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v5rl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的AR女神》-第915章推薦-9931k

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15
所以即使他们夫妻俩人并不了解这个点心需要怎样学习,怎样做需要些什么东西,需要怎样去操作,才能让儿子掌握这个技能,但是两人从听到一开始就已经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了,毕竟这关系的儿子在贾大人身边是否能够顺利的待下去的一个主要因素,现在儿子虽然说是请假,或者说是在家大人的人写一下休息几天,但是这休息的时间越短越好了,新的小斯的画质,死儿子再也不用回到家人身边,那他们的损失就绝对是大的无法承受了。
所以虽然两人是非常赞同儿子能够学习技能,大概在即使是一天的时间,估计有可能他们的形式就一下子翻转了下来,一下子回到从前那日子可是没有人能够继续过下去的,所以他们当然是想方设法的想让儿子快一点学好这门技术,然后直接回去继续伺候贾大人,万一儿子赶的时间来得及的话,也许家大人还能够没有找到新的下家,这样他儿子还能继续保住自己的职位,那可是大人身边贴身的4个小事啊,这可不是一般的职位,为了这个职位,恨不得其他仆人有适当年龄的那些家伙都恨不得打破了头。
所以意识到儿子是肯定要回来学习什么,做面点的这种东西的话,两人当然是努力的开始,想方设法的创造条件给儿子快一点学习的机会,这时候还没等到儿子的答复,妻子那边已经想到了,要不让你那位老嬷嬷过来看看,教你两个面点的方法。
他本人连点点这个东西吃都没吃过顶天了能会蒸个馒头做个面条,这些都是主食,在他当然有有那个认知知道,这并不是儿子嘴里所说的面点,既然是这样,自己就没有办法帮上忙,那么当然是要利用自己所有的所有的资源努力的能够帮助儿子,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也像屌丝一样想到了外援,那就是一直跟他关系不错的那个凑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的老嬷嬷,既然是这次会在主子身边的老毛毛,自然而然的学会一两手手艺,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而因为自己一家人都老实从前,可是从来没有利用过这层关系,求过那位老姐姐什么事情,现在这个机会如果自己开口的话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说是开这种口实在是有些困难,一想到要去求别人,其实这妻子心中也是十分的难受,他倒不是说为自己低头向别人请教或者是请求而难受,而是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才是难住他的大问题。
但很显然,他心中的这种忐忑难受的思想情绪并没有让其身旁的两个人感知到,反正那不管是他丈夫还是他儿子都是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怀希望地妄想了他。
一个高兴的说,哎呀,太好了,孩子他妈真的,咱们夫妻俩人还真是没有办法帮柱子这个忙,毕竟咱俩连点下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吃了没吃过,虽然我听其他人谈论过主子,的确是每天都要用典型这种东西的,但是咱也不知道他到底长啥样,咱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做,咱也不知道它味道是几何,这万一要是做砸了儿子的差事也就黄了,还好还好还好,你的老姐姐肯定是见过联系这个东西的,他伺候在主子身边的年纪可就长了,怎么着,虽然可能不会做,但起码他应该知道谁会做不成的话,就让他帮咱们这个忙,给咱们多说两句好话,找一个好师傅教教咱家柱子,咱家柱子也不傻的,也不笨的,反正他只要用心学很快就能学会的。
而他们的傻儿子也在旁边不停的点头,是啊,是啊,娘你放心吧,我肯定会认真学的,而且争取快一点学会一道面点,只要我会一道面点,那么就一切都解决了,我马上就回到姥爷身边伺候他去。
这两个白眼狼到现在不明白自己心中有多苦,但是自己这话明明是刚才自己说出来的,也不能直接吞进肚子里,是不是毁的肠子都青了,妻子也只能够按捺住心中的苦涩勉强点头,然后就在父子俩人热切的目光瞪视下不得不嗫嚅着开口说了,怎么你们俩这么看着我干嘛?
丈夫当然是理所当然的催促啊,这天儿也不早了,你还不赶紧去找你那位老姐姐,谁知道这事儿现在开始学赶不赶趟了,你要知道现在儿子大妈在家里多待一天,他的差事能不能恢复就有一定的危险。
小4张了张嘴,其实在他心里他就觉得自己差是并不危险,反正老爷都有心思来捉弄他了,估计一时半伙也应该不至于把他换下去,所以说也存在着那种老爷爷的想法作祟,但是他心里还是凭借本能感知得到姥爷吩咐他做这件事情纯粹是开玩笑的性质,这些话他当然不说了,但是如果他这些话不能说的话,也就没有办法按父母的心让他们能够知道自己学习面点这件事情跟他的差事,其实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就因为前面的话不能说因不能说果自然也是得不出来的,没办法去说父母,两人安心,他也只能是像父亲所说的那样,努力快点学习,努力完成任务,然后早一点回到姥爷身边去,这样父母也能够彻底安下心来。
妻子去怎么也没想到丈夫就是人这样的心急,居然能让他今天是刚刚下工跟他一起回家,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联联手脸都没有洗,然后丈夫就让他出门去求人了,这让他怎么样,他本来就觉得很难堪,没有办法说出口呢。这俩人不知道体会自己的难处,反而用语言逼迫自己赶快行动起来,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嘛,不过他再看到自己儿子也热切望过来的目光的时候,却深深地叹了口气,唉,算了,一切为了儿子。只要他好这个家好,他什么应该都能喝得出去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