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班門弄斧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卓向民的水平还是有的,详细检查之后,卓向民已经辨明病因,他对自己的处方也很有信心。
可皮兴河一句话,卓向民就愣住了。
患者没办法进药。
这就相当尴尬了。
你的药哪怕再有效,患者没法吃,别说灵丹妙药,就是仙丹,那也无济于事。
“一点都吃不下?”
卓向民问皮兴河。
患者是食道灼伤,卓向民是清楚的,他这个药只要能进了食道,哪怕是一点,好歹也是能有点作用的。
胃虽然是人体主要的消化器官,可药物的吸收也并非仅仅靠胃的。
“主要是食道灼伤,导致患者非常痛苦,别说汤药,就是清水一口都喝不进去,而且还呕吐的厉害。”
皮兴河解释道。
皮兴河倒不是专门拆卓向民的台,而是患者这一段时间就在他们科室,什么情况他是很清楚的。
清水都喝不下去,更别说汤药了。
卓向民皱了皱眉,这就有些难办了。
行医多年,卓向民也不是没遇到过难题,比今天这个情况更难的场面他都遇到过。
医生治病救人,本就不可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越是疑难杂症,问题越多,有时候一剂汤药下去,不仅于事无补,情况加重的例子也有。
这样的情况别说卓向民,郭文渊都遇到过,除了方寒这样的挂逼,谁敢保证不出错?
只不过一剂药无效,有了前车之鉴,郭文渊之流这样的名医很快就能找出缘由,然后再次用方。
所以说,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不怕犯错,谨慎为主,出错之后要能及时发现,及时挽救,对患者来说,病治好了,那就是医生厉害,过程的话,大多数患者并不是很清楚。
只是今天,边上有方寒在。
卓向民刚才不想和方寒多说,直接开始诊治,然后用方,就是为了让方寒看一看中医的魅力,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学的多了不一定有用,专心学好一样东西,要比学的杂更有用。
卓向民这样的人,不能说有多坏,他其实也是有些惋惜方寒,诸如刚才发生的种种,只能说卓向民还是不够了解方寒。
在卓向民眼中,方寒依旧是后辈,水平或许有,难道就真比他们这些老家伙厉害?
有了这个想法,卓向民就想着给方寒上一课。
只可惜,这个课好像没上好,刚上讲台,老师就有些卡壳了。
卓向民思想有些保守,为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就是有些端。
微微沉吟了一小会儿,他就站起身来。
“既然来了,那就顺便看看吧,也让我看看郭老的关门弟子究竟学了多少东西。”
方寒也不和卓向民斗嘴,走上前也检查了一下患者的情况。
刚才卓向民检查的时候,方寒其实就没闲着,一直在观察,这会儿上了手,心中对患者的情况也就更加了若指掌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班門弄斧分享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班門弄斧閲讀
“既然内服不行,那就外敷。”
方寒缓缓开口。
“外敷?”
皮兴河一愣,卓向民若有所思。
“氢氧化钠灼伤后,食管周围肯定会和烫伤创面一样,水肿、充血、破烂,从某种程度上讲,可烫伤其实没太大的区别,患者既然拒进汤药,那就用外敷的法子。”
方寒说着,陈远已经急忙从边上拿了纸和笔递给方寒,方寒提笔写了一个方子。
方子写完,方寒拿着方子走到卓向民面前:“还请卓老指正。”
卓向民犹豫了一下,接过药方,细细的看了一遍。
生川军、四季青、鲜地龙……等药物凉血消肿,血竭、麝香等药物活血化瘀,药物捣成糊剂,外敷在患者食道的前胸和后背。
卓向民拿着药方,看了又看,看了又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这个方子外敷,等有了效果,患者可以进药,到时候卓老的方子内服,外敷内服,慢慢调理,相信假以时日,患者肯定会有所好转,这个情况短期内是不可能恢复的太好的,还需要慢慢将养,这方面卓老应该比我擅长。”
“呵呵……”
卓向民长笑两声:“你不用给我老头子留面子,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是拎得清轻重 ,分得清好歹的。”
班门弄斧了。
这一刻,卓向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 起點-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班門弄斧讀書
看着方寒开的方剂,卓向民就知道,方寒对于药理、方剂、辩证等各方面都不在他之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药方,可要开出这个方子,首先要对患者的病情了若指掌,辩证清楚,同时还要对药理药性精通…….
最主要的是,细细回想,从进门到现在,方寒好像从来没有对他不尊重过。
这一刻,卓向民自然把陈远的话语抛开了,陈远说了什么,管人家方寒什么事。
方寒一直很谦逊,一直很客气,这会儿还不忘给他留面子,而他,却一直端着架子,自问前辈高人。
“卓老客气了,您老也是对晚辈的爱护。”
方寒笑着道:“我虽然年轻,可好赖也是分得清的。”
卓向民和雷军锋那是截然不同的,雷军锋是完全自己没本事,还好面子,不知道认错。
而卓向民最初的想法其实就是惋惜方寒。
只不过卓向民有些不太懂的方式罢了。
好心和坏心办坏事虽然都不可取,可从情理上而言,好心办坏事总是容易让人接受一些。
而卓向民也没有办坏事,只是表达方式有些让人不喜罢了。
陈远该怼的都怼了,该说的都说了,陈远扮演了坏人,方寒自然就要扮演好人。
“都是误会,解开了就好了嘛。”
陶老及时的插嘴。
“是我固步自封了。”
卓向民把手中的药方递给皮兴河叹了口气。
周伟学刚刚从神外那边过来,刚到了病房门口,就听到病房里面的谈话,脚步一停。
卓向民?
卓老和方寒都在。
听卓老这口气,好像在方寒面前栽了面子?
周伟学有些不敢相信,卓向民虽然没有参与全国名医评选,可也是西北几个省份有名的中医名家,方寒纵然厉害,毕竟年轻,难道比卓老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