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jep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石磯討論-第800章 鎮壓推薦-c43n1

洪荒之石磯
小說推薦洪荒之石磯
天地仿佛大梦一场。
接引也是,接引醒来了,十二月也回来了,嫦娥一直等着她。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半个月前,元始天尊站在万仙阵前问天,天道不曾应他,截教弟子无觉无察的沉浸在黄庭经中,大千世界无春秋,他们看不远,所以心静,他们是仙,所以不记年。
不过,接引的心静了,十二月也化形了,一步金仙,大罗金仙一重天,天地枷锁打破,她今后的进境必将震惊世人。
也许百年一境,也许一年一境,她会很快赶上并超过很多人,再将他们远远抛在身后。
也许还要包括她两位哥哥。
因为她是帝后的唯一女儿,太阴一脉的唯一传人,她肩上没有任何责任,她的心更如自由的风,又如在时代大潮中磨砺了五千年的美玉,便是最锋利的利器也留不下划痕。
她是上一个时代被保护的最好的珍宝,沧海遗珠,如东皇的守护。
太阴太阳的守护。
还有妖族,女娲娘娘。
她是妖族的公主,曾坐在东皇陛下肩头遨游四方星海,也曾站在天之最高处,受万妖朝拜。
今日又是。
她的哥哥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老师!”
小姑娘对嫦娥行礼,嫦娥笑着点了点头,小姑娘乖巧的站到嫦娥身边,和嫦娥一起静静的看着脚下,小姑娘看到熟悉的身影,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姑姑!”
小姑娘的眼睛成了月牙儿。
开心,只仅仅因为看到了。
简单,总是容易感动开心。
一朵朵莲花盛开,接引双手合十,对天祷告:“天道在上,老师在上,弟子今日易道为佛,欲改西方教为佛教,请天道老师成全。”
“可。”
应声而落。
天地众生皆闻。
元始天尊神情复杂又如释重负。
准提面露喜色,女娲若有所思。
唯老子老神在在。
“弟子谢老师成全。”接引欲行大礼,却拜不下去。
鸿钧淡漠的声音传来:“从此你我道友相称,不必再称我老师。”
“准提,也是。”
接引准提黯然,但还是双手合十称是。
他们算是被逐出了鸿钧门墙。
毕竟他们与鸿钧师徒缘分比女娲还浅。
接引面朝西方走了十步,对天合十,对地合十,又回头对众生合十:“今日接引顺天应命,易道为佛,佛者,清净,智慧,无生老病死之苦,无成往空坏之变,是为极乐,佛教立。”
准提合十,“准提当以光大佛教为己任。”
西方莲花盛开,菩提抽芽,成十方极乐世界。
天降无量功德,阐教有弟子神往,截教也有弟子失神。
玄黄暗淡,截教气运回落。
接引宣出了第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佛光普照,截教气运龙虎再难维持真形,截教诵经声被这一声佛号打破。
接引向前,他已不是鸿钧门下,这黄庭道会,他来破。
“有劳道友。”
元始天尊稽首。
接引合十,“应该的。”
接引越过了元始天尊。
石矶手持青萍剑站在法台之上,再问接引:“圣人可想好?”
接引宣一声佛号,“如有劫数,尽加接引之身。”
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石矶淡淡说了一个‘好’,道:“那圣人就接你佛教第一劫。”
接引一怔,天地大能圣人无不一怔。
石矶招手:“鼎来!”
朝歌一桥升起,沟通两地,也不过万里,九鼎应声而落。
这位刚立佛教承接了天道功德的佛教教主就被人道镇压了。
天地,圣人,无所不惊。
“人道九鼎!”
“天琴!”
关注点不同,落脚点也不同。
人道九鼎离开了朝歌,女娲娘娘心思方起,通天教主头顶升起了一幡,幡色玄阴,幡垂六尾,女娲心神一悸,因为通天教主抬手在第一幡尾上写下了她的名字,准提刚有异动,他的名字被写在了第二尾上,接着是接引,最后是元始。
女娲娘娘荣获第一,她的嘴都气歪了。
“通天,你这是何意?”女娲娘娘冷声质问。
通天教主淡淡道:“贫道没动之前,你们谁也别动!”
是的,这是石矶交待的第二件事,牵制女娲,而且加上了一定。
九鼎离开朝歌,最大的危机是女娲,这也是石矶迟迟不动用九鼎的原因,困住一位圣人,又将半游离于局外的女娲拉入局内,不智,更何况一旦动用九鼎,会引起一系列的变化。
元始天尊在九鼎落下之时,道心狠狠的震了一下。
因为九鼎落在接引头上之时,也重重砸在了他心上,如无意外,这九鼎应该是给他准备的。
他猜的没错,但也没全对,石矶没对他动用九鼎,是因为他背后站着老子,老子的中立是她争取过来的,她不想再将老子推到元始天尊那边。
当然,如果到了非动用九鼎的万不得已时刻,这鼎还是会落在元始天尊头上,只能说现在还没到对他动用九鼎的时候。
而接引,在这个时候易道为佛,改立佛教,完全是个变数,对黄庭道会来说,更是个致命打击,比女娲对朝歌的威胁还重。
所以,石矶选择了对他动用九鼎,至少她对女娲早有准备,而这里,接引这个已无须尊道祖的佛祖加上元始天尊已是两位圣人,万仙阵是挡不住两位圣人的脚步的,所以,她当机立断,两害相权取其轻,提前动用了九鼎。
九鼎震动,佛光透了出来,九鼎竟有些镇压不住接引。
万仙阵中飞出了六道身影,光桥化形,天琴也落了下来。
一个桀骜不驯的青年站在了南方大鼎之上,五色神光镇住了脚下大鼎,一个红身影一步千丈镇住了正北大鼎,一道黑色身影镇住了西方大鼎,一道青色身影镇住了东方大鼎,白色身影镇住了西北之鼎,正是凤族孔宣,巫族九凤,魔族老魔,多宝,云霄,五人,在苍泠即将踏上东南之鼎的时候,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高大老者推回了大阵。
“我来!”
只说了这两个字,老者站在了东南大鼎之上,一个老妪嗤笑一声,站在了西南之鼎上,看着自家少主,一脸骄傲。
“老师!”
两道从北方天边大步而来。
天琴微微一怔。
“琴师且去忙,此鼎让给我!”
一个近乎九千丈的身影落在中央大鼎上,玄衣少年站在东北大鼎之上,咧着嘴傻笑,正是她的大弟子大巫玄雨和巫族之主大巫刑天。
九大高手镇压九鼎,九鼎稳住了。
但佛光还不时透出,接引这个大毅力的圣人还没放弃。
石矶声音传来:“圣人困我了两次,我也困圣人一次,你我之间因果,一笔勾销。”
佛光一滞,慢慢退去。
石矶这句话长远来看并不比九鼎轻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