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q6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378章 入城看書-cbxlm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贼军投诚了!
官兵大营爆发了如雷般的欢呼声,诸将亦是一脸的振奋,嚷嚷要立刻入城开一场庆功宴,却被李岩劝阻,第一,深夜大军入城太过扰民,第二,城中虚实难料天亮入城比较稳妥。
第一个理由诸将还能接受,但第二个就觉得太过牵强。
“让城中所有贼军都出来不就得了,这样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刘良佐最是按奈不住,李岩摇头:“数千口子啊,城外有没栅栏他们要是老实呆着倒还好,若突然暴起少不得一番麻烦……”话没说完刘泽清就嚷嚷起来:“李将军也太过谨慎了,先令贼军中大小头目出城然后控制在营中,然后令城中贼军不得出军营,遣一支兵马看管便是”。
“刘将军这么着急入城,都熬不到天亮……”李岩笑问,刘泽清嘿的一声:“那是自然,有舒服的地方睡觉谁愿意在这湖边喂蚊子……这样吧,俺先领人马入城探个虚实,诸位等天亮再入城如何?”
“凭什么你先啊”黄得功嚷嚷起来,众人便都跟着起哄,开什么玩笑,第一个入城好处之多数不胜数,至少可刮地皮捞油水。
“就凭俺两次主攻死伤数千人!”刘泽清再也忍不住了,瞪着黄得功大吼:“先前老子已经说了,这首功非俺莫属,谁给俺抢都不行!贼军为什么会投降还不是因为扛不住咱们的进攻了,但诸位别忘了两次主攻的都是老子,老子麾下死伤上千人而你们呢……有的人连墙根都没摸过呢凭什么和老子抢”。
“你他妈的的说谁呢”黄得功出名的暴性子,窜过去就要干刘泽清却被旁边的刘文炳和张庆臻等人死死拉住,而这时高杰也站了出来怒瞪黄得功道:“你们之所以能一路畅通抵达城下全是我们三个拼掉上千人兄弟性命打开的路,你摸摸良心,你出过什么力气,贼军投降是靠你嗓门大吼的么说着环顾众人这破城之功谁大谁小诸位心里都明镜似的,但朝廷怎么论功又另当别论且是以后的事,这当口让俺们几个先入城怎么了?死了几千兄弟沾点便宜怎么了?”
他这话说的众人无言以对,这时刘良佐也站出来帮腔,众人见他三人抱团更不好对付,加上各自心虚一时竟无人说话,除了黄得功在那骂骂咧咧的。
刘泽清对两个结盟小伙伴关键时刻出来撑腰感到欣慰,但又有那么一点点的芥蒂,这俩人明显也是趁火打劫想要和自己一起先入城,不过眼下总归是利大于弊,有些东西想自己一个人独吞那显然是不行。
“既是如此,本将若在不允则显太过不近人情了”李岩叹口气:“那便先由刘将军入城受降贼军,不过为免扰民入城兵马不宜过多且入城之后不得袭扰,若有违军法处置”。
“还有俺们,俺们也要入城”高杰和刘良佐赶紧嚷嚷着,李岩点点头,然后看向范家千:“劳烦宫字营的兄弟陪同三位将军入城”。
艹,刘泽清心里不由暗骂,李岩此举就是为了防备他趁火打劫,看来这次入城没多大油水可捞了,至少从老百姓那儿是刮不到了,还好有数千贼军呢,这些贼军身上自是油水不薄。
半个时辰后,安庆城东门大开,程年东带着三十余大小头目出城投降,随即便被官兵看押起来,这边刘泽清,高杰,刘良佐各自率部五百,在宫字营的陪同下进入安庆城。
“比攻城还累”常宇看着远处涌入城内的官兵,忍不住苦笑摇头嘀咕一声,身后黄得功向前一步,待明儿入了城,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馋,弄点酒喝”李岩微微一笑,黄得功嘿嘿嘿:“你这是不是叫知法犯法”。
李岩松松肩:“算是,但是有句话叫法不责众”。诸将闻言哈哈大笑齐声叫好。
“倒便宜那厮了”黄得功看向城门方向,忍不住呸了一声。
城中很黑,也很静。
因为按照约定程年东出城投降前已将城上所有的兵力撤至城中军营集合等待官兵接管,老百姓这个时候更是大门紧闭不敢随意出门,以至街上空旷寂静无声连只野猫野狗都见不到一只。
但这并不影响官兵的兴致,兴高采烈的进了城更是忍不住欢呼,夜深人静犹如鬼哭狼嚎这已是扰民之举,不过这种情绪是可以理解的,负责军纪宫字营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们不去打家劫舍就不会干涉。
“花马刘,高总兵咱们是直奔衙门去呢还是先找个地方庆祝一下”刘泽清一入城就对刘良佐和高杰挤眉弄眼,两人都懂他意思,皆嘿嘿淫笑着。
“先去衙门呗,在那公事私事都不耽误”花马刘提议,三人便各令手下兵分三路,一路上城巡查,一路去衙门清场,一路去军营,当然了去军营的人数最多。
理由很简单,因为此时城中的油水都在军营里。
若在往常入城之后不管官兵还是贼军都会先拿城中富绅开刀,贼军是直接拷掠,官兵则是讹诈,其次再对老百姓动手。
只是这次有宫字营盯着,对富绅和老百姓根本就没机会下手。
安庆是白旺原本打算作为根据地经营的,绝对有不少钱粮资产,否则一开始程年东也不会那么信心十足的要打持久战了。
可是程年东投降之前已经列了资产清单给李岩并将那些钱粮封存好在军营里,刘泽清几人只有查封的权利,却没那个胆子敢伸手。
老百姓不能动,战利品不能动,唯一的油水就是俘虏的私人财产了,刘泽清心里清楚的很,贼军一路掠劫私产绝不会少,更重要的是程年东怎么可能不给这些手下留家底,在封存那些财产前绝对会给这些手下分发不少,毕竟将来投诚之后这些手下还是他的人,手下的就是自己的,说白了就是让这数千手下帮他带货,归顺之后分的那些银子大部分都要上缴的。
刘泽清对这事门清的很,所以他不顾得罪人也要第一个入城,入城之后便赶紧遣兵去军营搜刮,唯一遗憾的是多了两个分油水的。
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男人的乐趣很简单就是财色酒气,财,手下去刮了,这酒色么就得亲力亲为,要知道这段时间没酒没女人简直憋到都要发狂了,所以当三人到衙门时已有手下带了几个小姐姐等候多时了,据说是城中的花魁呢。
衙门被打理的很好,看样子这段时间程年东把这当私宅了,一切吃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三人到衙门当然是先解渴了,各自带了个小姐姐去房里玩游戏。
几番云雨后刘泽清回到大堂喝茶醒神,不一会花马刘也来了却左右等不到高杰,让手下人去催时却被告知高杰都走好大一会了。
去哪里?手下说不知,但刘泽清和花马刘立刻就反应过来,定是去军营了!
“艹,这厮当真是为了银子脸都不要了!”刘泽清拍案而起和花马刘急急赶去,本来刮油水这种事手下去就行了,多劳多得或者平均分都好商议,可你主将一去那这差额可就大了。三人虽是联盟关系但按照刘泽清毕竟出力最多,理应他多分些,照理说花马刘和高杰心里都有数,可这厮竟然如此不耻亲自去刮,而且还是趁另外两人打游戏的时候去,也难怪刘泽清会气的直跺脚。
…………………………………………
票票走一波,感谢书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