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qa1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第七百一十三章 面見精靈王閲讀-zgmqz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小說推薦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嗖!
身后破空声响起,这次感知全开,一直留意着的夏洛克自然不会再被那么轻易的射中,利用阴影之刺强行改变了自己奔跑的方向,成功躲开了这一箭。
嗖!
树遁术!
瞬间出现在百尺之外的夏洛克再次躲过一箭。
两箭之后,夏洛克和那个弓箭手的距离并没有拉开太远,毕竟游侠在野外的机动性并不比德鲁伊差。
不过这点距离,他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大的多了,不用每次都必须交位移技能。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就将其余人落下了。
这样追逐了半个多小时,确认那个空间法师没有跟上来之后,夏洛克就果断遁入了阴影位面,摆脱了那个弓箭手的追杀。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在阴影位面跑了半天,他再回到主物质位面的时候就已经身处于弓谷附近,算是比较安全的地带了。
接着,和自己的两个自然伙伴回合之后,他就带着人一起回到了科曼索森林。
一回到森林,一直在边缘等候的卢克就带着人迎了上来:“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找到那个金精灵了吗?”
夏洛克点了点头,顺势将趴在自己背上的玛丽莎放了下来:“找人去给尤洛斯带消息吧。“
“知道了。”卢克望着一旁又好奇的问道:“老大,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
夏洛克救出来的人,有行动能力的大多都自行离开了,剩下的都是被折磨的已经失去自我的可怜人,除了听从他的命令之外什么也不记得了,他就只能一起带回来了。
“老大,你去一趟桑比亚就搞出那么大的事,不怕精灵议会找你麻烦吗?“卢克也是听到了消息,嘴上担心着,眼神中却满是羡慕,估计心里已经后悔死了没跟着一起去。
“我也是为了救玛丽莎,而且这种事,精灵议会说不定还会乐见其成。“夏洛克若有所思道。
一行人回到半精灵的营地,尤洛斯也很快带着人赶到。
父女情深的戏码过后,尤洛斯又露出了那副傲慢的神情:“夏洛克,我听说你把一些外人带入了科曼索森林。”
“是的,她们都是和您的女儿一样被虏去的可怜人,无家可归,我就擅自先将她们带回来了,请放心,我会马上想办法安置她们的。”夏洛克解释道。
“这些低贱的生命也配和我的女儿相提并论。“尤洛斯红着脸喝道:”你是巡逻队的队长,科曼索的规矩你不会忘了吧。”
精灵一族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科曼索森林内部的,私自带人进来更是重罪,轻则永久驱逐,重则处死。
只不过近百年来,这个规矩已经名存实亡了。
而破坏这个规矩的,正是精灵一族自身。
现在尤洛斯又拿出来说事,纯碎就是在故意找事。
“念在你找到了我的女儿,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但是这些人,你必须交给我处置。”
夏洛克一开始还不清楚尤洛斯的目的,但是听到最后一句,他仿佛有点明白了:“你想要怎么处置。”
“这就轮不到你来管了。今天你要么把人交给我,要么就带着她们一起滚出科曼索森林。”
“尤洛斯先生,你貌似没有权力能够决定我的去留吧。”夏洛克也不愿再虚与委蛇,轻笑一声说道。
“我没有,精灵议会总有吧,你私自带人进森林,我回去就让议会解除你巡逻队队长的职位,再将你们全部驱逐出科曼索森林。”
“那就等你拿来了议会的裁决书再说吧,不送。”
“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你还能这么嘴硬。”
“没有下次了,尤洛斯!”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谁这么……”尤洛斯话都没说完,便被一道魔法击中,随即便全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丝琳希大人!是丝琳希大人!”
“丝琳希大人还活着!”
“丝琳希大人回来了!”
……
伴随着阵阵呼声,一个身着黑色法袍的半精灵缓缓走了出来。
“丝琳希……大人。”夏洛克见过萝莉形态的丝琳希,而眼前这个丝琳希,应该还没有被魔法女神救治,依旧是精灵巫妖的形态。
丝琳希作为半精灵中最强大的存在,其魔法天赋即使是精灵一族也很少有人能够媲美,要不然也不会得到魔法女神的垂青。
而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她也曾误入歧途转化成了巫妖。
只不过丝琳希除了惊人的魔法天赋之外,意志力也同样可怕的惊人,就连巫妖的魔力都无法使其堕落,始终维持着一颗善良之心。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身体遭受了一种无法逆转的损害,几乎无时无刻不承受着非人的痛苦。
“夏洛克,艾尔塔格里姆冕下想要见你。“丝琳希走到夏洛克的面前,缓缓说道。
“艾尔塔格里姆冕下要见我?“夏洛克惊愕道。
艾尔塔格里姆是如今精灵一族的戴冠者,也就是精灵之王,也是日后建立米斯卓诺,让精灵一族的余晖得以再次闪耀的传奇英雄。
这种人物想要见他一个小小的巡逻队队长,确实蛮奇怪的。
“没错,跟我走吧。“丝琳希又看了一眼爬起来的尤洛斯:”至于这里的人,不会有事的,对吗!“
“对,对,不会有事的!”尤洛斯连忙说道,他要是知道丝琳希还活着的话,是绝对不敢对半精灵那么傲慢的。
既然丝琳希这种大佬级别的人物都出来了,夏洛克自然没有不放心的,跟着对方就传送到了位于科曼索森林最核心的精灵王都。
在米斯卓诺建成以前,精灵王都和人类世俗的城市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任何非自然的建筑,就连冕王的王宫也是依托在一颗古树上建立的,看上去十分的淳朴。
当然,要是知道这颗古树的来历,你就会发现精灵一族其实是多么奢侈的一个种族了。
“你似乎认识我?”丝琳希突然开口道。
“我从小就是听您的故事长大的,丝琳希大人。”夏洛克随口编了个理由。
“是吗,小家伙?”丝琳希显然是发现了更多的东西,但是却没有追问,反而聊起了半精灵一族的近况。
丝琳希是半精灵出生,也一直在尽力缓和精灵,半精灵之间的矛盾。
只不过一来,她这个魔法天才确实不擅长这种事;
二来,自从变成了精灵巫妖之后,她也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来压制自身的邪念,所以就很少再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这次是因为谷底协约的事,受精灵冕王的委托,她才结束自我封印出来一趟。
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种事,自然得好好问问半精灵一族近年来的状况。
丝琳希听完夏洛克的描述,不由叹了口气:“看来你比我厉害,怪不得艾尔塔格里姆想要见你。”
“艾尔塔格里姆冕下找我,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夏洛克顺势问道。
“这个,你见了他自然就知道了,进去吧。”
丝琳希轻轻一拍,夏洛克便穿过一片枝叶来到了一个宽阔的房间中。
房间中央的书桌上,一个俊美的金精灵正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阅读着。
见有人进来,他放下书本开口问道:“夏洛克,你看过人类的书籍吗?”
这个外表和善的中年男人不出意外就是精灵冕王艾尔塔格里姆了,夏洛克认真回答道:“看过不少。“
“哦,那可真是了不起。“艾尔塔格里姆说着举了举手中的书:”那你看过这一本吗?“
夏洛克这时才发现艾尔塔格里姆手里的书上面似乎并不是精灵一族的文字,而更像是后世的通用语。
后世的通用语本就是以科米尔和桑比亚两个国家的语种发展而来的,他勉强能够辨认出上面的文字。
“精灵王子的……爱……的历史……“夏洛克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翻译出来的结果:”冕下,我并不是很了解人类的语言,可能……,可能……“
“不,你已经很好了,这本书叫做《精灵王子浪漫史》,讲述的是我年轻时在人类世界和众多贵妇人的情史。“艾尔塔格里姆丝毫不羞愧的描述着书里的内容。
“额,没想到冕下还精通人类的语言文字。”
“很有趣不是吗?”
“是,是。”大佬说有趣,那就是有趣了。
“那这本书就送给你了,你回去可以好好看看。”艾尔塔格里姆随手就把书扔了过来。
“我一定认真学习。”
“怎么,学习怎么勾引人类贵妇上床吗?”艾尔塔格里姆突然笑着调侃道。
“噗!”夏洛克差点没憋住,强行把脸绷住后才认真的说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与人类的相处之道确实是值得我学习的。”
“那……“艾尔塔格里姆的目光打量了过来:”你觉得我们跟人类应该如何相处?“
终于进入正题了吗,夏洛克心中一定,坚定的说道:“互利共赢!”
“互利共赢,这个词不错,如何实现呢?”
怎么实现,你可比我清楚多了,夏洛克直接就将后世米斯卓诺的建立过程照搬了过来。
米斯卓诺的建立本来就是艾尔塔格里姆提出来的,此刻本人听来,自然是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等到夏洛克讲述完,艾尔塔格里姆不由欢声笑道:“我也设想过这样的未来,只不过想要实现这个梦想,种族之间的矛盾就是第一个难关。所以,我准备和谷地的人类签订和平协议。“
“和平协议?”夏洛克假装毫不知情。
“作为承诺不再继续砍伐科曼索林地的回报,我可以允许谷地人在那些没有巨木生长的森林边缘定居。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对了,还有你们半精灵,族群内都有着不同的声音。
你知道,应该如何才能让所有声音都统一吗?“
“额……威逼,利诱?”夏洛克试探着回答道。
“哈哈哈哈,确实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更喜欢恩威并施这个说法。”艾尔塔格里姆大笑道:“而这也正是我需要你去做的事。”
“愿意为您效劳,冕下。”夏洛克虽然还没搞懂什么状况,但是有任务先接下总不会亏的。
“我准备派遣一个使团前往各个谷地进行交流,我需要你在其中进行一些必要的辅助。”
“必要的辅助,指的是……”
“你昨天在桑比亚的所作所为就很不错。”
“你是说……“夏洛克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我明白了,冕下!“
目前,精灵一族确实迫切的需要和人族达成某种和平协议,所以也一直在尽量避免两族之间的冲突,甚至愿意为此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
但是和平,从来都不是卑躬屈膝就能够求来的。
除了恩惠,一定程度的威迫也必不可少。
只有你展现出足够的力量,别人才会来尊重你的想法。
只不过,精灵一族明明有着远超于人类的文明和力量,骄傲的他们却完全不屑于向人类展现这种力量。
这也就让狂妄自大的人类滋生出了越来越多的欲望和越来越大的野心。
谷底协约的签订也因此多出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本来艾尔塔格里姆是准备做出更多的妥协的,但是夏洛克在桑比亚闹出的动静却让他看到了从另外一点破局的希望。
“夏洛克,这次使团我会让丝琳希出面做名义上的领队,但是暗中我会让她全面配合你的工作,而你的唯一任务,就是想办法减少谷地中人类对于和平协约的抵抗情绪,无论是用威还是用利。“艾尔塔格里姆严肃道。
“多谢您的信任,我一定会让谷地响彻精灵一族的威名!“夏洛克郑重说道
“哈哈哈哈,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