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zve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起點-第六百五十三章 帝 辛 降 世分享-q4awx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在凡俗混个小官,那就是图一乐。
真要说权柄,还是天庭普通权臣更为深刻。
李长寿对这些也不会太在意,在凡俗之中借着纸道人厮混,完全就当做了封神杀劫来临前的一点‘小调剂’。
顺便,在商国朝堂搞个派系,拉拢下自己的党羽势力,能够一定程度上左右商国走向。
在商国的前三年,借着一些‘终南小径’官至六卿,这在凡人看来惊世骇俗,但凭李长寿对人心的把控,也只能说……
慢了。
这时的商国,虽已有了相对健全的朝廷,但并没有明确的官阶晋升制度。
只需商王开心,上大夫都是随便做。
更何况,李长寿是凭借《轩辕皇帝战蚩尤》的说书内容,在大殷城引起了轰动,有了‘大学者’之名,成了商王眼前的红人。
大史,类似于太史官职,但并不涉及商国卜、祀之礼,商国的神权解释权,一直控制在‘女卜团’手中。
这一点,其实也是受了商国先祖有琴玄雅的影响。
朝会过后,李长寿去自己的衙司逛了一圈,将各种事务在半个时辰内处置妥当,就回返自己的宅院【做研究】。
研究的主要内容,就是人族上古发家史。
李长寿会将一些原本流畅的故事脉络砍断,弄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语句,而后凑成一个似是而非又让人觉得很可能是这般的故事。
越是晦涩难懂,旁人就会觉得他是个‘大家’,有真材实料。
实际上,李长寿关上书房门,就会设下一些简单的法阵,自己坐在书桌后,心神挪去其它地界,继续忙大劫有关的其它布置。
为了避嫌,李长寿不打算与闻仲什么方便,让这位未来的闻太师自己慢慢向上爬就是了。
反正背后有天道推动。
但那在军营中郁郁不得志的火灵圣母,李长寿看着……
就想乐。
堂堂截教三代大师姐,多宝道人大弟子,洪荒先天生灵,竟换上一身粗布麻衣,在商军大营负责埋锅造饭时烧柴火;
也是当真没谁了。
火灵也是有个性,在自己脸上用法术做了个疤痕,想凭自身‘武力’混出点名堂。
李长寿对此也不宜多评价,毕竟自己是走‘炒作’的路子,属于投机取巧,不能去嘲笑这种务实、脚踏实地的行为。
只是,帝辛马上就出生了。
这时候再从基层干起,未免有些不太赶趟。
商国统治的本质就是家族势力的延伸,若不能在杀劫来临前,在商国内部建立起稳固的势力网络,那来俗世布局就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相比于阐教派来的那几名三代弟子,火灵和闻仲起码还是负责且有耐心的。
阐教那几位三代‘大爷’,李长寿当真有些无力吐槽。
他们来大殷城两年多,一直就住在城池边缘的酒楼中,偶尔外出打探打探消息,对渗透商国权利核心毫无兴趣。
或者说完全无处下手。
李长寿不去指点闻仲,自然也不会去指点阐教弟子,就如局外人一般,偶尔看一眼双方‘攻略’大商的进度。
就这般,又过了半年。
闻仲再次升职,犹豫许久,来大史府拜见李长寿。
李长寿与他饮酒畅谈,聊的都是商国朝堂之事,给了闻仲一些小暗示;闻仲也是一点就通,开始理解一些‘暗规则’。
然而,正当李长寿欣喜于,那种关于神话历史进程的参与感,大殷城突然开始出现了一些流言蜚语。
【大殷已有圣贤出!
子羡无德,只知享乐,王弟比干才思聪敏,最宜继位。
半个月后将有仙人降世,为比干授圣贤之能。】
李长寿:……
阐教为何要捧比干?
李长寿心底有些狐疑,但消息就是那几个‘酒楼仙人’传出来的,他全都看在眼中。
这波,广成子师兄要搞什么?
商国国君之位已是定下了,传位于子羡,也就是帝辛的老爹。
【子】为商君姓氏,李长寿也没留意是何时改的,大抵是商汤前后。
——纣王是周国推翻商国统治后,给帝辛安的‘恶谥’,帝辛名为子受,乃子羡的第三子。
就在这帝辛即将出世,帝辛的祖父即将入土,子羡即将接位的微妙时刻,阐教突然搞这么一遭。
他们难道真的以为,王的位置,是谁贤明贤德就能坐的?
子羡早已被当做下一任国主培养,如今朝堂之上的众大臣、掌控商国军政要务的各大家族,比如黄飞虎的‘七世忠良老黄家’,早已对子羡效忠。
这个时刻让比干去跟子羡争王位,除非是直接清洗掉整个商国核心,不然只是痴人说梦。
李长寿对此也只能摇头一笑,继续旁观事态走向。
不过半个月,大殷城天现异象,有一朵七彩祥云自天边飞来,盘旋于比干府邸上空。
此时的比干不过一少年,面容俊秀、目蕴神光,甚至还有几分修仙之才。
他本在午睡,听闻一女声温柔呼唤,便有些迷迷糊糊地走到院中,身形立刻被那朵七彩祥云包裹,缓缓升到空中。
城中各处可见,比干将那一朵祥云缓缓吸收;
空中现出一名身着白衣的女仙,面容端庄、仙光缭绕,温柔的嗓音传遍大城各处:
“比干,今日赐尔七窍玲珑心,许你世事洞察之本领,望你看破虚妄、造福凡俗。”
言罢,这女仙身影化作云烟消散,而此刻已是昏过去的比干,缓缓落回了院中,被兵卫团团包围。
高空云上,慈航道人轻轻颔首,转身就要回玉虚宫复命。
但她刚要走动,却听侧旁传来一声轻唤:“慈航师姐何不多留几日,看看后事如何?”
慈航道人道心一凛,听闻其声、感受其道韵,便知所来何人。
她转过身来,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侧不远的青年道者,对方正含笑对自己做道揖。
慈航还了一礼,面色稍有些尴尬,轻声道:
“不知长庚师弟也在此地,多有些冒昧了。”
“为杀劫算计铺路,是阐截两教都可做之事,何来冒昧一说?”
李长寿笑道:“我之所以现身,是有些不懂,为何阐教选择要捧比干为王?”
“这个……”
慈航本想说些冠冕堂皇的话语,比如这比干才思敏捷、福缘不浅,是个人皇之材。
但看着李长寿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慈航道人也知多辩解无益,轻声道:
“此事贫道也不知具体,都是大师兄交代的。”
“唉,”李长寿笑叹,“王俗权争,并非那般简单,人皇气运也非随意拨弄。
师姐可愿在此地与我一同等候几日,最迟不过半月,也算做个见证。”
“哦?”慈航笑道,“不知是何见证?”
“师姐到时自知,还请容我卖个关子。”
慈航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颔首答应,放出了一枚传信玉符,就于李长寿身旁坐在云端,注视着下方大城的变化。
比干得仙人赐下七窍玲珑心,自是在整个大殷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待比干清醒后,从此前有些羞涩的少年,突然变得能言善辩、洞察世事。
王宫贵族相聚比干府邸,以各类疑难之事相试,大多时候比干当即就给出了解决之法。
有大臣拿来几件复杂的冤案,比干又是片刻内还原真相、找出真凶。
不过三日,比干将大殷城的各类难案悉数破掉;
又几日后,比干在朝堂之上,诉说家国大事,令不少王公大臣醍醐灌顶。
自比干得七窍玲珑心不过半个月,以大殷城为中心的‘商人’核心地带,开始传颂比干之德行才华。
王庭有消息传出,商王有意改换继任者。
朝堂之上,群臣分做两派,八成支持子羡,以商国传承这些年形成的‘嫡长子’制度,捍卫子羡继位的正当性。
而那些原本被排挤的大臣支持比干,以比干有仙人赐福、为商国圣贤为由,让商君改立储君。
双方争的不可开交。
比干听闻消息,七窍玲珑心已是明白后续会发生何事,连忙就要赶去朝堂。
但他动作迟了半步,还没出自家府门,就被大批兵卫堵住去路,围困在自家府内。
是夜,商宫传来恸哭之声,老王旧疾复发、突然离世,新王子羡登临人皇之位,为老王发丧。
大丧过后,新王初登朝,比干随同‘庶出’的兄长胥余跪伏朝堂之上,对新王效忠。
子羡自是以宽厚待之,给足封赏,将胥余封为闲散之侯,因比干才干出众,命他执掌刑罚之事。
王位更替,顺利落幕。
“这……”
云上,慈航道人皱眉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心底五味杂陈。
他们阐教的算计,刚来第一波,就已是无疾而终。
“师姐有何感想?”
李长寿含笑问着,慈航道人也只是摇头轻叹。
“俗世之中,虽只有凡人,但这暗藏的机锋,却比仙人大教还要可怕。”
“人心本就复杂,凡俗也会路滑。”
“嗯?”
“啊,无事,无事,一点小感慨,”李长寿温声道,“师姐可还要再看下去?”
慈航道人笑道:“我阐教算计已是落空,贫道在此地也不宜多留。
不过,听闻师弟这般言语,似后面还有些许安排?”
“安排算不上,只是做了一些准备,”李长寿笑道,“此前我得天机提醒,特入凡俗之中保下一任商国君主。
再过几日还有一场好戏。”
慈航道人轻轻眨眼,笑道:“那贫道就要观摩一番,看天庭权神有何手段。”
“善,”李长寿缓缓点头。
此前点拨了一次闻仲,今日就多给阐教一些提醒。
老洪荒均衡恶势力了。
故,慈航道人与李长寿在云上静静注视着大殷城,白云过隙、夜幕日出,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一夜,王宫中传来喜讯,子羡第三子降生,赐名子受。
朝堂之上再起波澜,众大臣以社稷安危为由,请子羡定下储君人选,此时子羡的长子微子启已是成年,才干出众、魅力十足。
子羡本意立微子启为储君,然,大史越众而出,言说微子启虽是长子,却非嫡长子。
有大臣奇道:“子启、子衍、子受三位殿下都是一母所生,这还有何区分?”
那大史,也就是李长寿的纸道人笑道:
“大宰问的漂亮,启禀大王!
前两位殿下降生时,大王为王子,王后为妾室,妾之子,当为庶子。
而子受为王后之子,当为嫡长子。
传嫡不传庶,传子不传弟,乃先皇文成(注)迁都于殷城时所立规矩,正是此规矩,令我商国结束王权争夺之内乱,稳固四方、得延天命。
还请大王慎重思虑。”
王座上,那年富力强的国君帝乙沉吟几声,言道:“大史言之有理,然,吾儿子受尚未出襁褓,如何可知他是否为值得托付之明君?”
李长寿却是不多言语,侧旁自有一名身着玄服、身披玄鸟斗篷的中年女子向前,跪伏启奏:
“臣之惑,由王而定,王之惑,自有天诀。”
帝乙道:“那就占卜一二。”
当下,众大臣向后避让,十多名身着奇妆的巫女赤脚而来,伴随着钟鼓节奏,开始左蹦右跳。
有点熊伶俐跳大神内味了。
那名中年女子坐在火盆前,翻着白眼、端着一只龟壳,上下摇晃一阵,而后将龟壳放在炭火之上。
这龟壳的‘方格’中刻画了几个字符。
不多时,龟壳被烤的出现裂缝,裂缝穿过了其中一个字符……
一场能决定国家大事的占卜,就这般完成了。
那女子又跪地呼喊:“大王,天意于子受。”
帝乙笑道:“既如此,以子受为嗣子。”
众大臣启呼英明,整个大殿都洋溢着愉悦的氛围。
云上,李长寿笑道:“师姐可是看明白了?”
慈航道人眉头微皱,轻声问:“他们这占卜之道,绝非推算之法,为何都对此坚信不疑?”
“因为这是天意,”李长寿指了指上空,“这种占卜方式没什么合理性,但却是天道给予人皇提示的直接方式。
天命在子受,是天道之意。”
“那,师弟在此间算计了什么?”慈航道人笑道,“莫非只是想告诉贫道,天意难违、天道难抗?这般道理,贫道却是早已知晓。”
李长寿对着大殷城点出一指,道:“师姐再看。”
慈航道人低头看去,却见那大殿之中正在退朝,那名出言定下嫡长子身份的大臣、商国大史,对着空中露出淡淡的笑意。
慈航道人微微一惊。
这还不算完。
慈航道人盯着大史看了一阵,突然发现这大史和那占卜的女祭有少许眼神交流;
慈航道人再定睛看去,女祭袖中藏了一只龟壳,其上的裂缝所裂开的字符,与殿中那只,一模一样。
她不由问道:“这到底是天意,还是人意?”
“天未阻止便是天意,人有算计也算人意,”李长寿身影缓缓化作云雾,对慈航道人留下一两句话语,身形随风而散。
“还请转告广成子师兄,凡俗筹谋与仙人算计全然不同,多做、不如不做。”
慈航道人在云上静静立了一阵,很快便摇头轻叹,驾云赶往昆仑山。
……
于是,又数年后。
‘寂、寂寞啊。’
南洲、东洲、中神洲交接之地,某个安静的峡谷中,山壁上显露出一处山洞,有名中年道者迈步而出,背着手,眺望着天边各处。
要不,再出去逛逛?
黑豹心底略微有些躁动,虽在此地修行一路顺畅,已渐渐有了不俗的修为,比前世还要高出不少,但道心之中,却是越发难以安定了。
天地虽大,身归何处?
自己前世是截教仙,但这一世不过是跟脚普通的一只黑豹,实在没脸回金鳌岛修行。
当今世上以人族为天地主角,他是妖族也不敢到处乱走乱逛,很容易就被斩妖除魔。
这些年来,妖族那边,他也去过几次。
在北洲妖族做过妖王手底下的小先锋将军,结果北洲被天庭剿了,自那之后他也曾混迹在东洲,但都是郁郁不得志。
唉……
十分怀念与淼淼在一起没羞没臊的岁月。
但也只能怀念了。
再去走走吧,修行没个伴儿,当真太过煎熬了些。
于是,黑豹拿出一面铜镜,整理了下自己静心打理过的发型,故意弄出几缕白发,突出稳重感与老成感。
“嗯?”
不远处的草丛,一双眼睛缓缓睁开,注视着黑豹精驾云离开的背影,目中流露出几分思索。
这黑豹,终于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