,而且给小老儿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才想问上一问。毕竟小老儿能有今天,也是托了岳仙师的福气啊。”老者一连的唏嘘,在花奇看来不像是作假,这才一拉毕真真,二女一起收起了剑光。
老者大喜,急忙延揽二女:“此地不是方便的地方,还请两位仙姑到船上说话。”
到了船上,分尊卑落座之后,老者这才相毕真真二女介绍自己和排教中人,也就是那位脾气暴躁的白发老妇人。原来这位麻老儿在排教中也是地位十分尊贵的,乃是此时排教的太上长老,而白发老妇人却是排教中掌刑罚的大长老,闺名成十三娘,在排教中都是位高辈尊,极受尊敬,只是二人于毕真真、花奇一比,却又小了不知道多少辈。
其实毕真真和花奇二女在剑仙中,还是年龄小的,蜀山世界中,不知道有多少修炼千年的老怪物,就连峨眉派的长眉真人飞升的这一世,可也是在人间逗留了七八百年,更不要说,此前还有三世修炼。至于麻长老这样的排教太上长老,在排教中也是极少数人,大部分还都是寿命只有五六十岁的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有什么见识,至于仙人就更是传说了。
而类似于成十三娘和麻长老这样的修为略有成就的散仙,大多数时候都是隐居君山不出,一心修炼之人,不是到了排教生死存亡的时候,都不会惊动二人。这一次也是巧合,成十三娘也是静极思动,恰好知道了有人杀死了排教巡查长老之后,还大摇大摆地在排教总坛附近的岳阳游玩,也是心中大怒,结果直接将于人接触的活计抢到了手里。
这活计本来就不是一位掌刑罚的太上长老的事情,可是有哪个长老敢和刑罚长老为此啫啫啡啡,明知道成十三娘不是合适的使者,也只好认头,不过,还是有长老暗中跟随过来,只是没有成十三娘的道行,赶到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成十三娘与两女动起了手,见势不好的那位长老手里恰好有一张麻长老的救命玉符,这下子惊动了麻长老,才有了后来。
当麻长老说出了岳雯的名字之后,二女就是打算不依不饶,也是不行了。修行到了地仙,其实就已经有了心血来潮的能力,只要有人付出代价、念动自己的名号,冥冥中就会有所感应,道行境界越高,这种感应就会越强烈。这还是说的是念动名号的属于凡人,要是换了同样有道行的修行中人,这种感应就会更加强烈。别看此时岳雯并无感应,那只不过是麻长老并没有遇到危险,一旦麻长老事后身死,这种冥冥中的感应就会无限放大,过后必然会亲赴查询。以岳雯的推演能力、还原能力,别说是毕真真和花奇,就是换了一个同等道行的地仙,都挡不住岳雯的勘察。
何况,要是岳雯推演不出来的话,还能不去寻找师父白谷逸,白谷逸要是依旧推演不出来的话,这人间可还是有林晓这尊真正的金仙大能在呢!毕真真二女就不相信有什么是林晓这位祖师爷算不出来的!
说实话,到了现在为止,别看毕真真两女安安静静好好地坐在这里,可是麻长老依旧有一个对面坐着一头血腥气十足的老虎的感觉,脸上是如沐春风,可是暗中却是战战兢兢,即使打着“岳仙师”的名号,可是麻长老却不敢认为就此平安无事了。不过随后花奇将此前的原委一一述说之后,别说是麻长老,就连成十三娘都是一脸的怒火。
尤其是成十三娘,本来成十三娘就是排教刑罚长老,掌控的就是排教弟子违规违纪的惩戒,巡查长老又是隶属刑堂,干的就是肃奸查贼的勾当,结果不仅没有将暗中作奸犯科的仇排头押进刑堂惩治,反而成了帮凶:不管马长老是否是被冤枉的,可是此事就是如此定论了!——谁让马长老已经死了,还是与仇世禄叔侄死在一起,即使马长老自己没有朋比为奸,可也是黄泥落进了裤裆里!再说了,就马长老烟杆里藏着的碧磷毒火,就那么随意对人出手,他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在这一点上,排教的教规可是很严厉的,尤其是马长老出手的这一点,就是犯了其中最严厉的一条:不得用法术对凡人百姓出手!所以,此时排教长老们应当庆幸马长老的对手是两位剑仙,而不是百姓。要不然,就是那一日马长老得手,这件事也会成为正道仙门对排教出手的证据!排教可是好不容易在百姓间建立起来的偏向正道的教派形象啊!总不能因为马长老一个人的举动,将这块招牌砸了吧?
其实事后排教其他长老得知真相后的想法,与此时的麻长老、成十三娘如出一辙,都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要知道很多宗派就是这么夭折的,而这可是关系到众位长老自己平日里的尊荣生活的。
只是此时虽然与毕真真二女将话说开,却是并不想让毕真真二女这么早就走,不是排教这位麻长老和成十三娘还想继续为难毕真真和花奇,而是二位有求于二女。排教虽然是江湖帮派,可也是坐稳了江湖正道~~江湖黑道中的守正门派,所以名声也是很不错的,与官府也有大量的合作。
只是排教控制的区域可是很大,大约只要有放排为生的人群,就会是排教的地盘,如此一来,排教的势力范围也就很容易招致觊觎,当然了一般的武林势力,可是不敢惦记地域广大,帮众众多的排教,可是修行中人可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以披麻教、竹山教为首的妖人为最多。这两教弟子学艺简单,功法也不高超,都是以数量取胜,只是披麻教与竹山教相比起来,还是竹山教多少有一些仙门气象,而披麻教更是类同于排教这种只修法术不修性命的散教宗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排教与披麻教之间的斗法也就更加的激烈。
不过呢,到底是因为排教教众有更深厚的经济基础,又秉持着与百姓生利的宗旨,所以早二十年时间,披麻教的教主就被排教请来的剑仙诛杀,披麻教的宗门也被排教随后攻下,主力破灭,只是排教请来的仙人只管诛杀首恶,却没有帮助排教追杀披麻教的余孽,所以到了今日,依旧还有披麻教的余孽不时出现报复排教。
要是论披麻教和排教各自掌握的法术而言,排教更多的还是防护山水灾害、精怪,躲避暗礁一类的,祭祀、防御有余,而攻击不足;披麻教的法术呢,却与排教相反,更多的是阴损诡谲毒辣法术,攻击性十足,而防御性稍差。两教倒是在使用法术的时候和相似,大多都是要社坛立法,才能进行,比较消耗时间,但是也不乏法术精通到了能随手立坛的高手。
这一次,麻长老就是因为有教中巡查长老发现了披麻教的投书,所以才想要借机请毕真真二女援手——当然了,只要披麻教来人不似麻长老所说,毕真真二女就可以不出手,相反,还可以将麻长老斩杀以儆效尤!
既然麻长老如此的笃定,而二女对于披麻教这种诡谲的法术又很好奇,两人对视了片刻,花奇终于还是受不了毕真真眼中的渴望,点头应承了下来。
麻长老大喜过望,急忙把自己了解的披麻教的法术一一详细讲解,包括如何施法,如何躲避或者对抗等等,不一而足。其中麻长老以为,披麻教中很多高手最擅长的就是以前出自红花鬼母朱樱一脉的借物頦形手法,用的诸般法物都是身上不起眼的物件,经过邪法祭炼之后,就是施法的法器了。不用的时候,就是一般最平常的剪刀、竹篾、竹片,小叉子、小刀子、小镜子;待到使用的时候,只消按照社坛立法的仪轨,顺序激活,就能使用法术,借助眼前的琐碎物件,暗算对手。
而对手要是没有提前准备下防备的法物和替身之法,只要那被妖术祭炼过的摄魂刀朝头脸上晃过,或者被摄了魂去,失了先机,一任法力高强与之相等甚至高过,一连七刀的砍劈也要禁受不住,除非见机得早,乖乖降服,或者拼着残废舍去四肢中的一肢,才能得以幸免,否则是极难逃生。
而且最麻烦的是,只要这邪法发动,不管是何种邪教中的护身法术,十九难以抵挡,所以此法一经从朱樱门下流出,立刻就广为传播,尤其是盗得此术的披麻教弟子,竟然还避过了鬼母朱缨的追杀——毕竟错已铸成,流毒人间,即使将那个盗法的披麻教弟子斩杀了也无济于事啊。还有就是,这门法术说是邪法,可是就是凡人也能学得,只要豁出自家小命,也一样能咒死学了法术的民间法师,就不要说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豪绅了。
所以说是邪法,也只是成就的手段,而不是应用的对象,就好像刀子一样,能杀人,即使是一柄只有七八厘米长的水果刀也是一样的,那么能说从此就不让售卖水果刀了吗?关键还是看这东西用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