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21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一品修仙 起點-第一零二二章 說真話沒人信系列,法度之書展示-n3upv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跟上一次,秦阳建议十方帝尊赶紧变身太一一样。
这一次,秦阳也的确是站在十方帝尊的角度上,给出的建议。
只要将太一天帝的权柄,也敕封给人族,人族不灭,太一也不会灭。
尤其是考虑到太一如此看好人族的情况下,这绝对是稳得呀批。
至于天帝权柄能不能这样子敕封出去,秦阳压根没考虑过不可能。
虽说名义上,失去了天帝权柄,失去了天帝之位,可考虑到天帝权柄的特殊性。
只要权柄还在,天帝便几乎不太可能彻底灭亡。
像太微那种,连权柄都被褫夺的情况,绝对属于小概率之中的小概率。
太一也不可能像太昊那样,直接借助大世界的意志,直接将其化为不存在。
“就像你说的,当最强的矛,跟最强的盾遇到一起的时候,只有互相妥协这一条路可走。
而我觉得,还可以一同毁灭。
你很显然不想一同毁灭,那互相妥协,到此为止,便是最好的结果。
从此之后,你再也不能去灭人族,人族也不会惦记着去杀了你。
皆大欢喜,多好。”
秦阳说的很是诚恳,事实上,这还真的是他的想法。
太一的道,已经化作人族修士修行之中,化作人族传承的文化里,融合之后,已经是人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此情况下,说心里话,秦阳是真的找不到,百分之百确定,可以彻底抹杀太一的方法。
太一的确很厉害,这不止是力量,而是他对自己的后路安排。
在占据优势的时候,就为自己在遥远未来,可能会遭遇到劣势进行思考,然后花费海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运作这种后手。
这的确是大智慧。
关于这一点,秦阳倒是挺佩服太一的,他跟其他俩天帝都不一样。
若是能确定,谁都灭不了谁,互相妥协,化解了绕不开的死结,放到几个时代的大时间尺度上,这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结果。
至少是历代先辈,怎么追都得不到的结果。
毕竟,说确切点,历代先辈追求的,从来不是灭了三天帝。
而是为人族的传承,血脉传承,文化传承,意志传承,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三天帝,只是挡在这条路上的三座大山而已。
遇山开山,并非目的,只是过程。
耗费了十万次大推演,秦阳思考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有时候妥协,能换来一个好结果的时候,他倒是不介意放下恩怨,后退一步。
秦阳只想要一个好的结果,这是最稳妥的方法,这一次,他是罕见的没有想要心黑阴十方帝尊一把。
然而,不只是其他人把秦阳的真心实意,认定为表面笑嘻嘻,心里吗麦皮,阴阳怪气的杀人诛心。
十方帝尊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已经被秦阳搞到心态爆炸,左右摇摆,难以决断。
有之前劝他变身太一的事在先,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当一个人,做出选择之后,输了的时候。
大概率会一条道走到黑。
越是自信的人,越是会相信自己一定能东山再起,逆风翻盘。
秦阳说了这么多,在十方帝尊眼里,秦阳的脑门上,就像是飘着一个血红色的大字。
“坑。”
只是看十方帝尊的眼神,秦阳便知道了结果。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固有认知,会害死人的,你怎么不信呢,这一次我真的没有要坑你,我只是想要尽快结束这该死的事情。
数亿年的循环,我已经彻底受够了。
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诚的,也是真心的。”
十方帝尊面无表情,眼神平静,一言不发的看着,就像是再说:请继续你的表演,继续,别停。
“哈……”
一声笑声,在人群里传来。
秦昆这狗东西,彻底绷不住了,他咧着大嘴,哈哈大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秦阳,差不多得了,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哈哈……”
“我这次真没坑人,我只是想妥协,大家各退一步,获得一个相对来说,已经很不错的结果,赶紧结束。”
秦阳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打不过秦昆,他现在就去教秦昆做人。
说事情呢,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能严肃点么。
眼见十方帝尊已经闭上眼睛,连听都不愿意听了。
秦阳气的要死,盖上盒子的盖子,直接将十方帝尊的残躯暂时封印起来。
杀什么杀,就这样杀了,只是送他去下一次复苏而已。
一群人死灵,看情况已经稳定了,各自离开,也有些不愿意离开的,想要看看十方帝尊的结局。
秦阳由他们去了。
他将封印着十方帝尊残躯的盒子,尽数收好,好似事情到此为止了。
嫁衣带着大嬴神朝的人,开始全力接收已经化为十方凡朝的十方神朝。
连十方帝尊都完蛋了,再加上那种阵仗,拼人头明显也拼不过了。
树倒猢狲散,接收工作进行的很是顺利。
然而,十方神朝这个名字,却还是一直留着,没有将其废弃掉。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开始研究人偶师送来的大礼。
那块材料,无人可以炼化,除了他和府君。
明明有一缕仙之气息,别的人却只能看,不能用。
那块材料本身,若是不炼化的话,也坚硬无比,任何方法都对之无用,也不可能直接提炼出来里面的那一缕仙之气息。
看着外面更傻的人偶师,秦阳叹了口气。
给了他一丝成所谓仙的希望,他却并不是太想成仙。
若是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一生,恐怕都是在追寻这条路,真成仙之后呢?
这个世界,似乎也没听说过谁成仙了。
便是曾经的天尊魔尊,最终似乎也都是没有成仙。
仙是什么,没人知道。
但肯定是跃迁到另外一个层次,已经不再是人了。
秦阳对人偶师招了招手。
“这块东西,还是给你用吧,我不知道你付出了多大代价,才能拿到这个东西,但我能感觉到,那代价肯定是我永远都不想付出的。
你拿去吧,看看能不能让你恢复到最初的样子。”
“我现在很好。”人偶师摇了摇头,指了指秦阳:“这是给你的,我不要,也用不到。”
“我的意思是,我将里面那一缕仙之气息抽取出来,送给你。”
“不要。”人偶师很坚定。
秦阳有些发愁,这个东西,留着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日后肯定会遭到觊觎,必然是祸乱之源。
修士修行的目标有很多,而成仙,则是很多修士的终极目标。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拿出塑料黑剑,想要将其融入其中拉倒。
/b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他自己用了,总觉得不安。
实在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人偶师付出了不知多大代价,才得来的宝物。
时光荏苒,嫁衣收拢了十方神朝,大嬴便天下无敌,再也没有什么敌手。
一统万界的路,也顺带着进行了下去。
一晃三百年的时间过去,人族所在之地,都已经是大嬴神朝的疆域,当然这只是名义上。
如同十方神朝到现在还没除名一样,都是依附在大嬴神朝,很多偏远的地方,都是高度自治。
这是为了以后可能会出现的乱子,提前铺路了。
纵然以后大嬴神朝分崩离析,对嫁衣的影响也会微乎其微,再加上嫁衣本身就没将自身依附在大嬴神朝,这种影响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哪怕掌控力没那么强,也无所谓了。
没有永恒的神朝,秦阳对这一点的认知很清晰,也对人族这个物种,认知很清晰。
秦阳不时的去找十方帝尊聊聊,想要让他回心转意。
然而,这货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说什么都不同意。
三百年的规劝,都毫无意义。
再次将盛放着十方帝尊脑袋的盒子扣上,将其封印之后,秦阳长叹一声。
“真是麻烦啊。”
他也不能永远这样装着十方帝尊的残躯,这是巨大的隐患。
起身来到嫁衣的寝宫,秦阳牵着她的手,有些发愁。
“有件事,我不能说出口,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绝对的正确。”
嫁衣反手抓住秦阳的手,很认真的道。
“你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好了,纵然失败了,也不会有人会怪你,你努力了,尽全力了,已经足够了。
大不了,一切都回到跟以前一样的情况,下一个时代,会有下一个时代的人来做。
至少赢得了这场战役。
至于长久的战争,是输是赢,那不是你的责任。”
秦阳话没说明白,嫁衣却已经懂了,反过来安慰秦阳。
“好吧,统一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看我了。”
一个月之后,十方神朝的帝都,搭建起了高台。
嫁衣盛装出席,秦阳也换上了一身大祭司礼服。
所有装着十方帝尊残躯的盒子,都被摆在了高台上。
经过繁琐的礼节,秦阳点上了三根灵香,一脸郑重的走上前。
高台的中心,摆着一本足有丈长的巨大铁书,其上蕴含着奇异的力量,仙之韵律,自然而然的浮现。
这就是人偶师送给他的那块坚不可摧的材料所化。
秦阳将其送给了所有人族。
铁书之上,篆刻着“法度”二字。
这是秦阳送给人族的法度。
有最崇高的人,也有最低劣的人。
法度便是这个底线。
秦阳翻开第一页,第一条法度,是一枚印章的印记。
秦阳的思想钢印。
这便是身为人的第一条法度,第一条底线。
当再次出现如同三天帝那样的存在时,身为人,便必须无条件的站在人族这一边。
一个数十万年,也未必能用到的法度。
秦阳伸手一指,存放着十方帝尊脑袋的那个盒子,自动解封,自动打开。
秦阳没理会十方帝尊,他翻开铁书,手执灵香,过眉心,沉声大喝。
“敬告天地,敬告人族。
人族先贤,筚路蓝缕,苦心经营,方有如今之盛世。
今,十方神朝大帝,十方帝尊,背弃人族法度,不可撼动的第一条。
按律当赐予永恒的寂灭。
今日敬告天地,敬告人族。”
秦阳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音穿越空间,在每一个人族的头顶炸响。
每一个人族,此刻,都仿若站在现场,以凡人之躯,对高高在上的天帝进行审判。
最直接的问心。
觉得成或者不成,根本不用回答,心里在听到问题的那一刻,已经有答案了。
所有人族,亿兆人族,没有一个人在问心的时候做出反对的选项。
咋可能反对,此刻就算是曾经十方帝尊的铁杆狗腿子,在问心的时候,都是自然而然的站在法度铁律这边。
他们的内心,不允许他们有丝毫迟疑。
思想钢印污染加上法度,他们也不可能有迟疑。
十方帝尊睁开眼睛,想要再看秦阳一眼。
他已经感觉到了,有一股堪比天地之力的力量,正在凝聚。
他也明白,秦阳为什么之前要坑他,让他到被砍成数十段,都没有斩断跟十方神朝的联系。
哪怕那十方神朝,已经化作了凡朝。
可他依然是十方帝尊。
哪怕他不是人,但身为十方帝尊,在此刻,比是人还要严重。
如今,他想要变身太一,想要斩断那种联系,已经晚了。
没有机会了。
他是太一,却也是人族的十方帝尊。
按照法度行事,毫无问题。
风云突变,帝都上空,可怕的力量,加上神朝的力量,都被裹挟,似乎所有属于人族的力量,都在此刻凝聚。
一个人族,的确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可所有的人族,力量、意志、信念,都在此刻被凝聚为一体的时候。
天帝算什么。
秦阳看着天际之上的变化,忽然若有所思。
他拿出了堪舆师给他的残破戒尺,将其丢出去。
戒尺,便是惩戒之意,是人族在脱离了懵懂,还是记事的时候,挨的印象最深的惩罚。
以此来化作具象,的确是挺适合的。
那凝聚而来的力量,飞速的凝聚到戒尺之中。
残破的戒尺,凌空飞下,仿若被一位严肃的老者握在手中,一尺敲在了十方帝尊的脑门上。
十方帝尊面无表情,静静的承受着这一切。
所有封印着他残躯的盒子,骤然炸开。
他的身躯重新恢复完整,然而,就在完整的瞬间,身躯便无声无息的消散,连化为齑粉的机会都没有。
而戒尺也在同一时间,消失不见。
一切力量都溃散,没有什么大场面,连力量波动都没有。
法度之书,再次合拢,一切都归于原状。
秦阳没有欣喜,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既然十方帝尊没有接受他各退一步的想法,那就别怪他把事情做绝了。
这事没完了。
一切都结束,秦阳放出了大荒,重新回到了壶梁岛,自己的小院里,喝着小酒,嫁衣看他似乎并不是很高兴,想说什么,却又不敢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
“嗯?此言何意?”嫁衣微微一怔。
“十方帝尊的权柄呢?”
“崩碎消失了。”
“所有人都觉得,我运筹帷幄,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其实,我之前并没有说谎。
我真的没有找到,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能彻底抹杀太一的方法。
所以我才想要劝他,各退一步,因为这是已经是我找到的最好的结果。
我只是在唱空城计,他答应了自然是最好,不答应,我也并没有什么办法。”
“别想了,你已经做到最好了,就算下一个时代,他会复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嫁衣宽慰秦阳,他觉得秦阳因为这件事,把自己逼到了极致。
“不,我也没有说谎,他的确没有下一个时代了,人族不灭,他便不可能复苏,我以那块蕴含仙之韵律的材料,锻造出来的法度之书,可不是摆设。”
嫁衣有些疑惑,秦阳说的话,怎么听不懂了。
“那……”
秦阳闭上眼睛,自言自语。
“我思忖了数亿年,也没有找到办法,后来,我转换了一下思路。
那便是我为什么要彻底抹杀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