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7vu超棒的玄幻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 起點-第八百五十四章 血性-zjoa2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在树干上的忌廉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立刻向着前方飞跃而去,进行探查。一分钟之后他回来,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前方没有看到任何正在进行战斗的痕迹。会长,现在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按照我的建议,我提议我们现在先离开这座森林,在外面休整一晚,等到明天再来探查。”
做事稳当,不要随随便便冒险。
这一点反而是忌廉告诉艾罗的,所以对于这位刺客的建议,艾罗表示了认同。
可就在他准备下令折返,所有人都迅速退出树林的时候……
“有什么可躲的?不就是快到晚上了嘛,浪费时间。”
猩红色的瞳孔缓缓睁开,在这座逐渐被黑暗所笼罩的森林中宛如两盏明灯一般地展开。
布莱德回过头,只见起司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随后跳下,从怀中取出一枚血糖含在嘴里。
在稍稍舒缓了一下自己的四肢之后,起司呵呵一声冷笑,说道:“快点完成任务吧,会长。我们快点完成任务,然后早点回去,再早点回我的老家。继续这样拖拖拉拉的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艾罗的眉头略微皱起。
如果换成是一般的会长,肯定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一些“要冷静”,“千万不要太冲动”,“要顾忌身旁的队友”之类的话。
但是艾罗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说出这种话,那么这个心高气傲的血族会不会听是一回事,他听了之后会不会嫌弃其他的成员“拖后腿”又是一回事。
所以现在最好的回答当然就是……
“起司,你能不能在不杀任何人,也保证你自己不被任何人杀掉的情况下,抓一两个山贼回来?”
起司现在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和手掌,准备展开厮杀。突然听到艾罗这样的指令后显得有些意外,说道:“干嘛?直接杀了不就得了?干嘛还抓回来?”
艾罗双手叉腰,带着些许轻蔑的笑容说道:“哦,办不到吗?那行吧,我们都出去休息,等到明天一早再说吧。”
起司的嘴角略微抽搐,随即说道:“你别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艾罗摊开双手,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我又没有逼你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我只是在问你嘛。如果你办得到那就办,办不到的话我们可以另外商量,对不对?什么叫激你?”
很显然,现在的起司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服输的表情。他哼哼了一声,随即点了点头说道:“行,我照办!不过你们也别退出去了,那样太麻烦。你们就在这里待着,等会儿,看我进去之后马上把人给你带过来!”
艾罗拍了拍手:“期待哟~~~!”
话不多说,这名夜之一族立刻扭转身子,宛如鬼魅一般地向着森林的更深处闪了进去,刹那间就消失不见了。
看到起司前进,艾罗则是呵呵了一声,在原地找了块略显干燥的地面,坐了下来。
一旁拿着光明法杖的达克倒是很惊讶刚才所发生的的一切,轻声说道:“艾罗会长,那个……真的是吸血鬼吗?和传闻中的吸血鬼有些不太一样啊……”
艾罗呵呵一笑,说道:“怎么?对血族有些改观了吗?另外,你最好别在他的面前叫他吸血鬼,这个称呼好像有些蔑称的意思。如果你尊敬的话,可以称呼他为夜之一族,中性的话就是血族。”
达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这把光明法杖,似乎在感受其中的重量。听到艾罗的话语之后,他稍稍点了点头,对此算是默认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休息,培养精力的时间了。
艾罗并不担心起司的安危,正如同那个家伙自己说的,能够威胁到血族的人不会来参加这次的公会冠军战。而会参加这场冠军战的恐怕也不会是那么强大的存在。
因此,艾罗和达克也逐渐将话题从严肃的对公事物上转移到了其他一些闲聊八卦的事情上面。
聊着那些公会中的一些人或是事物,听听有什么有趣的话题,然后再针对这样的话题进行一番吹牛。
忌廉是吹牛的老手,时间一长,他也开始放开,当着达克的面开始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到时候什么恶魔啦天使啦龙啦之类的东西全都出来了,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没有去过的地方似的。
随着这样的谈天说地,达克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多。他抓着自己的胳膊,有的时候甚至会被忌廉的笑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而在这样的谈天说地之下,时间也是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深夜。
光明球将这一片的树丛照耀的十分明亮。虽然这给人带来了不少的便利,但也代表着此时此刻的人鱼之歌成为了森林中的一个十分清晰的目标点。
有达克在,艾罗并不担心会有人偷袭。
但是看看时间实在是有些晚,他也有些担心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还是决定起身,说道:“现在太晚了,我们还是离开森林,回营地吧。”
众人点头,可就在达克也是点了点头,准备起身的时候……
黑暗的森林中,闪现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这双眼睛的主人用一种极快的速度重新回到了他在人类世界的同伴身旁,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艾罗有些奇怪,毕竟对于血族来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家伙现在竟然因为蓝纹以外的事情那么紧张过。
但是当他靠近起司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却是立刻被他身上的样貌所震惊!
此时此刻,这名夜之一族的衣服上却是沾满了鲜血。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厮杀。
“怎么回事?”
艾罗有些紧张,连忙问道。
起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乎精神有些不太稳定。他一直这样喘了许久许久,之后,才终于能够直起身子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绝对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会长,我觉得, 现在的你或许应该做一个决定了。”
艾罗:“决定?什么决定?”
面对在场所有人的注视,起司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阴沉。那张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庞如今宛如变成了一片灰烬。
在长久的凝视在场的所有人之后,他终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去,同时回过头说道:“决定一下我们公会接下来所要行走的道路了。”
没有人提问,因为这名血族现在的阴沉表情已经说明了现在状况的残酷性。
艾罗不敢怠慢,连忙跟在他的身后,快步向前。其余人也都是接二连三地背起自己的包裹,踏步前行。
穿过森林,头顶的月光显得朦胧而带着些许灰暗。
在这片繁纷复杂的森林中大约走出一个小时之后,艾罗稍稍有些明白起司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血腥味。
而且,还是十分浓郁的血腥味。
除了血腥味之外,还有些许木头烧焦的气味从那边传了过来。味道混杂起来之后让人闻着就想要呕吐。
很快,起司就带着众人来到了一块稍显宽阔的林中空地。而在这里,艾罗看到的却是烧焦的房屋,满地的鲜血,以及……
那些缺失了一只右耳的尸体。
这样的状况并没有让艾罗太过惊讶。甚至等到起司带领他来到那座被烧焦的房子内,翻找出一具大人抱着小孩一起被烧成焦炭的尸块的时候……
碰——!
艾罗一愣,回过头,只见达克的拳头突然间轰中旁边一颗看起来碗扣一般粗细的树!在短短的两秒之后,这棵树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无法抵抗的力量一般,迅速从中折断。
“然后,我杀了他们。”
起司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伸出手指着距离这片焚烧点差不多五十多米远的一片树林,缓缓说道——
“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本来,如果仅仅是杀山贼的话,他们对于这些山贼多残忍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但是当我听到他们说还把这对母女放在这里面活活烧死之后,我再也没有能够忍住。我想,如果是蓝纹会长的话,一定也忍不住。”
艾罗看了一眼旁边的起司,这名血族的双眼通红,那肃杀的色彩在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掩饰。
走过去看了看起司所指着的那片区域,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片被活活撕碎的人体,各种内脏和骨骼散乱一团,一时间甚至让人分不清楚这里究竟死了多少人。
艾罗低下头,稍稍思索片刻之后说道:“你有放走任何人吗?”
起司抬起手,舔了舔自己爪子上的鲜血,缓缓说道:“没有。我不会让那些家伙从我的面前逃走。但是会长,我杀了其他公会的人,给你增添了麻烦。但是现在,我觉得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你尽快去做决定。”
艾罗轻轻点了点头,对此表示同意。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要做怎样的决定。
看到艾罗同意,起司也是点点头,继续转身向前带路。不过艾罗却并没有立刻跟上,而是让自家成员们割下那些冒险者的右耳,整理好之后才继续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