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笔趣-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閲讀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一条木船搁浅岸边。
哗啦——哗啦——
潮水冲刷着鹅卵石滩,声音如同野兽舔水。
不远处的山丘后面,几道身影浮现。
“船里有人!”惊呼声响起。
阿比洛奇低声骂道:“蠢货,怎么可能有人活着。那是怪物,我们应该现在就转头回去。”
“你才是蠢货。”吉尔斯不甘反驳说:“那里是取水的地方,你想让小镇的人都渴死?那只怪物一动不动,我们该趁机消灭它。”
阿比洛奇没和孩子一样的吉尔斯拌嘴,望向未曾发声的女人:“大姐,我们回去喊镇民过来帮忙?”
“可能来不及。”
束起褐色马尾,一道蜈蚣般疤痕从眉角斜着延伸至嘴角,身材健壮女人抓着长矛翻出山丘,猎豹般敏捷无声地接近鹅卵石滩,直到木船进入她的投矛范围。
阿比洛奇与吉尔斯跟在后面,举起长矛,准备跟随大姐投出。
但等待了几秒,大姐反而落下手臂:“放下长矛,那好像是个人。”
“可能是长得像人的怪物。”
吉尔斯提醒大姐,朝阿比洛奇使眼色。
他们日常拌嘴,但从不会减少默契。阿比洛奇轻轻点头,向前几步挡住大姐。
“吉尔斯,你忘了自己八岁还在尿床的事了?”大姐嗤笑一声:“我没被怪异迷惑,让开。”
“你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件事吗?”吉尔斯注视着她问。
“你还敢提?”大姐语气变得冷冽,攥着长矛的古铜色手臂露出青筋。
火熱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分享
吉尔斯松了口气,眼前的还是他们的大姐。
“我们只是担心你被怪异影响。”阿比洛奇讪笑着推开,怕大姐控制不住情绪揍他们一顿。
“你们都能保持清醒,我会不能?”脸庞的蜈蚣变得狰狞,大姐浮现不算友善的笑容。
“当然当然……”吉尔斯也干笑着推开。
三人走近搁浅的木船,就像大姐说的,蜷缩船底的是一道人影,穿着是大城市的人才有的风衣和衬衫。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吉尔斯下意识握紧长矛。
大姐则在注视那张平静地英俊脸庞,开口说:“他可能是幸存者。天快黑了,我们得带他回去。”
阿比洛奇没有意见,吉尔斯觉得有些不妥,不过男人衬衫下显露的胸膛轮廓正在起伏,他的确是人类。
担心初亡魔会在岸边徘徊,三人将木船拖离光镜湖,然后大姐像是抬运货物般将昏迷的男人放在肩头。
“这是什么?”阿比洛奇捡起从男人腰肢滑落,掉进鹅卵石里的枪套。
“我认识!那些大城镇的人叫它火枪,比弓更厉害。”吉尔斯叫道,教阿比洛奇打开枪套,伸手要抽出通灵枪。
啪——
大姐拍掉他的手腕,拿过枪套:“别乱动别人的东西。”
“比弓还厉害?”
阿比洛奇摸了摸后背的长弓。
海伦镇是个消息闭塞的小镇,这里的年轻人大多从未离开过小镇。
“反正那些回来的人是这么说。”吉尔斯也有些迟疑。
笔下生花的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鑒賞
他以为火枪会是和长弓差不多大的武器,但它看上去好小……
超棒的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閲讀
“好了,老头还在镇子等我们回去。”大姐打断二人的议论。“把我的矛捡起来。”
“你捡。”
“不你捡。”
“上次就是我捡的。”
阿比洛奇和吉尔斯又辩解几句,最后阿比洛奇拿上大姐长矛,走出鹅卵石滩返回几里外的小镇。
海伦镇。
与荒芜之地的大部分村镇相同,偏僻与贫穷。
不过因为光镜湖,海伦镇和围绕的几座村镇比许多内陆村镇稍好。尽管湖泊里的鱼没有海里那么多,但足以供给只有几百人口的小镇。
直到初亡魔占据这片湖泊。
海伦镇开始面临大部分内陆村镇的困境:缺乏食物。
他们一直在苟延残喘:初亡魔很少会在白天出现,只要不进入光镜湖中央,通常就不会遭受袭击。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線上看-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展示
但几小时前发生的事让附近居民开始惶恐不安,担心暴动的初亡魔会断绝他们最后的食物来源。
除了离开家乡前往沿海,他们再无别的办法。
所以当去湖边探索的三人扛着昏迷的男人回来,并说他是船上发现的幸存者时,老镇长觉得他也许知道什么。
“等他醒来。埃伦娜,把幸存者送去苏珊大婶家。她以前住在大城市,知道怎么接触外邦人。”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線上看-二百六十四.年輕的除魔人因挫折而止步
埃伦娜点头,带着阿比洛奇和吉尔斯来到苏珊大婶的二层木屋前。
“小埃伦娜,还有小洛奇和小吉尔斯,你们怎么来了——快把他放下……什么是幸存者?二楼有间空卧室。”
一阵忙碌,昏迷的男人被放到单人床上,褪去鞋袜和大衣,盖上干净被子。
“他受伤了吗?”
盖起被褥前阿比洛奇看到男人衬衫上的血污。
“是其他人的吧,你没看到那条船上有很多血吗。”吉尔斯鄙视说。
“当然看到了!我只是担心他也受伤了。”阿比洛奇大声辩解。
埃伦娜皱起眉头,不客气地驱赶拌起嘴的二人:“你们两个都闭嘴滚出去。”
阿比洛奇和吉尔斯缩起脖子,乖乖下楼来到拥挤却温馨的客厅。
苏珊大婶正在点燃壁炉。
他们两个凑到一起,低声嘀咕。
“大姐会不会看上那个家伙了?”
“哪个?”
“我们救回来的。”
“别想了,他一点也不壮硕,大姐只喜欢野兽一样的男人。”
“可你又不是没看到他的脸……和他比起来,那个叫迈克的家伙就像被打碎的酒瓶玻璃落在一堆狗屎里。”
“后半句我赞同,不过大姐可不会肤浅到因为相貌就喜欢上那个男人?”
“肤浅是什么意……算了。你没看见大姐给他脱掉衣服鞋子的时候有多……温柔吗?”阿比洛奇觉得对大姐用这种词令他毛骨悚然。“而且我敢说这是她第一次服侍别人。”
短暂沉默,阿比洛奇又问:“你说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孩子会跟大姐姓还是跟那个男人姓?”
“比起这个,难道不该想象他们的孩子头发颜色吗?”
“应该是黑色吧……大姐头发是褐色的。”
此时此刻。
二楼卧室,陆离悠悠转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