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lfz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無限大萌王-187,無限劍制的變種!讀書-u0sm6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要说宛如一只蜘蛛一般阴险的蛛后大人完全失去了作战能力,江睿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但既然身为盟友她都这么说了,战力溢出的江睿自然也不会去强求。
两人之间的交谈并没有太大声,但仍然传进了一丝不苟的骑士团长耳中,平静的他垂下的眼神轻轻一扫,不可察觉的扭了扭脖颈——他有些不耐烦和不舒服。
显然,自己的情报已经被对方详细掌握,包括一些不为人知的术式。
想到这里,他略微翘起了弗伦丁的剑刃,红黑色的气息骤然翻腾后,往前轻轻踏了一步,剑刃横起,极度缓慢的摆起了进攻的姿态——
谦让是骑士的美德,但显然,在面对对方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的众人,骑士团长明智的放弃了等待对方先出手的想法,做出了战斗的邀请。
蛮横的气息在森林中蔓延,江睿轻轻一抬手,一抹红色的流光在他手中凝现——不得不说,对方的巨刃已经堪堪达到了江睿一半的体型,娇小的他搭配上宛如匕首般纤细的短剑,与骑士团长西装下挺拔的身躯和魔刃形成了蚂蚁与大象一般鲜明的对比,也给了江睿身后的众人一种很奇怪的压力和感觉……
就仿佛……螳臂当车?
下一刻!
骑士长的踏步如雷霆击落山脉,沉闷的声音如同战鼓一般急促的发出了一连串的鼓点,剑刃横扫间,蛮横的气息形成急促的气浪掀起了沟壑——
短刃交接,与江睿想象中清脆的打铁声不同,江睿抬起短剑抵挡的刹那间,一声短暂至极,极其沉闷的声音传来出来——就好像一锤子敲在大地之上,又好像剑刃捅入了皮革之中一般,极度的低沉,厚重的一声!
“砰!”
只在一瞬间,江睿一直挂着笑意的小脸僵硬了一下,缓缓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股蛮横至极,丝毫不讲道理的力量正密密麻麻的充斥着他的身体,无形的的震荡一层又一层交替,将他拟态出来的内脏,肌肉组织统统绞得粉碎后,轰然爆发!
“你……”
江睿冷吸了一口气,虽然没有伤害,但是……是真的疼啊!!
然而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抱怨,就看到骑士团长抵在剑柄的双手猛一发力,青筋暴起的瞬间,无法阻挡的冲击力甚至因为反作用力的爆发,直接从骑士团长身后爆发,在大地之上掀起一抹沟壑后,那一抹蓝色,轰的一声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轰!砰!砰……
蓝毛的团子一瞬间掠过众人,轰的一声撞断了一棵大树后,竟然没有丝毫停止的势头,急速的势能中,江睿的强行咔嚓一声在空中突破了惯力将胳膊往下一插,狠狠地将短刃插入大地中,却也不过是稍微减少了一点速度,倒是胳膊因此而直接断掉了——
水!
清澈的水流瞬间从大地上漫出,眨眼间形成一道道水流编织的软网将其包裹,强行延缓了这堪比坠落的势能爆发,对方的一击的冲击力,竟然让他产生了宛如横向坠落的感觉,那种怎么也停不下来,反而越来越快的错觉!
当江睿踏上厚实的地面抬头看去的时候,视线内对方已经显得小了整整一圈,他竟然被击飞了将近百米!!
“这尼玛……”
江睿揉了揉酸痛的胳膊,相比起五脏六腑直接被冲击力搅碎的痛处,这点扭断胳膊的感觉反倒是没多少痛处,超速再生迅速发挥作用,为江睿修复起了体内的创伤。
“竟然没有断掉。”骑士团长看着远处江睿那道插入泥土中强行划出一道横线的短刃,露出一抹惊愕后,很快平静的评价道:“那是一柄很强大的灵装。”
“啊。”江睿闻言,没好气的应了一声,拔出短剑凝重了几分,刹那间化为一道闪电欺身上前,刚才,他托大了一下没有卸力,直接硬碰硬承受了对方魔刃的威力,他不服!
在江睿看来,虽然对方就像是一头蛮荒巨兽,蛮横粗暴而不讲道理,但自古以来人类精妙的剑术,也有不少可以卸力的招数,他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长手打短手?不存在的!
老子就要跟你拼近战!
雷霆跃动,流光袭来,骑士团长也没有丝毫托大,露出一抹认真,对方既然拥有堪比弗伦丁顶级解放状态下的灵装,那么,就肯定有配的上那把武器的技巧——
左腿往后踏了一步,双手大剑气息一震——很不凑巧,他……也是一名顶尖的剑士!
一旁,在江睿被击飞的瞬间,三公主忍不住合住了双手祈祷起来,而另外几人却纷纷震惊于对方竟然能把她们的队长给打退?!
“如果……如果我没记错,前几天队长还把罗马正教的顶尖魔法师按在地上锤吧?”
芙兰达张大了小嘴,结结巴巴道:“你们……你们英国随便拿出一个骑士长来都这么强的吗?!”
“前方之风的话,本身就不是擅长肉体战的魔法师。”作为已经彻底沦为江睿秘书的结标·贴身生活小助理·无时无刻提醒江睿工作小闹钟·淡希强行冷静的解释了一句,但心中也有些懵逼。
倒是北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九尾,轻声问道:“利姆露的力量是不是有些偏低了?”
九尾闻言,微微摇了摇头,他知道北川什么意思,江睿只有序列7的事情除了她跟鬼刀,基本上应该没人知道,而北川虽然一直很欣赏江睿,但自从知道了他跟鬼刀的关系后也当成了镇山河新培养的王牌,就算不是序列5,也应该是序列6巅峰,按理来说,自然力量属性至少70点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显然……
如果没记错,以江睿目前序列7的情况来看,江睿的力量能有个五十点就谢天谢地了……说不定直接对半砍,35点左右?
毕竟在九尾认知里,江睿这种明显是法爷的存在力量普遍不是很高,嗯,想到这里,她还看了看自己的力量值——很好,虽然数字很低,但毕竟她九尾是个淑女,力量太高也不是好事嘛!
眼看九尾摇头,没有回答,九尾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给芙兰达几人解释了一下:“对方武器拥有将魔力和鲜血转化为威力和锋利的能力,本来倒是没什么,但是经过卡提那的加成……天使之力一旦转化为威力,就算是再强的人面对那种威能,硬碰硬的话,估计也是一样的结果。”
“这样吗?”佐天泪子微微一愣,想起了江睿送她的礼物:“魔法师们的灵装……还真是千奇百怪呢。”
她一直觉得江睿送她的海克斯科技枪刃已经很神奇了,能增幅她本身的魔力不说,还能发出能量弹和汲取敌人的魔力以及生命力,简直可怕。
但现在一看,似乎千奇百怪的灵装在魔法世界很常见的样子。
“其实这个灵装倒是没什么……”蕾薇妮雅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想起了自己的剑与杯之杖后,又悻悻的低了低头,看向江睿手中的剑刃,露出一抹疑惑:“倒是利姆露的灵装……到底是什么?”
“断钢剑有那么坚固吗?”
如果此时的弗伦丁用超凡空间的数据来显示的话,坚固度和锋利值都达到了可怕的250+,可以说是神器以下极度恐怖的数值了,要知道断钢剑的锋利值也不过200左右。
可惜的是,江睿的断是一个序列5一直以来主要强化的“神器”。
什么其他的特效都没有,就只有简简单单的锋利值和坚固!
“前辈的话,似乎灵装一直都挺强的吧?”
佐天泪子眨了眨眼,丝毫不感到奇怪,毕竟……连自己的分身都做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利姆露喜欢自攻自受呢……
就在众人成功将注意力从对方为什么那么强,变成了江睿到底有多少奇奇怪怪的灵装的时候,缠斗在一起的江睿在数次攻击被对方密封不漏的防御化解掉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丝破绽。
弗伦丁是一柄双手剑。
而双手大剑这种玩意,先不论他进攻的技巧性有多么单一,至少防御性和格挡上面,一个精通双手剑的大师,绝对能让你明白什么叫怎么插都插不进去的急躁!
这也就造成了你打他十几下不破防,但他一找到机会能反手一下暴击把你血条清空的窘境。
因此,江睿并没有使用他最擅长的白牙刀术——暗杀,迅速,凌厉。
这是白牙刀术的风格,显然,对付这种乌龟壳,一个没有丝毫卸力技巧,把技巧全部点在了进攻和致命性攻击的刀术并不适合江睿,所以他用的一直是从剑阁传人,也就是林那里偷学的剑术——
江睿不知道剑术的名字,但不妨碍他能从当初跟林对战时,对方仅靠一把剑就跟无限剑制中的他打的有来有回的情况中感受到这些技巧的强度!
而终于,托这些技巧的福,江睿灵动的短剑轻震,宛如滑溜的泥鳅一般将对方的剑刃甩落一旁,厚重的攻击落入大地之上,砰的一声砸出一个坑洞的瞬间,血红色短刃顷刻间宛如银蛇出鞘!
七道血色的丝线在空气中骤然一凝,好不容易的攻击机会,江睿自然而然的反射间利用了唯闪的技巧,划分出七道同样规格的斩击从空间的八个方向封锁而至,同时锁定了对方!
这种类型的剑术,颇有几分燕返的感觉。
“得手了!”
江睿露出一抹笑意的瞬间,北川却是仿佛看到了开始的自己——只来及的发出一声提醒:“别……”
就看到骑士团长一只手松开了双手魔刃,单手一个手势的瞬间,长达三米多的巨刃表面上的红黑色气息怦然收缩,顷刻间化为了一柄长度只有八十厘米左右的骑士剑——
灵巧,而又迅速。
骑士团长的变招让江睿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但真正让他没想到的是,明明只是只来得及防御一般收回的娇小般弗伦丁,却宛如切瓜砍菜一般的撞上断以后,咔的一声——
裂痕蔓延,红色的剑身在江睿面前……怦然粉碎……
一时间,江睿愣在原地,场面寂静了下来。
“不错的灵装,可惜……”
骑士团长看了眼一旁苦笑的北川,轻声道:“看来,你们的情报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及时。”
“怎么回事。”
江睿沉声问道,这次,他是真的不太理解,长时间的战斗,他可以肯定对方的武器锋利度还没有达到碾压的层次,更没有破坏武器这种效果。
“概念性斩断。”骑士团长吭声之前,北川就苦笑的解释道:“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隐瞒的。”
说完,她拿出自己的斩魄刀——两截。
连斩魄刀……都能斩断吗?
“抱歉,主要是有些丢人……”
“能恢复吗?”江睿打断道。
“呃?”
“我说,你的斩魄刀能恢复吗?”江睿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关心道:“你的能力绝大部分在斩魄刀上吧?”
“这倒没什么关系,毕竟是能力,只是相当于重伤,被暂时削弱了而已,会随着时间自己恢复。”北川摇了摇头,咬咬牙想了一会开口道:“至于你的灵装,回到超凡空间后把修补费用发给我吧。”
一柄堪比神器的修补费用,光是想一想,北川就一阵牙疼,但这的确是她的错——为了面子而知情不报,导致自己的盟友被同样的招数阴了!!!
“不用了。”江睿叹了口气,反正他的武器都是通过魔力具现出来的,如今他的无限剑制有两种用法,一是基于投影魔术形成一次性的投影,消耗小,适合引爆,二就是通过大量魔力来直接“制造”一把由魔力构成的永久性武器,威力不会降低,减弱,引爆威力更大,但缺点就是……
制造一把“断”的魔力高达两万多点,是他开着真名模式狂喝法力药剂才能制造出来的代价。
至少,短时间内,江睿如今只能用投影作战了。
“那就是你的专属术式【模式魔法】吧?”
跟北川交流完,江睿抬头看向一脸平静的骑士团长,沉声问道。
因为卡提那和弗伦丁那种强大的姿态下,江睿等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对方本身的魔术才能。
相比起武器赋予骑士团长的能力,让人忽略的是骑士团长本身最擅长的,其实是给武器施加不同的加成。
“模式魔法”是由骑士团长整合各文化的骑士之道的术式,构筑出的附加给剑术特定模式的魔法。
北欧、居尔特、查理曼、日耳曼,以及其他所有战士和骑士文化中出现的传说灵装与术式,经过萃取、去芜存菁的结果,反而越简化越能有效攻击的“模式”
因此,骑士团长可以操纵出现在神话里的武器“模式”,将其用作攻击手段。
他可以自由地操纵并使用无论什么都能砍断的“切断威力”、能产生绝大破坏力的“武器重量”、任何人都追不上的“移动速度”、绝不受损坏的“耐久硬度”、无视距离的“射程距离”、斩杀特定怪物所需的“专门用途”、能自动行动并瞄准对方要害的“精准度”等等各种恐怖的手段。
最可怕的是,这些都是概念性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术式每次只能存在一种,并且很容易进行针对。
“不得不说,你们对我们的情报似乎真的是了如指掌。”
骑士团长看向江睿,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道:“但即便你知道了又如何呢,你的灵装已经被摧毁了。”
“我承认大部分魔法师对灵装的依赖程度还是蛮大的。”江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蕾薇妮雅。
蕾薇妮雅:???
“但是,真正实力的你,不也是并非依赖武器,而是让武器依赖你吗。”
江睿歪了歪头,轻笑一声:“我啊,没办法让武器依赖我。”
“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我实在是宠不过来啊。”
话语间,阴影笼罩了大地——
众人习惯性的抬头看去,一丝震撼浮现于骑士团长的眼底。
只见本应晴空万里的天空之上,一柄柄闪耀着光辉的灵装正在迅速勾勒,形成——散发着霸气和无穷杀意的方天画戟,锋利刺入人心,背后发凉的断钢剑,弯弯曲曲,宛如伺机出动的毒蛇一般阴冷的勾格尼尔,王者之威深入人心的胜利誓约——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武器全部散发着灵装的威能,让蕾薇妮雅都不禁微微退后了一步,默默吞咽了一下口水——
形成这种规模的代价,自然就是江睿的魔力飞速见底,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啜了一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的魔药,伸出小手,一柄让骑士团长倍感熟悉的红瑟流光重新凝聚,阴影中的金眸,闪出一丝戏谑。
“一柄灵装你可以砍断。”
“那么,几百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