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agn熱門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閲讀-6tzt7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明朝败家子……
李纲彻底地懵了。
这啥玩意?
什么破书?
李纲顿时大怒,你陈正泰还敢消遣老夫来着!
于是他痛心疾首道:“不读书不能明志,不读书不能明理,尔为少詹事,就这样敷衍了事吗?若是太子也如你这般,你如何对得起陛下的厚恩。”
陈正泰就不坑声了,心里嘀咕,我都是靠看明朝败家子明理明志的。
李纲随即又痛斥了几句,将这上上下下的官吏都狠狠地呵斥了一个遍。
众人战战兢兢,他们心里同情少詹事,偏偏无人敢反驳李纲,于是只好个个低着头。
李纲还不觉得不够,拂袖道:“时至今日,你们若还不知幡然悔悟,这东宫职业不分,良莠不齐,若是误了天下苍生,尔等便是千秋罪人。”
丢下这一句话,竟是气咻咻地走了,只留下了陈正泰和诸人坐在原地。
陈正泰则站起来道:“哎,方才真是我的过错,我应当多读书,如若不然,免得大家陪我一同挨骂。”
坐在陈正泰一边的马周,面上带着怒气,无论如何,陈正泰也是自己的恩主,居然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他本来是想和李纲顶撞一下的,不过见恩主没有站出来,因而一直生着闷气。
其他人个个面面相觑,终于有人道:“少詹事,这李公的脾气……实在……哎……我等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们一脸惭愧的样子。
所谓得人钱财为人消灾,虽然陈正泰的钱财最后还是还了回去,可无论怎么说,这人情是在的,现在欠了人家人情,却不敢为陈正泰说一句话,心里实在惭愧得很。
陈正泰道:“为官不就是如此吗?若是连气都受不了,将来怎么给别人气受呢,再者说了,李公乃是三朝老臣,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生气怒骂,也是理所应当的。大家以后顺着他的话去做便是。”
一听陈正泰对李纲服服帖帖,一副不敢招惹李公的样子。
大家却是急了。
不能够啊。
少詹事不是要给大家买房的优惠吗?都起了这个心了,若是少詹事对李公敬若神明,到时候这章程送上去,李公肯定要回绝,届时……岂不是煮熟的鸭子又要飞了?
大家想到这个,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成,大家得让少詹事振作起来,您得站出来,和李公硬碰硬,大家伙儿才可以跟着您少詹事和那独断专行的李公拼命才是。
于是一时之间,大家七嘴八舌起来:“少詹事,李公年纪大了,有些时候也会糊涂,若是少詹事不指点他的过失,这反而对太子不利。”
“是啊,是啊,我等仰慕少詹事,这东宫里,少詹事但有所命,下官人等,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等唯少詹事马首是瞻。”
陈正泰微笑,逡巡着众人,这是一群多JI渴的家伙啊,他打了个哈哈,得把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所以……
陈正泰道:“哎,话虽如此,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此事到时再说吧,我需好好读书,先了解一下詹事府中的情况,大家各将自己的情况都汇报来,我好做到心里有数,都别急,先从左右春坊来,而后是三寺,都要到我的詹事房来,我陈正泰丑话说在前头,我要掌握的是各春坊和各寺还有下头各司、各局的真实情况,不是你们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若是有人知情不报,或是藏着掖着什么,我要生气的。”
众人一听,心里了然了,任何一个小衙门,都有一种现象,就是明里有一套东西,是给上官看的,暗地里呢,也有一套东西,这是留给自己的,决不能示之于人。
当然,自己人例外。
在大家心里,陈正泰就是自己人,毕竟……某些真实的情况,若是奏报给李公,那肯定得是一顿臭骂,甚至罢你的官职也有可能。
可陈詹事不一样,陈詹事是体恤大家的,他想了解真实情况许多内情,就算和他说了也没关系,他心里有数了,总不至让大家为难。
于是众人纷纷道:“诺。”
于是陈正泰道:“你们先与马庶子交接吧,而后再让马庶子给我报来。大家不必怕,我陈某人的为人,你们是晓得的。”
众人都笑:“陈詹事急公好义,下官人等闻名已久。”
于是……马周开始忙碌起来。
他也是刚刚成为右春坊庶子,其实对于下头的情况还是两眼一抹黑。
谁晓得自己的恩公一声令下,那原本云里雾里的公文,一下子变得精炼起来。
下头各个机构,都将这精炼的情况大致做了一些说明,自己人沟通和官方之间的公文沟通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若是官方进行沟通,哪怕彼此都是同一个部门,只是不同的科室之间,都会有无数虚头巴脑的东西,足够让你看的头晕眼花,最后绕到你都不知道最后看的到底是啥。
马周本就是个博闻强记之人,他将所有的资料都进行了汇总,而后再呈送到陈正泰的面前。
陈正泰坐在詹事房里,这一次倒是真的认真起来了,他毕竟是少詹事,必须得真正了解实际的情况,而且这些东西既没有太多的阅读障碍,也很好记。
花了两个多时辰,陈正泰便记了个七七八八。
到了正午的时候,终于可以松口气,于是他到茶坊里去喝茶,这里早有不少人了,陈正泰瞅见了那司经局的主簿,却是想起了一件事。
于是陈正泰将他叫到边上来,道:“司经局竟少了这么多书?”
这主簿就苦着脸道:“实在怪不得下官人等,书房里很久没修葺,也是一时疏忽了,谁晓得前几年下了大雨,不少的书便毁了……”
“想办法补齐吧。”陈正泰道:“可要赶紧,将来若是有一日要查起来,到时就算不是你们的错也会成了你们的错了,这事好办,你拟一个书单来,缺哪些书,我让二皮沟印刷作坊的人帮忙去寻访,寻到了……再让人抄录,实在寻不到的,礼部或者是宫里的凌烟阁,肯定也都有抄录,到时再托人想办法抄出来。”
这主簿一听,脸上浮出一丝感激,随即纳头便拜:“多谢少詹事。”
“哪里的话。”陈正泰一脸亲和之色,乐呵呵地道:“都是一家人,只要当差,就可能会有疏漏,也会有难处,大家相互提点罢了,只有高高在上的泥菩萨,反正也不需管具体的细务,所以才站着说话不腰疼。”
喝了一会儿茶,李承乾便又来约陈正泰了。
陈正泰也算是忙完了,便对李承乾道:“师弟,不如我们玩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吧。”
李承乾狐疑地道:“有意思的东西?”
陈正泰回头,朝薛礼道:“去将我的包袱取来。”
薛礼便兴冲冲地去取了包袱来,等到陈正泰将这包袱一打开,哗啦啦的一个个方块的木头便抖了出来。
李承乾诧异道:“这是什么?”
“麻将。”陈正泰道:“我专门弄出来的,来,我教你玩。”
李承乾看着这些木块,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起初对这玩意没什么兴趣。
只是陈正泰却拉了两个宦官来,四人各自落座,打了几把,感受就显然不一样了。
这玩意之所以能风靡,就是因为很好上手,李承乾没一会,大抵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陈正泰也大方:“一贯一番。”
两个宦官便吓着了。
陈正泰便道:“两位力士只怕没什么钱,这样吧,输了算我的,赢了便是你们的。”
一下子,这两个宦官都打起了精神,开始全神贯注,大家洗牌,打牌,胡牌,不亦乐乎。
打了两圈,李承乾输得狠,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忍不住道:“正泰,孤怎么觉得……你是在骗孤的钱,怎么总是你胡?”
陈正泰笑哈哈地道:“你是新手嘛,得交一点学费。”
…………
此时……一辆宫里的马车正靠近了东宫,李世民来了。
东宫距离太极宫不过是一墙之隔,李世民来之前,是让人知会了李纲的。
李纲正午的时候,就知道陈正泰在做什么了,他这一次倒是机灵了,没有当场去将陈正泰的麻将桌掀翻,而是在东宫外头老远迎着了李世民。
“陛下,这陈正泰正在和太子殿下嬉戏呢,他自来了詹事府,就一直是如此,通宵达旦,夜夜笙歌,对于詹事府中的事,一概不知,也一概不问,既不读书,也不理事。”
李世民听到嬉戏……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起来。
毕竟……自己的儿子被他的老师这般的平价,换做是谁,脸色都不好看。
他自然清楚陈正泰和太子相交莫逆的,两个少年人在一起,免不得会有些不知轻重。
可朕对这陈正泰寄以厚望啊,只希望他能有治世之才,对太子殿下……也承载了无数的期望。
李世民绷着脸道:“走,随朕去看,不要惊扰这东宫上下人等,朕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