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j6b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笔趣-第1436節-有人找分享-a00xk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撒摩斯家族的产业里面,有的是合适工作岗位给土黑妹子阿尔丽娜,供其一展所长。
两个瓜娃子大学生双双平安归来,让不远万里,从华夏赶过来的两家人不约而同的齐齐松了一口气。
栾政Wei很满意。
胡达部落和黑巫师罗沙一块儿凉凉,李白也很满意。
得了十几箱华夏白酒和一笔外快的沙丘巨人旅炮兵营营长少校营长卡莫·奥萨卡也很满意,他的堂弟,淘宝奸商恰卡·阿巴鲁塔蹭了一笔额外利润,同样很满意。
如果不算上不告而别的美国人令人扫兴以外,这基本上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大结局。
“老汉,老娘,这次能够平安回来,都亏遇到了一个真神仙,我给你们介绍一哈。”
曾淇拉着家里人一起走过来,将栾政Wei硬生生挤到一旁。
后者只能一脸苦笑的站在人圈外面,这个真神仙又是什么鬼?
“你们好!”
李白向曾淇的家人们点了点头。
“你们看,当当当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青莲剑仙,李白,有一千多岁了哟!对头,就是写《侠客行》的和日照香炉的那个,老牛逼了,当世真仙,我还拜他为师来着,学了一手好飞剑,飞剑一出,当真是惊天动地,不,毁天灭地,厉害的一批!”曾淇觉得自己还不够有说服力,又从人堆里面把正在接受文攻武斗的倒霉蛋儿同学郝汉给解救了出来,推到自己家人的面前,说道:“憨批,你来说,我的飞剑好厉害嘛!就辣么一指,轰!~灰飞烟灭!死球球喽!”
不论是曾淇的家人,还是郝汉的家人都听的一楞一楞。
怎么这个飞剑听起来跟自己想像的有些不太一样,还轰轰轰的呢?
不应该是咻咻咻,又或是噌噌噌吗?
更像是名字叫作“飞剑”的导弹。
还有,《侠客行》不是金庸写的嘛,怎么又变成了李白?!
闺女,这样抢版权是不对的。
“不是我,我没有,别胡说!”
李白干脆利落的选择否认三连,贼熟练!
他和青莲剑仙李白绝对不是同一款,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谁日照香炉了?你给我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这话要是传到老戴家的耳朵里,那可不得了!
恐怕还轮不到老戴家发作,老李绝对会亲手敲断自家小白的腿,放着明明颜值在线的老戴家毛妹当摆设,却去找神马劳什子香炉,你这啥毛病啊?香炉长啥样,自己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曾淇的老娘伸出手在自家闺女额头上按了按,再试了试自己的额温,疑惑道:“这,没烧啊!”
曾老汉不以为然地说道:“我看你是吓到了,人家叫李白,又不是唐代的诗仙李白,人哪里能活一千多年,那岂不成了妖怪!”
还拜师,学个飞剑,学你娃儿个锤锤!
在场没有人在意曾淇的话,只当是个玩笑话!
不过所有人对李白的感激却是货真价实,到底是这个年轻人将曾淇和郝汉二人从那么危险的地方给拯救出来,救命之恩,理当铭记在心。
只有那小人,才会一声不吭的管自己跑路!
那个啥子奥古斯塔,Hei-Tui!啊呸!~~~
“老娘,我没有发烧,也没有发疯!你看好喽!天灵灵,地灵灵……”
为了证明自己有真才实学,心急火燎的曾淇祭出了召唤飞剑的咒语。
“曾淇,别瞎念!”
郝汉大惊失色,他不管曾淇同学的飞剑究竟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呢?
这里可不是人烟稀少的非洲荒原,而是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近郊,在人家首都边上放飞剑,轰隆一下,你这是要搞事情呢?搞事情呢?还是搞事情呢?
“……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剑来!”
曾淇一指天空,大喝!
轰隆!~
巨响传来,大地震颤,所有人都有些迅雷不及掩耳的感觉。
好大的声势!
“……”
郝汉目瞪口呆,这个瓜婆娘真的有毒啊!
双方家长同样目瞪口呆,这是啥动静,未免也太大了些,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飞剑?
莫欺负老汉(老娘)读书少!
“再来一发……剑来!”
轰隆!~
“……剑来!”
轰隆!
曾淇很明显进入了状态。
“够了,够了!”
郝汉耳朵震得嗡嗡作响,还有完没完了,他连忙抱住这个瓜婆娘,不让她再继续作妖,天晓得这几发飞剑落到哪里去了。
“……剑来!咦!不来了嘛!都怪你,憨批!抱你老汉去,老娘现在不开森!”
一看飞剑不来了,曾淇恼羞成怒的一跺脚,郝汉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JioJio原地跳开。
受伤的又是他,真是无妄之灾!
栾政Wei满头大汗的与李白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苦笑,神马狗屁飞剑,听这动静,明明是96式122毫米榴弹炮的空包弹射击,只有声响,没有炮弹。
华夏维和部队虽然驻扎在索马里执行维和任务,但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日常的训练是不会少的。
难得进行一次空包弹演练,哪晓得居然会碰上一个女娃儿莫名其妙的带节奏,竟然还带起了。
“算喽,算喽,这瓜娃子,眼光楞是好的很!”
追着自家瓜娃子打了三圈儿,气喘吁吁的郝老汉摸出一包软壳中华,抽出一支递给曾老汉。
曾老汉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接过烟,摸出打火机,互相对了一,淡定地说道:“老郝,啥时候给娃儿们办酒!”
双方家长彼此心照不宣,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眼下的情形究竟是怎么回事。
郝老汉喷出一个烟圈儿,看了看正在打闹的两个小儿女,一边弹着烟灰,一边说道:“回去请个先生,定个日子,你看国庆节咋样?”
“要得,是个好日子,我家在城里头有房子,可以拿出一套,要是看不上,再买现成的,五百万打底,一次付清,加两个人的名字。”
曾老汉吞云吐雾的开始亮家底,此时不掀牌,更待何时。
“我也有一套,城中心,花园广场,闹中取静,要不我家出房子,你家出车子,酒席我全包,彩礼么,这个数!”
郝汉老最后伸出一个巴掌。
五万,还是五十万的彩礼,自己理解。
既然有底气亮出这个巴掌,哪怕是五百万,也照样不虚。
“瞧不起劳资?主城区的学区房,一百六十七方,四室两厅两卫,差你这点儿银子?席面我家全包,装修全包,你就出个家具家电和床上用品,再把娃儿领过来就行喽!”
曾老汉讲事实摆道理的开始亮家底儿,华夏人历来讲究含蓄内敛,从来不张扬,但是也要看场合,就像眼下,当面锣,对面鼓的摆开阵势,决不能丢了底气,让人家看不起。
“你少瞧不起人……”
郝老汉将抽了半支的香烟往地上一掷,真当劳资差钱噻,想都别想。
两家人开始从商业互吹模式,进入到亲家互怼模式,让人看着揪心。
还在互相撕巴的郝汉和曾淇俩货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但是为时已晚。
兄弟伙,这是啥情况,感觉咱俩被各自的老汉老娘给出卖啰!
接下来是不是非要弄出人命,才能让双方家伙消停下来?
“老汉!~”
曾淇刚想要说什么,却被亲娘老子推到一边。
“大人说话,娃儿一边待着去。”
我擦!~

“走走走,这里太晒了,到里面坐坐去。”
看到这一幕,栾政Wei打起了圆场,招呼所有人到华夏维和部队的军营里面,甚至包括了约翰·撒摩斯。
请客吃饭,华夏人最是擅长这一套,有些地方吃喜酒,连路过的人都会被拉进来吃流水席面。
他早就嘱咐食堂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满满的三大桌,可惜那些美国人不识相,无福享用。
栾政委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转过头对身旁的李白说道:“李白,还有个事儿,下午有人过来找你。”
“找我?是谁?”
李白指了指自己,一时半会儿猜不到究竟是谁。
“不知道,从本土过来的,你到时候接待一下。”
栾政Wei也不是太了解,只是接到一个通知,这会儿转告给李白。
“我没犯错误吧?还是这件事?”
李白觉得本土的反应未免也太快了些。
自己昨天上午才通知了栾政Wei,才一天的功夫,竟然有人从本土过来。
要知道曾淇与郝汉的家人即使走了大使馆的特殊通道,也至少花了三天时间,才能够顺利抵达索马里。
他指的是将胡达部落上下轰杀至渣,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才对,就算是知道了,调查起来也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土黑子们的效率,拖到最后不了了之是家常便饭,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索马里方面都不在乎,华夏本土更不可能主动关心这些破事儿,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犯错误?你又犯了什么错误?”
栾政Wei一颗心第一时间拎了起来。
讲真!劳资真是慌得一批啊!
“没有,就怕有人坑我!”
李白甩的一手好锅。
胡达部落灰飞烟灭,那是黑巫师的错,谁叫那个死老头儿雇佣独行者刺客来偷袭自己来着。
偷袭一次,就灭你全家,正常操作罢了,不然真当大魔头是什么善男信女么?
“是吗……”
栾政Wei拖着长音。
劳资十万个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