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2dv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國名廚笔趣-第927章 刺殺!展示-h0pfu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启动仪式顺利结束,乔智在人群的簇拥下上了车。
打开车窗,望着外面面容淳朴,满是感激之色的孩子,乔智心里有强烈的满足感。
做坏事得逞之后尽管也能带来快感,但远不及帮助人带来的乐趣。
他终于知道为何有些人功成名就之后,热衷于做公益事业,是享受从事公益活动带来的平和
当你有了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从事慈善活动,也不用自己投入太多资金。
关键是资源整合,借助社会力量,帮助弱势群体,乔智恰好拥有这方面的能力。
车队沿着山路朝县城开去,今晚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宿,明天一早乘车前往高铁站抵达赣州省会,再转高铁返回琼金。
一路行来,沿途风景不错。
尽管已经入冬,但山依然是青色的,水依然碧绿清澈。
抵达县城之后,当地的政府已经安排好了简单的晚餐,菜肴以土家菜为主,味道颇有一番风味。尽管饭局有些形式主义,但乔智能感受到东道主的热情与淳朴。
入住的酒店已经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但也是三四线城市三星标准的酒店,装修比较老旧,但空间很大,有热水供应。
乔智脱了外套,从行李箱里取出干净衣物,正准备洗个澡,门铃声响起,乔智走过去看了一眼,对方身穿酒店工作人员服装。
他打开门,正准备询问对方来意,那人突然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匕首,朝乔智的胸口刺去……
乔智大吃一惊,下意识骂了一句“哪来的狗贼”?
……
邱帘在饭桌上有些拘谨,没有吃太多东西,正准备取一点零食充饥。
隔壁传来了动静,她打开门后,只见一个男子用刀刺中了乔智的身体,上身染了红色的血迹,样子十分惊悚。
等看清楚男子的样子,邱帘惊恐地喊道:“葛庆,你在做什么,给我住手!”
葛庆转过身,面色惨白,他也是第一次尝试杀人,当血水溅射到他的脸上时,整个人的大脑处于一片空白。
邱帘朝葛庆冲了过去,也不知从何处得来的勇气,试图从葛庆手中夺过他搜中的利刃,葛庆用力摆脱,右手拿刀无意挥动,在邱帘的胳膊拉出一道很长的血口。
乔智看到邱帘突然冲过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还没来得及反应,血光乍现。
“邱帘,你赶紧让开,太危险了。”
邱帘用余光看了一眼乔智,“老板,你赶紧走,我拖住他。他已经彻底疯了,根本没有理智。”
葛庆并不想伤害邱帘,他拿到的手在不停颤抖,红着眼睛与邱帘道歉:“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跟乔智这个恶毒的家伙同归于尽。”
邱帘忍住痛楚,用手捂住伤口,“我跟说过很多次,我与你分手,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葛庆扫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乔智,冷笑道:“怎么没关系?如果不是你成为他的秘书,经常在外面出差,我们的感情怎么可能会走到这个地步。我已经想清楚了,你跟我分手,我活不下去。但即使我要进地狱,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乔智深呼吸,异常冷静地说道:“你别劝他了,他根本没有是非判断能力。我没事,你赶紧去叫人,或者报警。”
葛庆望向乔智,眼中流露出凶狠之色,再次捏紧刀柄,朝乔智狠狠劈下,乔智坐在地上,看准时机,一个手刀劈在了葛庆的手腕,葛庆只觉得手掌一把,手指不受控制,砍刀跌落在地上。
乔智趁机一脚踹在葛庆的下巴,葛庆只觉得下巴遭受巨大的撞击,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昏死过去。
乔智也因肩膀和胸口受伤,而且刀口很深,整个人虚脱地倒在地上。
邱帘强忍住疼痛,拿出手机先报警,再拨打急救电话。
几分钟过后,警察抵达酒店,当地医院的救护车也赶到现场。
警察控制住了失去意识的葛庆,护士们用担架将乔智抬上了救护车,邱帘的手臂经过护士现场简单的止血处理,搭乘救护车,跟着乔智前往医院。
邱帘哭得稀里哗啦,她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自己,乔智根本不可能遇到此次血光之灾。
“你千万不能有事。”邱帘握住了乔智的手掌,默默祈祷。
她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换乔智的平安。
乔智似乎有所感应,从昏迷中醒来,嘴角浮出虚弱的微笑,“我吉星高照,绝对不会有事。”
随后,他闭上眼睛,再次昏迷过去。
因为乔智是公众人物,所以当地的部门十分重视,给乔智安排了最好的专家队伍。
邱帘胳膊上的伤口很长,仅仅是皮外伤,绞了几针,无大碍。
而乔智被刺中的第一刀,位于胸口和肩胛骨的位置,已经刺入了体内,而且失血严重,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才被送出急救室,然后安排在了重症监护室。
……
乔智在参加免费食堂公益活动启动仪式时,遇到一名精神病患者行凶刺杀,重伤进入ICU的消息传播得很快。
网上对此猜测很多,大部分人都对乔智表示同情与关心。
“乔智还真是倒霉啊,被一个精神病患者重伤,精神病伤人不用判刑吧?”
“听说那个精神病患者是从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肯定暗中有人帮助他,否则,他怎么可能从医院离开,而且能找到乔智下榻的酒店呢?”
“这是多大的仇啊?难道乔智真的潜规则自己的秘书了……无论是不是被戴绿帽子,也不能做这种鱼死网破的事情啊。”
“之前很多人不知道乔智的,这一下算是出名了。免费食堂公益活动,现在也广为人知,我深刻怀疑,这是不是乔智的自我营销。”
……
黎小鱼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绑住了手脚,嘴里还塞了一个袜子。
房间里没有开灯,姜正坐在轮椅上,拿着手机刷消息,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
“你醒了?”姜正压低声音,语气充满无奈,“运气不大好,葛庆失败了。乔智目前重伤,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接受观察,从鬼门关里捡回了一条命。”
黎小鱼没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绝望之声。
姜正自言自语:“原本按照我的计划,葛庆将乔智给杀了,然后他再自杀,我就会隐藏在黑暗之处,没有人会联系到我一个残疾人的身上。但葛庆刺杀失败,以我对葛庆的了解,他很快会将我公认出来。小鱼,我该怎么办,我走投无路了。”
黎小鱼努力扭动上肢,竭尽全力,无声抗议。
姜正手里多了一根针管,“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做好准备了,如果事情一旦败露,我就下地狱。但我实在舍不得你,也没勇气孤身上路。老婆,你陪我好不好,我不想黄泉路上太孤独。针管里是安乐死的药剂,只要静脉注射,就可以几乎没有痛苦的死去。我先给你打一针,然后再给自己打一针,原谅我的自私胆小,我们一起投胎之后,下辈子如果有缘还是夫妻,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黎小鱼等姜正一步步的靠近,整个人都吓傻了。
姜正早就有自杀的念头,所以当他遇到了难题,第一反应就是这种毁灭式的行为,但黎小鱼从来没有死的想法,她还很年轻,她可以忍受自己的丈夫是个残疾人,但她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姜正推着轮椅靠近,扯掉了黎小鱼嘴里的布团,“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废人,将你抱到床上,再将你绑好,我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像我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会赶到。”
黎小鱼泪流满面,痛苦地摇头,恳求道:“老公,求你饶了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们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纸包不住火了。葛庆失败,注定我会暴露。”姜正温柔地抚摸黎小鱼的头发,“你不要太紧张,相信我,不会特别疼,就跟被蚊子咬了一口,叮了一个小包,没有任何痛苦。”
黎小鱼闭上了眼睛,她已经认命,没有人会在这一刻能救自己。
脑海中闪现很多美好画面,竟都是跟姜正在一起共同度过的。
谁能想到命运给自己开了个玩笑,那场车祸改变了一切。
姜正用棉签蘸了碘酒,在黎小鱼脖子处轻柔地涂抹两下,然后将针头准备刺入她的肌肤……
突然,门外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姜正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
好几个彪形大汉从外面冲入,将姜正给按倒在地。
姜正刚准备说话,脸被一双大脚给踩在了地上。
胡展骄用鞋底将姜正的脸碾了又碾,此刻哪里还管他是不是残疾人。
像姜正这种阴险之人,用魔鬼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随后,胡展骄将黎小鱼身上的绳索全部解开,目光落在地板上的针管,庆幸感慨,“还真够险的,差一步就没赶得上。”
胡展骄在姜正的身边一直安排了人监视,得知乔智在赣州重伤之后,立即就调派人马赶到了润江,直接冲入了姜正的家中。
他低估了姜正的变态程度。
没想到姜正打算先杀了妻子,然后再自杀。
黎小鱼第一反应是问,“乔……老板,他没事吧?”
胡展骄眼中满是愤懑与无奈,“他已经脱离危险了,没有生命之忧,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