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3z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漢之熵笔趣-0489:實驗看書-eqihy

漢之熵
小說推薦漢之熵
“他们为什么逃走?甚至,这种主动逃走的人还占了很大的比例?难道是因为他们白痴分不清好坏吗?难道他们的脑子被洗坏了吗?都不是,谁都不傻子,都分得清是非黑白曲直,即便是重度洗脑受害者,当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有了明显的对比后,也应该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那他们在有选择的前提下还要离开?还要放弃光明的召唤?”
“因为这世界的黑与白本身就不是那么的泾渭分明。”
“你是想说这黑翼教的存活之地是灰色地带?他们也配?”王迪颇为不齿。
“他们当然不配是灰色,就是单纯的黑色而已,也算是表里如一了,”范贲笑了,好似在笑王迪单纯的不像个穿越人士一样:“我只是说,黑色和白色,本身就可以相互转化的,撒旦是个臭名昭著的魔鬼吧?但是他一开始的身份呢?堕天使,天使啊,大哥,曾经是天堂中地位最高的天使之一,在未堕落前可是贵为六翼天使的。虽然因为自己的地位、权力和尊贵,使得自己入了迷惑,开始不知谦卑起来,他想与自己的创造者耶和华同等,所以被耶和华从天国驱逐了出去。你说,黑与白之间有明显的的界限吗?”
“不要说个例。”王迪狡辩。
“个例?撒旦能够召集三分之一的天使加入反叛上帝的队伍。在伊甸园中,能够引诱夏娃和亚当吃下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使罪恶进入世界。你和我说这是个例?”
“有本事你说现实中的例子,这种典故里面的不算。”
“有些典故恰恰能映射出这个真实的世界,教皇额我略一世依据对爱的违背程度排序,将罪恶顺次序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13世纪,道明会神父圣多玛斯·阿奎纳按照天主教教义中的“按若望格西安和教皇额我略一世的见解,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提出了现在的七宗罪,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但是,这罪恶的源头呢?八种,埃瓦格里乌斯·庞帝古斯定义出八种损害个人灵性的恶行,分别是暴食、色欲、贪婪、暴怒、懒惰、忧郁、虚荣及傲慢。好了,这些人都是宗教人士,但是,这些罪行仅仅是出于典故的虚构和夸张?错,恰恰是存在于人的内心,是被人总结出来的。”
“说这些干什么,毫不相干。”王迪想从这种自己不擅长的话题中挣脱出来。
“毫不相干吗?黑翼教不就是滋生这些罪恶属性的温床?在那里呆的时间长的,哪个不是沾染了一身的恶习?你真以为他们都是向往光明才从里面出来的?错了,很多人是不甘心自己分享不到罪恶所带来的的快乐才离开的,而不是他们厌恶罪恶,我敢说,那七种罪恶里面,他们一个也改不掉,并且至少还特别享受前两种罪恶,现在,你的文明社区建设,就是要通过规范和礼仪,去消灭根植于他们内心深处的罪恶,享受的,不舍的罪恶,你觉得他们能接受?返巢是正常的,我之所以留心这个数据,就是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当然,最后的数据还是大大出乎意料了呢。”
“所以,你觉得我搞文明社区这一套做法是错误的,没有用处的了?”
王迪是有些不甘心的,诚然,玩这一套是以阴谋论为出发点,是为了针对黑翼教的,但内心深处何尝不想在其余地区推广呢?只是,这里面又太大的不确定性因素,贸然不加调查实践的推广万一玩砸了就不好了,所以,才要把这些新社区作为“特区”去做实验,发现问题(主要是发现下边人坑蒙拐骗的,欺上瞒下的招数)解决问题,现在可好,范贲大有全盘否定自己的意思了,当然有些不开心。
“有用处,也可以搞,”很明显,范贲察觉到了王迪话语中潜藏的不开心,所以,也没有一棒子打死:“只是,不适合用在黑翼教的身上,到目前为止,但凡有改造可能的,有改造价值的,已经出来了,剩下的那些,还没出来的以及又溜回去的,都属于改造不了的顽固分子,对于这些人,你是准备把他们都给人道毁灭?”
“怎么可能,开玩笑。”
主要是人太多了,你以为我不想啊。
“这不就得了,拯救拯救不了,放出来还会污染环境,自然留存在原处是最好的选择。”
“就这么不闻不问?放任自流?”王迪想想还是心疼,不是心疼这些被玩坏的百姓,给你们机会了,不努力的话怨不得别人,他心疼的是南荆州这片领土,黑翼教毕竟再这么玩也是个民间组织,当地也是有自己委派的官员和政府机构的(虽然出于种种目的考虑和现实环境,属于摆设一样的存在),也是有一些没有被裹挟其中的无辜群众的,他们怎么办?都撤出来的话就真成了黑翼教的无主之地,放在里面的话,这片领土也等于失控状态,“两制”,可以是权宜之计,却不可能是长久之计。
“放任自流?便宜他们了,”范贲冷笑:“首先,这一组织的存在,就是一个标靶,他们也许是自得其乐,但是,在我们这些正常人看来,却是邪恶、愚昧和自甘堕落的团体,这叫什么?这叫反面典型,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未来要打造的国度,正能量要有,导人向善,负能量也要广为传颂,用来引以为戒。”
“而且,我们还可以把这里当做一个试验田,”冷笑之后就是坏笑:“将人性当中的种种不堪都施加上去,看看都能开出怎样的恶之花来,再围绕这些制定反制措施。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是?谁让他们不走的,谁让他们回来的?”
“你口味可真是重啊。”王迪撇撇嘴,表示要与范贲的这种行径划清界限。
“这算什么,就像做实验啊,把小白鼠啊之类弄成各种先天疾病,然后,尝试用各种办法给他们治病,最后不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吗?况且,小白鼠用药失败了也就死了,他们这帮人呢,肉体始终是存活的嘛。”范贲强词夺理道。
这性质一样吗?那个是小白鼠,这个是人,而且,那个是把药,把试剂用在它们的身上,你这是直接培植病毒啊,完了有了治疗方案也没用在它们身上啊,还有,活着,没有剥夺生命才是最大的残忍啊,这是无限轮回,无限品尝痛苦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