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九十九章 老人家只是想要個孩子,是誰的重要嗎?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嘭!嘭!嘭!
接连三声炮响,炫目的烟花在夜幕下炸开,灿烂无比。灯彩佳话,漫天火雨,仿佛是被神洛城中的欢呼震落的星辰。
今夜,是花都大会的最终夜!
这一年独一无二的花都大会,在冬日盛开的牡丹花中开启,热度也远远胜过以往。
今年的花绸价格直卖到七百两一尺的天价!
在最后揭晓悬念的时刻,长长的花绸在花街上铺成十条道路,姐姐妹妹走花路。
这十条真金白银聚成的花路将属于今年最为耀眼的花魁们。
令人颇有些意外的是,在花绮罗和卫将离这极为热门的两大花魁同时缺席的情况下,马笙兮和袁雅衣这等老牌花魁并没有补上,反倒是尚幽雅和乔圣子这等新一代花魁登上了高位。
而花国状元仍旧是谢师容,她的脚下直接铺出了震撼人心的十里花路!
仅仅她一人所收的花绸就超过千万两!
这恐怖的吸金能力,再度刷新了花都大会的记录,足以载入风月行业的史册。
不过。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人开心走花路,也有人伤心登高处。
“师傅,你站那么高干什么啊?”杜兰客仰着头,高声道:“快下来吧。”
“是啊!”狐女也担忧地喊道:“你不冷吗?天台风多大啊!”
“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嗐!”雷龙宝宝也发出一连串长长的呼喊。
“这小家伙也对你说……下来吧!”王龙七翻译道。
今晚德云分观的人结伴牵着龙出去看了走花路,回来以后,就发现李楚不见了。众人出去找了一圈,就在附近一栋高高的阁楼顶上见到了他。
小道士迎风而立,满面沧桑。“你们不用担心我。”他向下面的人说道:“我没事的。”
说完就又向前走了一步。
“诶诶诶!”杜兰客急道:“师傅你别往前走了!哎呀,不要想不开嘛。师傅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人生。不就是投资赔钱了嘛,区区几十万两……呜呜呜……”
他话没说完,就被王龙七和狐女死死捂住嘴巴,“老杜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吧!”
果然。
李楚听完他的话,又向前走了两步……
人间。
不值得。
……
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苏婉和卫将离就来了。
“听说小李道长昨晚……心情不大好?”苏婉小心地问了一句:“可是因为花都大会的事?”
“不是。”李楚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的。”
“那三十万两……”
李楚又道:“修道之人,钱财不过身外之物。”
“虽然这次幽兰轩遭遇重创,但是小李道长毕竟是在危难之中伸出援手,于情于理,我们也不能让小李道长血本无归。”苏婉又道。
“嗯?”李楚的双手揪住衣角,瞳孔瞬间放大:“还有机会回本?”
“幽兰轩如今内忧外患,实在是难以拿这么多钱来……”苏婉道:“不过若小李道长肯给我们些时间,最晚到明年花都大会之后,我们应该可以将这笔钱款还上。”
“明年啊……”
苏婉见状,又笑道:“现在幽兰轩若是要拿出那么多钱,恐怕是要立即倒闭了。如果小李道长实在不愿意等,就把将离领走吧。”
卫将离的脸色一红。
李楚闻言,稍稍沉吟了片刻,似乎在认真考虑着什么。
半晌之后。
他抬起头,一脸认真道:“我当然可以等,不过得按年利率百分之四计算利息。如果银价出现浮动,那要按河洛均价另外计算。如果到期无法还款,再延期要增加利率,或者以房产抵押。”
“额……”苏婉再度笑了笑,“小李道长考虑的……真多啊。”
……
苏婉她们离开,杜兰客就又回来了。
他来到李楚近前,道:“师傅,你让我考虑的那件事,我想清楚了。”
如今神洛城的事情告一段落,李楚他们也该回转余杭镇了,但杜兰客不同。
他的老家,就住在神洛城,他是这座城里土生土长的人。虽然城池不咋大,但有山有水有树林……
老杜不一定愿意离开。
所以李楚就问他是选择跟他们走,还是留在这里独自支撑德云分观。
杜兰客也属实纠结了一下。
他这一把年纪,背井离乡确实有些抵触。但是他当初放弃南城观主的身份,毅然加入德云观,就是图个李楚。
如今他要是留在这里,那就是成为一座空道观的观主。相当于一次跳槽,唯一的收获是白手起家。
说脑子不沾点什么他自己都很难相信……
“哦?”李楚问道:“考虑的怎么样?”
杜兰客郑重道:“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咱们德云观……虽然可以说是‘合则天下无敌,分则各自为王’。”
“但是我毕竟还只是一个入门不久的小弟子,更想多追随在师傅身边修行,也想回去瞻仰一下师祖的风采。所以我决定……还是随师傅南下。”
“可以。”李楚点点头,对于这个决定表示支持。
杜兰客又笑道:“然后刚才我出去打探了一下,咱们这座宅子现在如果卖的话,价格至少可以比你当初买的时候高两倍。”
“嗯?”
这句话令李楚眼睛又是一亮。
想想倒也正常,因为当初之所以可以低价买到神洛城区的大宅子,是因为这里经年闹鬼。
可是如今那道鬼国裂隙已经史无前例地被鬼国方面单方面填补了……
这样一来,自然就可以恢复正常售价,甚至因为是李楚住过的旧址,有心人是愿意加溢价来买的。
就像是雪中送炭,给李楚寒冷的内心添上了一丝温暖。
这件事,也在他心中再次印证了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世界上真的没有比在大城市买房更加稳妥的事情了,别的投资都有可能赔钱甚至血本无归,可是这件事……绝对没有错。
……
又过了不久,又有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找上门来。
不是别人,竟是那位兰枝姑娘。
她们在悬壶山庄经过一番诊治,身体状态已然恢复了原状,不会再受玄阴之气影响,便各自回了各自的家。
兰枝姑娘回家中与家人团聚过后,得知了家人曾经打上德云分观,可后来还是李楚将自己救下的。
于是她又来德云分观感谢,顺便再会王龙七。
王龙七见了这位他来神洛城以后遇见的“第一位”真爱,也是十分激动,两人喜极而泣,激情相拥,良久方才分开。
他拉着兰枝姑娘来到众人面前,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常跟你们说的、我心心念念的兰枝,我遇见过最清纯的姑娘。”
李楚微微颔首示意。
他印象很深。
那位与王龙七认识了整整三天半才肯与他过夜的、眼神非常澄澈的、清纯之极的兰枝姑娘。
“哎呀,你当着这么多朋友夸人家,人家会害羞的。”兰枝姑娘脸红红地说道。
杜兰客促狭地笑道:“那七少你应该是不和我们一起回杭州府了吧?”
“当然。”王龙七笑道:“我要留在这里陪兰枝待上一段时间,然后再带她一起回杭州府,去见我的家人。”
“你坏。”兰枝姑娘又捶了他一下,羞涩道:“谁就答应回去与你见家人了?”
王龙七嘿嘿一笑:“你不愿意吗?”
兰枝姑娘扭捏地低下头:“起码你要先见过我的家人,得他们也喜欢你才行,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
“是喔。”王龙七稍微有些头痛:“你家人都蛮凶的。”
“也不会啦……”兰枝又摇摇他的手臂,“其实我父母长辈对你的印象都还不错,经过上次冤枉你的事以后,他们都愿意接纳你。只是我的两个儿子还没见过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你啦……”
“哈哈,凭本少爷的魅力,区区两个小孩子……”王龙七正准备笑着说些什么,但笑着笑着,忽然一顿。
“等等……”
“两个儿子?”他诧异地转过头:“你没有说你成过亲啊?”
“我的确没有成过亲啊。”兰枝姑娘清纯地眨眨眼,“这和我有两个儿子冲突吗?”
“蛤?”
她的语气是如此自然,就好像是什么司空见惯的事情,倒把王龙七说的有些不自信了。
“哎呀……”兰枝姑娘又摇了摇他的手臂,“他们很可爱的,你不是说你爹娘很想要孩子吗?你直接带回去两个,双倍惊喜诶,他们还不高兴死了。”
王龙七懵了:“可这又不是我的……”
“老人家只是想要个孩子……”
兰枝姑娘再度眨了眨那双无比澄澈的眼睛。
“是谁的重要吗?”