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ht7火熱都市小说 大夢主 txt-第二百六十三章 青松林分享-dmvuy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
若是在陆地被截,沈落凭借超凡的五感,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此事发生在水上,任何气味一旦遇水都会被冲走,他也无能为力。
“那批货物里的其他东西倒也罢了,里面有一批赤蛇草也一并丢失,这群该死的水匪!”马掌柜眼中透出愤恨之色。
“赤蛇草?可是一种形如赤蛇,蕴含剧毒的灵草?我记得此草只是普通灵材,仅能用于炼制几种毒药,并不如何珍贵吧。”沈落在典籍上看到此草的记载,迟疑了一下,说道。
“想不到沈公子不仅精通符箓之术,对炼丹也有研究,你说得没错,普通赤蛇草却只是一种冷僻灵材,但我录宝堂此次购买的却是双尖赤蛇草,虽然蕴含剧毒,却又另有一股奇特生机灵力,是炼制凝元丹主灵材,非常珍贵。”马掌柜略微惊讶地看了沈落一眼,随即继续用愤慨的声音说道。
“父亲,东西既然丢了,再多想也是无用,还是看开些吧。”马秀秀此刻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过来,放在沈落手边,宽慰地说道。
马掌柜无奈点头,一阵唉声叹气。
“凝元丹?”
沈落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问道。
他曾在方寸山的典籍上看到过关于凝元丹的记载,是一种辅助突破辟谷期的丹药。
他近来因为梦境中修炼经验的辅助,修炼得颇为顺遂,兴奋之余,也增大了他的野心,不再满足于炼气期,他也要进阶辟谷期,得到更长的寿元,和更强大的实力。
这几日来,沈落画符之余,也进入白家的藏书阁翻阅了一些关于突破辟谷期的书籍,对这道关卡的艰难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天资,运道,财力,心性,缺一不可,一百个炼气期修士,都不一定能出一个辟谷期。
他在梦境中虽然有了一次突破的经历,但那全拜过人资质所赐,以他现实中的资质,可远远比不上梦境中,那些经验是否管用还说不准。
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打算放弃!
“凝元丹是一种可以辅助突破辟谷期的珍贵丹药,足足可提高一两成的成功率。”马掌柜看到沈落的神情,以为其不知道凝元丹的功效,解释道。
“只能提高一两城的成功率?”沈落眉头微皱。
“这已经很高了,突破辟谷期的两大难关,法力液化和开辟法脉都极其艰难,对天资要求很高。可惜那些双尖赤蛇草被夺,若是能炼制成凝元丹,价值立刻翻了十倍都不止啊。”马掌柜扼腕叹道。
“马掌柜有炼制凝元丹的路子?在下想要购买一枚,不知能否帮忙?”沈落面露诧异之色,向马掌柜拱手道。
“这……”马掌柜老脸一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沈大哥,别听爹爹胡说,他哪里有炼制凝元丹的路子,这次收购双尖赤蛇草,不过是为了和别人换取一些物品而已,凝元丹珍贵无比,只有少数大型宗门才能炼制,建邺城这里哪有能炼制此丹的炼丹师。至于凝元丹,整个建邺城也只有官府和三大世家有一点库存,不过他们把控得极其严格,不会流落到外面来。”马秀秀接着马掌柜话,如此说道。
马掌柜挠了挠头,讪笑一声。
而沈落听闻此话,不禁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失落,勾魂马面说过,在鬼市之中什么东西都能买到,那里应该有凝元丹卖。
“马掌柜,按照市面的价钱,一枚凝元丹值多少仙玉?”他微一沉吟后问道。
“此丹向来都是有市无价,根本买不到,我记得数年前林家曾经从官府那里购买了一枚,花了八十块仙玉。”马掌柜迟疑了一下说道。
“八十仙玉……”沈落眉头蹙起。
他这几日拼命做任务,画符,手中的仙玉数目积攒到了六十几块,距离八十还差十多块,这数目不算多也不算少,就是留给自己的时间可不太多,需要抓紧了。
“多谢马掌柜告知,在下还有事情,先告辞了。”沈落没有在此多待,告辞离开。
时间过得飞快,鬼市开启的日子很快来临。
“可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沈落手轻抚桌上的石匣,用一块青布将抱住,背在身上。
他在这一月之间没有浪费一丁点时间,全部精力都用在了赚取仙玉上,终于在昨日赚取到了整整八十块仙玉。
不止仙玉,沈落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也都一股脑儿塞进了石匣内。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沈落起身离开白府,不多时又翻身出城。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找人打听清楚了勾魂马面所说的青松林位置,一出了城,便沿着城外的一条小河,朝西行去。
这条河是丽水和的分支,笔直向西而去,沿河而行便能达到那片青松林。
现在时间还早,所以沈落并没有着急。
小半个时辰后,这条蜿蜒的小溪终于到了尽头,一片茂盛的青松林也出现在前方。
“就是这里吗?”他面露一丝喜色,迈步走了进去,瞳孔微微一缩。
松林之内耸立着一座座坟茔,竟然是一片墓地。
若是普通人,深夜突然走到一片墓地,估计会被吓得半死,但沈落这些天真正的鬼物都杀了不少,自然不会害怕区区坟地。
“鬼市和墓地,倒也相配。”沈落淡笑一声,取出那块鬼脸面具戴在脸上,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进了青松林。
这片青松林面积不大,只有七八亩地,绝大多数地方都被坟茔所覆盖,走在其中总觉得气温也比外面低上几分,时而响起的野猫叫声,更是加剧了此地的阴森。
沈落对此视若无睹,稍稍运转斜月步,很快就走完了一圈,可惜没有任何异样情况出现。
“看来真的要等到子时,鬼市才会出现了。”沈落喃喃自语了一声,也没有走出坟地,直接背靠一棵青松坐了下来,静静等待起来。
坐了半个时辰,他面色豁然变了一下,悄无声息地起身半蹲在地上,将身体隐藏在松树后面,朝松林外面望去。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那里传来,却是一个灰色人影快步走了过来,个子颇高,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灰色长袍,头上带着兜帽,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脸上戴着一张面具。
沈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人脸上戴的,赫然也是一张鬼脸面具。
“什么人鬼鬼祟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